随便看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牧龙师 > 第301章 鬼魔
    ……
    青牛山,胡家兄妹决定亲自前往那里,以润雨城的初建者的身份请求这名秩序者收回对润雨城的判定。
    然而时间也非常的有限。
    一旦一座城被认定为了罪恶之城,那么秩序者只会给当地居住的人一个星期的时间。
    也就是说,一个星期之后,所有还逗留在润雨城的人都视作罪民,这里的生杀无人问津。
    消息传的很快,毕竟城门上就挂着那份写自秩序者的文书。
    文书鲜红,触目无比,所有走过的人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个月时间润雨城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活力被这一纸文书驱逐殆尽。
    不过,也有一部分老居民,他们基本上无处可去,到了别的国家、城池,也等于是流离失所,所以他们宁愿继续留在这里,至少有一屋子抗寒遮雨,至少还可以靠一些田地养活自己。
    ……
    广阔平坦的墨青色大地上,成群成群的牛羊在奔跑着,许多地方到了冬季就没有了草场,但润雨城这片大地却仍旧郁郁葱葱,细细的溪流从附近的山脉之中流淌下来,宛如最充满生机的血液,不断的滋润着这一方天地。
    几名猎户,正背着弓箭,小心翼翼的靠近这群野生牛群。
    黄老伯弓着身子,正要靠近一头壮牛,只需要一箭射中壮牛的颈部,箭尖涂抹着的催眠花液就会在这头壮牛的血液里扩散,然后在数个小时候发挥作用。
    这种催眠液比一些麻醉毒药好用多了,不影响野牛的肉质,人吃了这种被催眠的牛肉,也不会腹泻,这种特殊的催眠花液可谓是他们老黄家的法宝。
    “中了,跟着这头壮牛就好了,等它睡着了,就套起来。”黄老伯说道。
    说完这句话,突然牛群发出了一片惊吼,紧接着牛群朝着四处逃窜,场面变得极其混乱。
    “快躲开!”黄老伯叫道。
    猎户们忙躲开,牛群冲来,可谓有惊无险。
    黄老伯望去,这才发现有一群驾驭着鹰爪伪龙的人从天而降,他们正肆意的追逐着牛群,凶猛无比的鹰爪伪龙甚至可以将一头壮牛直接擒到空中,就如同鹰捉小鸡一般。
    “你们是什么人?”鹰爪伪龙上,一名白净男子问道。
    “我们是润雨城的猎户,靠打猎为生。”黄老伯回答道。
    “哦,就是一群罪民咯?”鹰爪伪龙背上的男子勾起了嘴角。
    “不不不,我们只是普通的猎户,以前居住在润雨城……”黄老伯急忙解释道。
    “弟兄们,想不想找点乐子啊。”鹰爪伪龙上白净男子笑着对身边的同伴们说道。
    “当然,怎么玩?”一名拿着酒壶的驯师说道。
    白净男子笑容更加灿烂,他目光却冰冷残酷。
    命令一下达,就看见鹰爪伪龙猛的扑向了猎户黄老伯,竟将这名身强体壮的猎户直接倒擒了起来,然后振翅而飞。
    飞到了几十米的空中,白净男子看了一眼倒吊着的猎户黄老伯,开口对身边的同伴们说道:“从这个高度摔下去,一千金,我赌他死,你们呢?”
    “北少,这样你可输定了,我见过人从几十米高的城楼扔下去,死不了的,最多摔个全身骨折!”那酒壶驯师说道。
    “那再高一点。”白净男子说道。
    鹰爪伪龙再拍打着翅膀,又飞高了十米左右。
    地面上,其他猎户们都惊得面容快瘫了。
    这究竟是开玩笑,还是玩真的。
    哪有了这种方式找乐子的!
    “我赌死!”
    “我赌摔成重伤,下半身不遂!”
    “哈哈,他要是脑袋着地,就是上半身……哦,脑袋着地应该是死透了,北少,我跟一千金!”
    鹰爪伪龙上这些人很快达成了一致。
    四十多米,近五十米的高度,相当于一座高阁。
    那位被称作北少的男子笑容不变,却给自己的鹰爪伪龙下达了一个命令。
    鹰爪伪龙松开了爪子,猎户黄老伯在其他几名年轻的猎户注视下跌落了下来。
    阳光灼眼,可活生生的人砸向大地那一刻更加刺目!!
    骨头粉碎的悚然声响传开,黄老伯倒在血泊中,身体更是畸形的摊开,似乎所有的关节都断裂了。
    黄老伯在空中转动了身体,没有让自己的头颅着地,可他的那双腿腿骨,却等于两根长枪贯入他身体,那种痛苦,绝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他昏死了过去,全身是血。
    白净男子骑乘着鹰爪伪龙飞了下来,错过去检查黄老伯的死活。
    很快,这位北少就皱起了眉头。
    黄老伯还活着,他只是被巨大的痛苦给撞昏了过去,当然这具身体也跟瘫痪没有什么区别,偏偏他就是还活着。
    就在这位北少想要不动声色的掐断黄老伯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那位酒壶男子跑了过来,阻止道:“北少可不能耍赖啊,那以后弟兄们就不和你赌钱了。”
    “哈哈,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这老东西体格还不错嘛,这样都没有死,你们赢了,这是钱!”北少取出了金银,分给了自己的这些弟兄们。
    “能赢北少的钱,是我们弟兄们的运气好。”酒壶驯师说道。
    “谁说你们赢了?”北少挑起眉毛道。
    “这老伯不是死吗……”
    “这不还有四个吗,这四个家伙可未必就有这老头幸运了,毕竟摔下去的姿势稍微差一点,嘿嘿!”北少再一次笑了起来。
    此时,这位白净男子的笑容在这几名猎户眼中跟鬼魔没有任何分别,全身都在痉挛!
    ……
    ……
    冬季的艳阳,照耀在了那原本是废墟的集市上。
    宽阔的大市集前,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身躯摆放在那里。
    有些已经死了,用麻布裹着,麻布中渗出了血。
    有些遍体鳞伤,似乎被人栓在马后面拖行。
    “祝城主,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一群人,跪在这市集前,他们满脸的泪水,眼睛里饱含痛苦与折磨。
    就在这时,又一辆木推车缓缓驶来。
    背着弓箭的一名年轻猎户,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推着一车牛羊前来市场售卖,那木质推车上,堆着每日与他一起外出打猎的人,他们像那些被刨开了的牲畜没有什么分别,血淋淋,脏兮兮,有的死了,有的活着却不如死去。
    “黄老伯……”祝明朗看到了板车上的人,是那名曾经卖给自己鹿肉的猎户。
    他已经不成人样了,明明是出去打猎,为什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还有这铺满市集上的人,他们同样凄惨,仅仅是因为不愿意搬离润雨城??
    “明明还有几天,润雨城才是罪恶之城!”方念念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些被折磨的生不如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