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五章 逝世
    “什么,父亲遇刺?”
    当卡洛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刚才看到红着眼睛走进自己房间的母亲,他还有些疑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伤势怎么样?”
    现在卡洛对父亲的伤势非常关心。
    “据首相说,电报上讲你父亲的伤势很重,想要转移到罗马医治都成困难。”
    母亲说到这里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而卡洛听到这话内心一沉,移动都成困难,这让他心理有了一些不好的阴影。
    看着儿子的表现,还以为他在为自己父亲担忧,玛尔盖丽妲王后擦了擦自己眼泪继续道。“我也不想相信这个事实,但这是首相亲自带来的电报,你快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去巴勒莫。”
    玛母亲丢下这句话后离开了,接下来他还将把这个消息告知自己其他孩子。上帝对她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自己丈夫会有这样的遭遇。
    国王遇刺,这个消息对卡洛来说实在太震撼了。虽然他到这个世界才一年多,而且父亲因为国事忙碌也见得少,但是只要回来基本都要过问他们,而他也从中感受到浓浓的亲情。
    人又不是草木,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呢。所以慢慢的他也从一开始掩盖身份,逐渐接受了这一世的父母。
    而父亲遇刺这样的消息自然让他十分惊讶,同时他对现在欧洲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国王都容易被刺杀,也可以看出目前欧洲有多混乱。
    不过现在他顾不得其他,先准备去看看父亲到底伤势如何再说。
    飞快换了衣服的卡洛,立刻赶下了楼。而在楼下母亲正在与卡伊罗利首相交谈,好像是在谈关于行程的事。
    卡洛还注意到,这位首相在自己下楼时还对自己点头示意。
    首相的举动自然引得母亲的注意。“卡洛,你来的正好,首相已经让人准备好船用最快速度将我们送到巴勒莫。”
    听到母亲的话后,卡洛由衷的说了句,“感谢阁下此时的安排,我们会牢记于心。”
    “没关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于陛下的遭遇我也非常难过,不过还请王后尽快赶过去才好。”
    首相说出现在最要紧的事后,继续讲到。“我已经让人去将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另外为了给陛下祈福,我还去找了神父,希望陛下平安无事。”
    卡伊罗利的话也充分展现的他作为首相,在面对紧急情况下的能力,将各方面都考虑进去了。
    听到首相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让玛尔盖丽妲王后非常感激。“感谢首相的安排,这对我丈夫太重要了。”
    这样一个能力出色的首相,自然让母亲感到欣喜,现在这样的局面的确需要有人帮他出出主意。之前听到丈夫遇刺,让她手忙脚乱,只有一心想着自己受伤的丈夫。
    至于卡洛,他现在也是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先安抚自己悲伤的母亲。那些穿越前辈体现的临危不惧胸有成竹,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见到。
    卡伊罗利首相不亏为父亲翁贝托选中的人,在这个时候充分展现了自己能力。两小时后,一行人乘坐的马车赶到安提乌姆这座距离罗马最近的港口时,早已有一大堆人等候在这里,像什么内政大臣贾德利、卫生教育大臣米可达维等人。可以说,目前除了需要维持政府运转之外,大半个军政高官都在这里。
    而卡洛对这一些人并不熟悉,只能听首相的介绍与这一些人一一打招呼。
    而这同样让他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这太早了。
    不过现在他可顾不得这一点,优先安抚家人才是要紧事。目前除了自己其他弟弟妹妹们都顶着一圈才哭过眼圈。
    当然现在谁都知道要紧事是什么,都不敢耽误工夫,一行人登上船后,立刻向巴勒莫赶去。
    杜鹃花号,是一艘排水量达到3000吨的高速货船。平日里都是运送高价值商品,从没有想到过会突然成为客船。
