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50章 首相的一天(求收藏求推荐)
    在法德为俄国进行着勾心斗角争夺的时候,意大利的旱情终于结束了。
    这次受灾人数达到近九百万的规模,直接经济损失2.17亿里拉,间接损失6.41亿里拉,让意大利经济元气大伤。
    同时意大利对外移民人数已经超过三十万人,预计今年有望超过四十万人坐船出海自谋生路。
    如此大规模的海外移民潮,是可以想象这次意大利受灾的力度。
    而政府对此基本也是无能为力,因为资金只有这么多,只能优先保证大家不会被饿死,至于资不抵债破产另谋胜利的人,政府真的管不过来了。
    今年也算意大利灾难的一年,丢掉谋划许久的突尼斯不说,还遭遇如此大的旱情,能挺过来都算首相德普雷蒂斯手段了得。
    于是在灾情工作告一段落后,不少人对新首相认知度又高了一层。
    舆论中对其的吹捧也是应有之义,不过大部分报纸还算有节操,只不过将其称为近十年最出色的首相。有些不要脸的报纸直接将其堪比加富尔的存在,也不怕风大散闪了舌头。
    不管外面怎么说,身为当事人的德普雷蒂斯没有丝毫的改变,至少在人前没有改变。
    最近他的工作,在解决旱情问题之后,开始准备要访德的问题。
    当然,法国要访俄的消息,他也稍微关注了一下。
    不过法国的消息他最多也就关注一下,主要还是为了配合访德的问题。
    “乌索普,将法国人的消息拿过来。”
    “好的,阁下。”
    身为秘书的乌索普立刻将最近整理的文件递了过来。“这是最新从法国发回来的情报。”
    德普雷蒂斯接过文件,翻开后看到都是法国的一些最新消息。
    例如法国总理茹费理表示,法国经济增长良好,大家不必对此有任何担心,这是法国总理在为经济鼓劲打气。
    下一条,法国外交甘贝塔表示,目前法国在欧洲依然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未来法国依然是欧洲的领导者之一。
    巴黎银行表示,银行正在拓展该行的业务,已经有了新的增长点,广大股民不用被小道消息所误导。
    安南王朝在其境内大肆欺压我天主教徒,包括我法兰西教士曼雷德·杜尼约克神父在内的19名天主教徒被杀害,法兰西一定不会放过这个邪恶的王朝,他们必然会付出代价。这消息可能是法国下一步的动向,不过与意大利无关。
    然后德普雷蒂斯有陆续看了一些其他消息。不过从表面上来说看,这些消息很多都是报纸上的报道。
    不过很多时候,情报都隐藏在这些报道中。
    例如巴黎银行的报道,明面上是银行在安抚股民,但是依然能够看出很多东西。
    首先是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只要查询一下巴黎银行最近人员的活动,就大致能够推断出其利润来自哪里。
    而恰好,圣彼得堡的意大利大使向国内发挥过电报,告知巴黎银行最近在这里很活跃。那么结合法国即将对俄国访问的消息,就能得到两国应该刚刚达成了一笔借款的推断。
    当时这也是意大利最近盯着法国与俄国,所以才能做出此推断。
    当然这只能作为推断,而不能作为证据。
    不过有时候推断比起证据更有效,因为不需要真凭实据,但是能够大致猜到作为一种依据。
    而德普雷蒂斯就因此认为,法国与俄国勾搭上了,这对意大利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可以让访德更加顺利,说不定还能达成一个不错的结果。
    不过德普雷蒂斯身为意大利首相,不可能光关注国外,国内的事情才是关注的重点。
    他当然也不会忘记这一点,在看完法国最新消息后,德普雷蒂斯开始处理国内的政务。
    首先映入其眼帘的就是,关于米兰工业的规划。目前米兰作为意大利有数的大城市,其工业水平非常高,该城市的纺织、印染以及成衣制造在欧洲也是赫赫有名。虽然还没有时装之都的美名,但是已经有了雏形。而这个计划就是打算深化米兰在该领域的优势,将米兰建成意大利轻工业的规划。
    德普雷蒂斯认真的看完这份计划,随后在该计划上画了一个叉。
    该计划被毙掉了。
    让德普雷蒂斯毙掉该计划的原因并不是这计划不好,要是德普雷蒂斯是米兰市长,那么他毫不犹豫举双手赞同,不过可惜他是意大利首相。
    既然身为意大利首相,那么他就需要从全局上考虑,目前北方工业化发展的蒸蒸日上,但是在意大利南部,依然还处于农业社会。
    发展不均衡很容易出现问题,而意大利已经有了这个问题,南北对立已经非常严重了,所以他不可能让政府继续给北方政策和资金的支持。
    要是南方例如巴勒莫,那不勒斯等地区,拿出一份这样的计划,他二话不说立刻就批复同意,哪怕计划差点也没有关系,让其改进一下就好。
    不过可惜南方该怎么说呢,想要让南方工业化加速,那么首先需要对其官员进行大动作,但是目前德普雷蒂斯还没有那个威望和时机对其下手。
    这都是意大利统一遗留下来的问题,因为出于统一的迫切需求,土地贵族并没有得到大的改变。人口和土地都被贵族约束着,按后世的话说,那就是没能解放南方的生产力。
    既然生产力没有得到解放,那么投入到南方的资金那就是事倍功半。
    另外意大利财政收入有很大比例都来自北方,政府又没有后世天朝那么大的组织力和协同能力,不可能无限度的向南方倾斜其财力。
    所以南北差距到现在依然没有得到改变,反而有拉大的嫌疑。
    德普雷蒂斯不是头一个为南北差距问题伤脑筋的首相,实际上从首任意大利首相加富尔开始,历任的首相都面临这个问题。更别提两者文化语言等方面的差距,有时候感觉这就像两个没有边境的国家。
    不过问题总是需要解决下,德普雷蒂斯有自己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