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23章 1881年的到来
    “科森茨先生,很高兴你的拜访。”
    刚刚回到卡洛,没想到科森茨会过来,所以对于突然的拜访他非常高兴,因为这代表着能拉进两人的关系。
    “陛下,其实这没什么,不过是有事到了罗马后,感觉不来拜访一下说不过去。”
    穿着深色礼服的科森茨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像朋友一样的回答着,他知道自己这样子是少年国王最喜欢的看到的。
    他想的没错,卡洛对此非常满意。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一点小事。”
    随后两人随便聊着天,卡洛也不失时机的询问起红衫军之前的战斗经历,让科森茨缅怀一下多年前的场景。
    总之两人的聊天非常愉快,科森茨与卡洛这对忘年交都对彼此很满意。
    不过拜访来得快去的也快,科森茨在坐了不到一小时后就离开了,卡洛将他送走了后,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今天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而卡洛认真回忆起自己的所做的事情有没有什么纰漏,好像也没有。
    至于今天德普雷蒂斯前首相的话,好像是在帮着卡洛,但是实际情况如何还需要在看看。他又不是两三岁的孩子,只要别人帮自己多说两句就会有好感,接下来还需要再观察一下才行,甚至不排除两人在演双簧的可能。
    现在卡洛对政治圈的事,了解的还不够多,所以慎重一些没有什么坏处。
    不过不管怎么样,对卡洛而言都是好事,至于现在他当然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好。
    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一只纤纤玉手推开了门,越发亭亭玉立的尼亚出现在他眼前。
    “咳、咳……尼亚有什么事么?”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越发长得水灵的尼亚,卡洛感到压力越大。要不是感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压制,他早已将这颗好白菜扒到碗里了,还能让她在自己面前四处晃荡。
    “陛下,太后让我来叫你。”
    “好的,知道了。”
    说着卡洛忍不住伸手对尼亚上了一记摸头杀。
    “卡洛陛下,你注意点!”
    尼亚感受到自己头发又被弄乱了,忍不住抱怨起来。
    手感真好,内心窃喜不已的卡洛恨着小曲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
    “哥哥!”
    刚刚到门口,卡洛立刻被两个小可爱扑倒身边,大腿上一边挂一个让卡洛寸步难行。
    “咦,你们都在!”
    抱着卡洛大腿的不正是两位妹妹,约兰达与马法尔达公主么。
    “嗯哼!”
    还带着未完全脱变完童声的咳嗽声响起,卡洛看到自己弟弟维托里奥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怎么了,维托里奥,嗓子有东西?”
    “你……”
    卡洛一句话让维托里奥装不下去了,挥着手像是要将卡洛像苍蝇一样驱赶掉。
    “卡洛,别这样逗你弟弟,看看你一进门这里都快成市场了。”
    能这样说卡洛的当然只有他母亲,玛尔盖丽妲太后。还不到四十岁的玛尔盖丽妲太后,今天穿着一件深色的衣服,正坐在一旁由侍女整理着头发。
    “母亲,这次叫我有什么事么?”
    “没事就不能叫你么。”
    “当然可以。”卡洛自己一回想的确自从自己加冕成为国王后,与弟弟妹妹们见面的时间少了很多。其中主要原因是自己太忙,需要熟悉意大利的各种情况,同时还要与那些老狐狸们周旋,所以留下的时间就少了很多。另外灵魂来自后世,总感觉有一些间隔,不愿意面对的缘由也在其中。
    “哥哥,你好久没陪我们一起玩了。”
    一左一右拉着卡洛的的两位小公主,眼巴巴的看着他。
    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可爱,卡洛感觉快被融化了,他上前摸着两位小公主。
    “是哥哥不好,没能与约兰达和马法尔达见面。”
    听到卡洛的话,两位小公主摆出一副你知道就好的表情,让卡洛完全笑出了声。
    在于两位妹妹玩闹一阵的同时,不忘与在一旁摆酷的维托里奥斗嘴。
    这样的情景让一旁的母亲安慰不少,同时想到卡洛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开始与那些政治家们勾心斗角感到担忧。不过虽然她有些担忧,但是出身王室的玛尔盖丽妲却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可不是说说而已。所以她只能在其他地方给予儿子一些减缓压力的办法。
    别以为她不知道目前罗马的情况,首相之前的做法同样让她很生气,但是一直以来,女性在欧洲政治圈很难有出彩的表现,而她又不是政治女强人,对政治圈的那些事不怎么上心。
    不过还好儿子表现让她满意,面对任何局面都没有过激的表现。
    而在卡洛陪着家人的时候,回到首相府的卡伊罗利同样的在想着今天的事。德普雷蒂斯这个混蛋想干嘛,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做出这样的事,难道他还想跳出来吗?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位前首相在少年君主面前说的那句有些打脸的话。虽然在政治家眼中,脸皮能值几个钱,还可以论斤卖。但是这也要看时候,在两人宣布和解后才多长时间,这位前任又要忍不住跳出来了。
    卡伊罗利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是不是其无心之举,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是玩政治圈的大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而且在公众场合哪怕是真无心的,他也必须严肃对待。
    为此他在回来了的路上,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想法,现在正是时候整理一下。
    想到这里卡伊罗利首相面色阴沉忍住不爆了一句。“到时候看看你这个混蛋想干嘛。”
    “不干什么,就是想表达我和首相观念不同的意思。”
    同样回到家中的德普雷蒂斯,正在与到来的客人交谈着。
    不过看等到这位有些发胖等到访客,德普雷蒂斯却忍不住讥讽一句。“我说费米莱特先生,没想到你的鼻子可真灵验啊。”
    面对德普雷蒂斯的嘲讽,商人出身的费米莱特一点也不生气。虽然他身为金主,不过金主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其中能给予资金和其他各方面巨大帮助的算第一等的大金主,其次是资金以及少部分帮助的算二等,只能给予资金的算末等。
    很不凑巧,费米莱特在德普雷蒂斯眼中只能排末等。
    当然如果换个其他官员而言,费米莱特那就是一等一的大金主。只不过德普雷蒂斯层次太高,所以费米莱特在他眼中只能算一个纯粹的提款机。
    而对此,费米莱特并没有什么不满。
    想要当政治大佬的提款机,同样不简单,不是有钱就能做,要对上眼才行。没看到在罗马,有的是拿着钱找不到人收大把的存在。
    “我不过是恰巧在罗马,关心一下而已。”
    看到面对自只是不停陪着笑脸的费米莱特,内心知道他想什么的德普雷蒂斯给了他一个定心丸。“你放心,不会有新的争斗,影响不到你生意。”
    得到确切答复的费米莱特,点头哈腰的离开了。对于这位政治大佬的话,他非常信任,当然不信也不行啊,他又没有本事和能力改变其想法。
    而后续果然如这位前首相所言的一样,除了在马力诺发表不满意见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举动。这让在暗处打算反击的首相阁下落了一个空,同时也让不少打算吃瓜看戏的群众失望了,仿佛德普雷蒂斯真的是无心之举。不过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问题,只有当事人知道。
    而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时间来到了1881年,新的一年开始了,新的希望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