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四章 刺杀
    清晨的巴勒莫逐渐复苏了。在这个西西里岛最大的城市内,随处可见各种风格的建筑。既有欧洲主流的巴洛克风格,也有阿拉伯等风格,各种风格的建筑交织在一起,让巴勒莫别有一番风味。
    “叮叮叮……”
    闹钟的响起将沉睡的盖布里西吵醒,他伸出手打断闹铃的提醒。
    硬板的床让盖布里西睡得不算好,不过他依然对此满足了。起床后的盖布里西站在镜子看着自己形象,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乱糟糟的头发配合拉渣的胡须看起来一点也不好,需要打理一下。
    在洗过脸之后,盖布里西拿起梳子沾上水打理头发,接着用剃须刀将胡子挂掉。这一切盖布里西都做的相当认真,仿佛这是他最重要的事。
    将自己打理好后,他拿出自己最好的衣服穿上,各方面看去他都像要参加一场宴会,不过随后他从自己携带的箱子内拿出了一把手枪。
    从枪身的铭文来看这是一把柯尔特转轮手枪,没错这就是目前较为出名的m1873单动式转轮手枪,而且是枪身最短警长型。该枪枪管长只有89毫米,非常适合隐藏在衣服内,而这也是他最为看重的一点。
    没错,盖布里西今天打算去干一件大事,已经让所有人都记住自己的事,这把枪就是他的依仗。
    盖布里西出身一点也不差,他父亲原本是商人,所以才能提供他去上学。而盖布里西在大学中接触到无政府主义,他对此非常认同。而且他认为政府不过是在民众身上的吸血虫,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在上完大学后,他一头扎进了无政府主义的怀抱,多次公开宣扬无政府主张。要不是太有个还算有钱的老爹,早就遭到警察的逮捕了。
    不过哪怕有老爹的保驾护航,但是他所宣传的这些都没什么人相信。
    而面对这样的局面,想搞件大新闻,吸引人们关注的想法就孕育而生了。干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让人注意到自己的主张。
    那没有什么比刺杀一名君主更加轰动世界的大事,被他选中的就是新任国王翁贝托一世,所以这些日子他一边准备武器还有刺杀计划,一边关注着国王的动态。
    幸好这位新国王登机才一年左右,经常四处视察,更是报纸上报道的重点对象,所以让他少了许多麻烦。
    而在洗手间的墙上,也帖着从报纸上剪接的翁贝托一世相片。
    一番打理之后,谁也不能看出盖布里西是一名刺客,而他满意的取过礼帽出门了,今天将是世人值得纪念的一天。
    巴勒莫的诺曼皇宫始建于1100年,原本是罗曼人新建的王庭,后来历经拜占庭和阿拉伯人的修建,又加入两种不同风格,让该皇宫更加具有异域色彩,以至于在西西里王国时代被西西里国王看重,成为国王的驻地。
    等到意大利统一后,这里被收归王室所有,成为国王抵达巴勒莫的居住地。翁贝托巡视到巴勒莫后,自然会住在这里。
    现在身为国王的翁贝托也准备出门,今天他需要先去市政厅听取罗米市长的城市规划,中午与当地名流共进午餐,下午就是与民同乐的游行,让巴勒莫的子民们感受到新国王的善意。
    “陛下,已经准备好,可以出发了。”
    侍卫长费力米奇男爵,走进房间对正看资料的翁贝托禀告着。
    “那好,我们这就出发。”
    将手中资料收好,穿着礼服的翁贝托跟着侍卫长一起走了出去。
    在皇宫内的道路上,数辆贴着王室标志的精美马车早已在此等候,负责保卫工作的近卫骑兵也在一旁等候着。
    等到翁贝托带着自己随员登上马车后,车队在车夫的指挥下缓缓向外走去。而这时候近卫骑兵们将车队严密的保护起来,护送着国王陛下前往市政厅。
    离开罗曼皇宫的车队行驶在大街上,在街道两边站满了想要一睹国王英姿的人群,警察们不得不用力挡住这些人,防止有人突然惊扰了车队。
    盖布里西并没有混在人群中,因为他偷偷买了一份国王的行程表,他会选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在合适位置,给予这位国王致命的一击。