    不过谁让它是目前港口内最快的那艘船,达到每小时14节的高航速。不过这艘船上依然还有不少没有搬走的商品,让人能够一眼看出其是一条货船。
    只不过现在没人对此在意,哪怕是最讲究的人,也没有任何的不满。
    两天之后的傍晚,杜鹃花号停靠在巴勒莫的港口,负责迎接的是那位纳尔什市长。
    说起来这位市长也是可怜,让刺客在自己眼皮下行刺了国王,在国王中枪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但是哪怕自己完蛋,他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这倒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希望能在接下来的举动中有所补救。
    所以接到王室和高官们要到来的电报后,他立刻安排人将港口仔细清扫一遍,同时调来警察给予最高程度的警戒,要是再有一次刺杀,那么别说他完蛋了,估计他家族都没得跑。
    只不过他这些举动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从杜鹃花号下来的人都一脸的疲惫,每个人都写满了想要休息的表情。不过想想也知道,杜鹃花号是一艘高速货轮,能有什么舒适的乘坐感觉,就连位置最好的王室一家都每个人眼神中透露着疲惫。
    不过他们现在还不能休息,必须跟随王室前往医院看看陛下的安危才行。
    所以一行人登上马车后,立刻赶往了医院。
    圣西罗医院,是巴勒莫最好的医院,不过这个最好的医院自从翁贝托陛下被送来后,就严密的保护了起来。
    身为侍卫长的费力米奇男爵,更是不眠不休的守护着身受重伤的国王。在他眼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悔恨,这都是自己的过失,才让陛下遭到了刺杀。
    今天王后要来的消息他早就知道了,不过现在他一点也不想离开病房,在国王遇刺的那一刻他已经心死了。
    哐的一声,病房大门被打开,只见一身疲惫的王后带着几位王子和公主走进了房间。
    “王后陛下。”
    费力米奇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上前充满歉意的问候的王后。
    费力米奇样子让王后都感到吃惊,脸色苍白,浓浓的黑眼圈带着双目充斥着血丝,以及身上的臭味都久久不能散去。
    “男爵阁下,这件事你不必如此自责,这都是上帝的安排。”
    母亲身为王后的母亲,上前对这位遭受巨大打击的侍卫长安慰起来。
    “感谢王后对我的宽容,不过其中过失我非常清楚。很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陛下。”
    说道最后,最为注重仪容的侍卫长哭的像个孩子,这让其他人都忍不住想要原谅这位侍卫长。
    而病房内的声响,让病床上的父亲醒了过来。
    “是,玛妲么?”
    父亲的声音让母亲顾不得继续安慰侍卫长,立刻上走到病床前。“是我,听到你遭到袭击的消息,我立刻赶过来了,你没事吧。”
    翁贝托吃力的举了举手,笑着答复着。“这样怎么可能没事,我差一点以为自己立刻就要去见上帝了。”
    父亲的笑话,并没有让母亲笑出来。
    “卡洛,我的小卡洛在哪里。”
    面对父亲突然的呼唤,卡洛赶紧走到其身边。“父亲,我在这里。”
    看到卡洛出来在自己眼前,父亲伸出手吃力的想要摸摸他的脸,卡洛看到父亲吃力的感觉,赶紧将其手放在自己脸颊上。
    “卡洛,你要答应我照顾好弟弟妹妹,可以么?”
    “没问题的,父亲,我一定照顾好弟弟妹妹。”
    感到父亲像是要交代遗言,卡洛立刻接过话答应下来。
    “卡伊罗利,卡伊罗利。”
    听到父亲在叫首相,已经恢复一点的侍卫长立刻将首相叫了进来。
    “陛下。”
    走到病床边的首相一看王国的状态,内心咯噔一下。
    “首相,我已经感受到主的召唤了。不过在我走之前,希望你能保护到卡洛成年,可以么?”
    “陛下,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卡洛殿下的。”
    感觉交代完所有事后,父亲自言自语道。“可惜没能见到阿梅迪奥,不然我还想和他说说话,可惜了。不过现在也足够了,没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走完一生,希望后人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好……的……评价……吧……”
    1880年4月21日,身为意大利国王的翁贝托一世,在巴勒莫的圣西罗医院与世长辞。虽然他登基只有一年多,但是依然给意大利留下了宝贵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