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49章 圣彼得堡风云(求收藏求推荐票)
    秋风吹过圣彼得堡,让天空中笼罩着一阵寒意。不过这对于圣彼得堡的居民来说,这都不算什么。至少圣彼得堡比起荒无人烟的西伯利亚好多了,要知道这些年被发配到西伯利亚种土豆的人那才叫惨啊。
    之前每过几年都有在城内显赫的贵族被沙皇发配去西伯利亚,而每次都是一路上哭哭啼啼的场面,叫人好不难过。
    而圣彼得堡城内的恩怨瓜葛,对于法国大使米格尔·德里维拉来说都与他无关,他正赶着与俄国外交大臣戈尔恰科夫会晤。
    不过这次他没有乘坐那辆有着醒目外交标识的马车,而是乘坐着一辆非常普通的马车。
    他可没有忘记,在圣彼得堡的德国人甚至要比他们还多。
    马车七拐八拐来到一栋没有任何标识的房子前。
    “阁下,到了。”
    车夫兼保镖西蒙提醒着他。
    “好的,我知道了。”
    回了一句后,德里维拉拿着自己的公文包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门口有人,虽然穿着普通,但是其腰间鼓胀程度来看,是携带着武器,同时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不过在看到德里维拉走来后,其打开门放他进去。
    “阁下,这边请。”
    进门后在一名仆人打扮的侍者带领下,德里维拉来到一个房间内。
    “你好,德里维拉阁下。”
    跟他打招呼的人,正是俄国外交大臣戈尔恰科夫。
    “阁下,感觉我们像是在秘密接头,这非常不好。”
    一进门,身为法国大使的德里维拉就抱怨起来。
    面对德里维拉抱怨,身为俄国外交大臣的戈尔恰科夫略带歉意的开口道。“很抱歉,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国不想这次接触被不相关的人知道。”
    虽然戈尔恰科夫带着歉意,但是在圣彼得堡待的时间不短的德里维拉却知道,这位俄国的同行可一点也不好对付。
    “知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这次我们讨论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抱怨一句后,德里维拉立刻开口说起了正事。“这次借款的额度和利息贵国都知道了吧。”
    “我们都知道。”
    “那么贵国准备以什么作为抵押?”
    “我国打算以畜牧税为抵押。”
    来之前对俄国税收突击了解过的德里维拉,在考虑一下后回答道。“这样的话,应该能让银行满意。”
    没错两人商谈的是一笔贷款的问题,这笔贷款数额不小,达到4亿法郎的贷款额度。
    关于这笔贷款其实颇有戏剧性,俄国原本是打算以发行债券的方式,筹集一笔资金。
    只不过不知道法国人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数名来自巴黎金融界的人找到俄国财政部,说有办法帮其寻找到低利率借款,不用发行债券。
    众所周知债券利率要比借款低一些,而且还是低利率借款,这更是让财政部十分欣喜。
    而在一番接触后,隐藏在背后的人显露出现,正是法国政府。不过对于俄国来说,这笔贷款背后站着法国人也没有关系。
    更直接点的说,俄国方面还是乐于见成的。
    要知道,俄国虽然在克里木战争中与法国打过一场,甚至死了一位沙皇。但是这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俗话说的好,时间冲淡一切。而现在俄国与法国人眉来眼去的行为,早一步是秘密。当然鉴于三皇同盟的关系,所以做的隐蔽了些。
    但是一些事能说能做,有些事能做不能说。很明显俄国与法国的行为就是能做不能说的情况,所以两者的接触就非常隐蔽。
    当然对于俄国来说,虽然与德奥结盟,但是在经济上俄国与德奥联系并不紧密。
    众所周知,对欧洲出口主要是以原材料矿产农业为主。而德奥对俄国进口一般都是矿产原材料,出口精密机器车床等工业品,这两者进出口分类很明显有着巨大差异。而俄国出口低附加值的产品,进口高价值机械。虽然德国产品在欧洲价格较低,但是也因此占据俄国大量的市场,这也导致俄国对德贸易差距非常大。
    面对这样的局面,俄国政府当然不愿意看到。另外德国为了保护容克的利益,对农产品收较高的关税,这又进一步加剧了俄国的不满程度。
    虽然现在为了利益与德奥结盟,但是俄国不少有识之士都能看出,要是这样的局面得不到更本改变,那么两者分道扬镳的场面不会太远。
    至于与哈堡的奥匈,俄国与其在巴尔干的问题就不需要多说了。
    既然面临这样的局面,俄国人当然也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面对法国人的善意,俄国自然是偷偷接下来了。至于未来只有上帝才知道,顾及现在才是要紧的事。
    随后俄国外交大臣与法国大使两讨论了货款的监管以及利率的问题。当然两人都知道这个问题不可能一天就谈妥,他们更多是在大方向达成一致,剩下的会安排自己信得过的人接手接下来的事。
    等到接近傍晚,德里维拉大使才出来,而等候的马车依然在这里。
    “出发。”
    上车的德里维拉心情不错,还哼起了家乡小调,而马车立刻开始返回。
    不过让德里维拉没有想到的是,在不远处一双眼睛看着这一切,从德里维拉到来一直到离去,都被其看在眼里。
    等到马车走远之后,这双眼睛依然没有离开,继续观察着这里。
    没一会,身为外交大臣的戈尔恰科夫也登上马车离开了。
    这时候窗帘后的眼睛才收回来。
    没一会,一名穿着风衣外套戴着遮阳帽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登上一辆公共马车安静的坐下。
    在途中他换了五辆马车,行程饶了圣彼得堡大半个城区后,终于再港口区下了车。
    漫步在港口区迎着海风和鱼腥味,他在小巷中七拐八拐,在确定身后没人跟踪后,一头扎进了一家叫老水手的破烂酒馆。
    酒馆内没有什么人,他来到吧台对酒保开口道。
    “来一杯马蹄卡。”
    “我没有这里没有玛依拉,有多福柯的伏特加。”
    “我就要玛依拉。”
    “……”
    进过一阵接头密语后,酒保打开一个隐蔽的小门放他进去了。
    在穿过一个小天井后,他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
    “是夜鹰啊,有什么要紧事情需要报告么?”
    在杂乱的房间内,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看着来人问了起来。
    “狐狸,这是我今天发现的情况。”
    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封信扔到桌上,而随着男子的动作,一张照片被露了出来,正是德里维拉走出马车的照片。这位法国大使并没有想到,其举动被发现了。
    这名叫狐狸的老头,戴上眼镜表情严肃的看着信件内的照片。照片上不止有这位法国大使,还有俄国外交大臣戈尔恰科夫的上下马车照片。
    “这件事我知道,我会尽快将消息发回柏林,不过在这之前我们需要知道两人谈了什么。”
    “这个任务有些难度,我都不知道下次他们见面会不会还在这里。”
    男子提出了困难。
    “没关系,我会安排人协助你,另外我还可以多批给你一笔经费。”
    “那让我试试吧,不过我不能保证一定有结果,你也是知道任务的难度。”
    老头笑了笑。“没问题,我相信夜鹰的能力。”
    男子关门走了。
    “叮叮叮。”
    老头摇铃叫来一人。“立刻将这份信件交给大使馆,让其用外交信件最快送回柏林。”
    “明白。”
    房间内又陷入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