    完全不知道外面有人惦记着自己的翁贝托,正在马车内熟悉手中的那份资料。虽然连续多日的视察让他双眼透露着疲惫,但这也是他的责任,对于今天的工作需要了解,尤其是中午共进午餐的名流,更是关系着巴勒莫的发展,他需要对这些人有充分的了解。
    虽然这些事可以让侍卫长了解,自己可以等侍卫长给提示,但是对翁贝托来说,通过侍卫长介绍,与自己开口说出效果不一样,更能拉近这些名流的关系。这对王国而言非常重要。
    等车队来到市政厅,市长纳尔什已经带着官员们在门口等候了。
    “欢迎陛下光临巴勒莫。”
    市长带着人上前迎接下车的翁贝托。
    “谢谢阁下的欢迎仪式,让我印象深刻。”
    翁贝托随口说着感谢的话,接着在市长的带领下进入市政厅。
    而在国王进入市政厅后,欢迎的人群散了,露出盖布里西的身影。
    没错,他也在这里,主要是来熟悉自己目标翁贝托国王,毕竟报纸他的照片太模糊了,只有亲眼看过,才能保证不出纰漏。
    既然看到了自己目标,盖布里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接下来需要等到下午他才会回来。
    太阳逐渐升高,散发的热量已经让人有些难受。
    但是在巴勒莫人群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中午时分就有人在市政厅广场上聚集,他们举着有的举着意大利王国的旗帜,有的举着国王陛下的画像,正张灯结彩等候陛下的出游。
    盖布里西也夹杂在其中,而且为了掩饰自己身份,他同样举着一面意大利王国的旗帜,奋力的挤在最前面,哪怕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后背。
    没让他等多久,警察就来维持秩序了,更加让他欣喜的是,一辆白色敞篷马车出现在市政厅,看来目标要出现了,这让他更加的激动。
    而等候的人群也是一样,他们也在为能见到国王而激动的呐喊起来。
    没有让人等候多久,翁贝托就出现在门口,微笑的挥手向等候的人群示意。
    “纳尔什市长,你同我乘坐同一辆车吧。”
    在马车边,国王翁贝托的话让市长阁下欣喜若狂。
    “不胜感激,国王陛下。”
    激动的市长先生等到翁贝托国王上车后,才激动的坐在国王的对面,还顺便将侍卫长挤到了另一边,这让侍卫长费力米奇男爵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不过看到面向自己表现歉意的市长,他没有对此再说什么。而在事后,他对此非常的后悔。
    等到大家都上车后,在近卫骑兵的保护下巡游正是开始了。对于新国王,巴勒莫民众表现出极大的热情,纷纷挥手向国王致敬。面对热情的民众,翁贝托国王同样也与了回应,一切看着都是那么自然。
    “近了。”
    “更近了。”
    在人群中的盖布里西欣喜若狂的看着马车过来。在途中悄悄放下了旗帜,等到马车到来。这一刻他一点没有就要行动的激动感,反而异常的冷静,冷静到还能观察目标同车人的动静。
    那位坐在国王对面的是本市市长,他正在陪同目标一起向人挥手,而被他挡住的是应该是一名安保人员因为他警惕的望着四周,只不过因为市长的遮挡,他看自己这边有些困难。
    等到马车到了自己傍边后,盖布里西假装因为激动被绊了一下,想要找回平衡感一样出现在道路上。这一举动让一旁守卫的骑兵忍不住愣了一下,而他趁着骑兵愣神的瞬间,快速掏出了手枪。他对这个动作非常的熟练,因为之前练习过上千次,他深知自己时间有限,必须在最短时间拔枪射击。
    在这难得的时刻,他也是这样做的。更为关键的是,眼前的目标正好将头转向另一边,对自己这位突如其来的刺客一无所知。没有比这样更好的机会了,老天都在帮自己。
    “啪、啪、啪。”
    抢在其他人阻止自己之前,盖布里西近距离连续开了三枪,都击中了国王。
    突入其来的枪击惊呆了现场,没等盖布里西再打算开枪,反应过来的护卫人员已经一拥而上,将其制服。
    只不过国王身上的血迹是那么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