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55章 访德(二)
    勃兰登堡距离首都柏林二十公里,这里动植物种类繁多,是一个理想的狩猎场。
    今天卡洛一身猎装,与同样打扮的皇长孙威廉拿着猎枪,漫步在密林中。不过虽然有猎狗和护卫人员的帮助,猎物一个个都冒出来,但是两人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猎物身上,而是进行着一番唇枪舌战的争论。
    “威廉,我并不认为目前德国外交有什么问题,联合俄奥可以稳住德国的东线和南线,减少国防承受的压力。不过这个外交策略有一个忧患,那就是当俄奥两国起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后,德国应该站哪边?”
    卡洛的话,让皇长孙阁下皱起了眉头,这个问题他很想说德国能够将两国粘连在一起。不过这话他说不出口,因为脸皮不够厚。
    “这个……问题嘛……”
    被问住的皇长孙,磕磕跘跘半天都说不出一个结果,他索性将问题转移了。“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威廉,我可是意大利国王,属于利益相关方,怎么可能回答这个问题。”
    面对皇长孙将话题抛给自己,卡洛哪里会接,这就是无解的问题。唯一的答案就是只能保住一家做盟友。
    “那你就假设自己是德国的君主,以你的方式做个选择吧。”
    没想到威廉步步紧逼,一定要卡洛做选择,或许这是想为此作参考吧。
    “如果是我选的话,那么就选择维也纳做盟友。”
    看到实在推脱不了,卡洛给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答案。
    这倒不是他胡编瞎猜选的,而是真心实意的认为,选择奥地利人是德国最好的选择。
    虽然后世有无数人认为一战德国选择的盟友太差,如果德国选俄国将如何如何,并为此列出无数的理由。
    但是这些人都没有真正的在这个时代经历过,并不知道选择盟友并不是你想选谁就选谁。依照利益最大化来说,德国选择英国作为盟友,简直就是最好的选择,但是这有问过英国愿意么?
    同样的道理,选择俄国成为盟友,可有考虑过俄国怎么想?
    而且俄国这时候急需资金完成自己的工业化,德国能为俄国提供其工业化的资金么?
    所以德国选择奥地利成为盟友也是必然,虽然还有其他各种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德国不能提供俄国其工业化所需。而法国则完全没有问题,其国内庞大的资本急需利润增长点,而只要俄国愿意在利息上给予让步,那么源源不断的法国资金足矣让俄国完成其工业化。
    当然这是卡洛结合现在以及历史走向得出的结论,很有看着答案推演过程的嫌疑,不过这也是符合德国利益的选择,虽然奥地利要弱一些,但是对德国依赖性却要高上不少,而且对德国需求也没有俄国那么大。(那些认为单靠德国提高粮食关税让德俄关系破裂的想法,可以打消了,虽然这是诱因,但是更加重要的德国不能满足俄国对资金的需求)
    虽然这些卡洛都知道,但是皇长孙威廉却不知道,而此时他对卡洛居然选择奥地利有些惊讶。谁都知道意大利与奥地利人关系有多差,难道是这位意大利国王打算释放与奥地利和解的信号。
    对此他到没有什么看法,因为他现在还不能主政德国,不过卡洛的话倒是给了他不少启发。
    要知道他祖父威廉一世与俾斯麦首相都是亲俄派,而其父亲腓特烈三世受到妻子维多利亚公主的影响是反俄派。
    在威廉出生不久,当时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和宰相俾斯麦代表的保守派和王子夫妇(即后来的腓特烈三世&维多利亚公主)代表的自由派围绕“宪法斗争”爆发了激烈冲突。这种尴尬的权力格局必然引发威廉二世教育理念的冲突,一边是亲英、自由倾向的,关注公共利益重要性。另一边是亲俄、保守向的,关注贵族价值和对军事技能的培养。母亲维多利亚皇后努力向威廉二世灌输对海洋、英国与自由的热情,试图替代军务繁忙的父亲全权负责孩子抚育,但国王和王后也在向威廉二世努力施加自己的影响。
    所以这也造就了威廉二世复杂的性格,不过由于其受到两方的影响,同样也为其带来的便利,那就是他能在父亲与祖父之间游刃有余,充当着两者之间的润滑剂。
    当然现在的威廉已经表现出其性格缺陷,身为意大利国王的卡洛对此就感受到这一点。因为卡洛身为国王,所以皇长孙阁下到没有怎么表现,但是在其他人面前,其经常表现出自己高傲的一面。
    但是高傲的皇长孙为卡洛的问答,对其刮目相看。“没想到卡洛你居然会这样回答,真叫人意外。”
    “这没什么,可是照你说的,以德国的角度考虑。”
    卡洛说道这里,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听说中国人在你们这里订购立刻了两艘萨克森改进级?”
    “是的,这是伏尔铿造船厂招揽的生意,为此我国还给与了优惠。”
    见到卡洛提起中国人建造军舰的事,威廉二世虽然不知道卡洛有什么想法,但是这事对德国造船业也是十分光彩的事,所以威廉也没有在意。
    “要是有时间,我们去看看怎么样?”
    卡洛的提议让威廉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位一定来国王,居然会对这两艘船有兴趣,要知道意大利造船能力可比现在的德国强多了。
    虽然威廉二世有些惊讶,虽然服役的军舰他已经待过不少,但是对于建造的军舰,他还没有怎么见过,正好也有兴趣看看。
    “那好吧,我们明日去伏尔铿造船厂看看。”
    卡洛与威廉二世说定后,打猎活动也算告一段落,两人返回勃兰登堡稍事休息后,又开始了谈天说地。
    傍晚时分,卡洛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夏洛腾堡宫,不过回到这里的卡洛,发现代表团气氛很压抑。
    “怎么了?”
    面对卡洛的询问,立刻有人将原因说了出来。原因是与德国的外交谈判并不顺利。虽然德国在迎接仪式上非常隆重,但是谈判的底线依然没有变,宣称意大利应该与维也纳达成友好协议后,才能谈及军事结盟的问题。
    为此首相德普雷蒂斯已经有些急上火了,回到住处抱怨德国人的食古不化。
    对于德意两国的谈判,卡洛完全插不上手,不过相信会有办法的,自己还是准备明天与威廉二世去伏尔铿造船厂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