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六章 葬礼
    翁贝托一世的逝世,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其结果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这样的一位国王,居然被一名没有跟脚的刺客所杀。
    不过与其他国家相比较,意大利更多的是悲痛。很多人都没想到,自己君主就这样没了。所以当翁贝托国王从医院被送出的时候,民众纷纷站在大街上为其送行,场面庄重而又肃穆。
    至于王室一家,都两眼泛红的坐在马车中,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样的结果。
    至于首相阁下,正在忙碌着为接下来的做准备。国王逝世一大堆事情在等着他处理,葬礼什么的就不说了,接下来新国王登基,还有更重要的权力划分,更是让他忙的脚不沾地。
    另外没的说,下一任国王已经确定,身为长子的卡洛是不二人选。因为在病床上,翁贝托已经确定一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可能被推翻重选。
    不过很可惜,卡洛哪怕当上国王,其权力也非常少,因为其权力基本都被首相和摄政王叔叔阿梅迪奥所瓜分,而且他也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上面。
    现在他准备先完成父亲的葬礼再说,其他都等等吧。
    从罗马来到巴勒莫很快,回去也很快。
    不过这次不再是货轮了,首相调来了目前意大利最好的游轮戈登号。这艘能载300名旅客的游轮在他还在罗马的时候,就要求其从威尼斯赶到巴勒莫。
    当时想的是将遇刺的翁贝托一世,从巴勒莫送到医疗设施更好的罗马,只不过现在只能将尸体送会罗马。
    不会幸好,卡伊罗利首相考虑到这一点,已经发文让留守的官员准备葬礼一事,而他们现在需要赶紧回到罗马。
    4月25日,载着众人和国王遗体的戈登号抵达了罗马。同样有着众多的民众,在道路两边默默的为这位陛下送行。
    4月27日,奎里纳莱宫大门打开,穿着朴素的卫队举着各式武器走在最前面,随后载着翁贝托遗体的被菊花装扮的马车在御者冯驾驶下缓缓走了出来。
    跟在后面的就是家属,身穿丧服的玛尔盖丽妲王后以及卡洛等人,另外叔叔阿梅迪奥也带着家人漫步其中,随后则是政府官员各国代表。每一个人脸上都浮现出悲痛的表情。更是让气氛显得非常压抑。
    随着送葬队伍的出发,大街上民众也不由自主的更随起来,而这让队伍规模也越来越大。对此身为罗马市长的萨博特命令警察一定要维护好秩序,不要出现什么意外事件。
    漫长的队伍一路来到万神庙,这座由屋大维女婿建造的神庙,现在成为了王室的墓地,领导意大利统一的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也葬在这里。
    限于万神庙大小,跟来的民众被挡在了外面。有4名高大卫兵抬着装有翁贝托一世遗体的棺椁,被抬到早已挖好的墓坑中。
    这样的景象让王后又忍不住哭了出来,这又带动其他人哭了起来,一时间让墓地哭声连成了一片。
    不过再多悲伤都无法阻止翁贝托的棺椁被安葬,在神父上前说着国王生平的时候,卡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倒不是他对翁贝托的过世不悲伤,而是内心是成年人的他悲伤早以过了。他可以说在场的人中除了王室之外,其他人哪有咋那么多悲伤的心情。至少有一大半都是装的,比如那边的那个胖子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太假了。
    哪有那边的那位……
    咦,卡洛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感到自己哪里见过。绝对是见过他,只是在哪里见过呢?
    卡洛现在顾不得管这位老人,因为参加葬礼的人已经来问候作为家属的他们了。
    “请节哀,王后。”
    “嗯。”
    依然在哭啼的王后,随口回了一句。
    “这是来自英国的威尔斯大使。”
    在一旁负责介绍的官员,小声的对卡洛开口说着来人的名字。为什么会有一名外交官员来介绍呢,因为他卡洛作为下一任国王也需要接受来宾的问候,而为了避免因为他不认识人引发尴尬,所以首相专门安排了一名年轻的官员负责提醒他。
    “请节哀,卡洛殿下。”
    “谢谢,威尔斯大使。”
    “这是法国大使让德罗先生。”
    “请节哀,卡洛殿下。”
    “谢谢,让德罗大使。”
    ……
    卡洛感觉不停地与来宾说着感谢的话,这让他感到自己好像一只提线木偶一样,任由别人操控着。
    紧接着那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出现在眼前。
    “这是尊敬的朱塞佩·加里波第先生。”
    在介绍这位老人的时候这名年轻官员用上了敬词,从这就能看出这位官员对这老人的尊重。
    原来是他啊,难怪自己有熟悉感。
    不过在听到介绍的卡洛心中,更多是对这股熟悉的感叹。这位加里波第的大名他早就如雷贯耳,可以说要不是他,意大利的统一将会艰难多了,另外花费的时间也要长的多。
    如果说在统一战争中要选一个大公无私的人,那么除了加里波第没人能让人信服。这是一个有着巨大魅力的英雄式人物,而且也有英雄式的悲剧。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他是一名共和分子。
    没让卡洛想太多,加里波第就走到他面前。
    “请节哀,殿下。”
    “感谢你的到来,加里波第先生,很荣幸认识你这样一位帮助意大利统一的英雄。”
    面对卡洛不合常规的回答,让加里波第忍不住多停顿了一下。
    “看来殿下认为我是英雄?”
    “我认为是的。”
    “要知道我可是共和分子。”
    “但依然不能改变你是英雄的事实。”
    短暂的交谈,就这样结束了。
    卡洛继续与其他人交谈着。
    不过在加里波第心中,留下卡洛这个名字。
    对于葬礼发生的这个小插曲,除了身后的这位年轻官员,没有人知道卡洛对加里波第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