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56章 访德(三)
    什切青距离柏林直线距离126公里,有从柏林到东普鲁士的铁路穿过,从12世纪开始,该城就成为波罗的海南岸最重要和最强大的海港之一,同时这也是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出生地。
    既然这里是重要的海港,那么造船业一定非常发达,不过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伏尔铿造船厂。
    该厂坐落于奥得河畔,厂区面积达到的100公顷,船厂内拥有大小船坞九座,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就是三四号船坞,这里正在建造的正是萨克森改进级,镇定二舰。
    这一天,刘步蟾起了个大早,锻炼一番后,正好看到与自己同来的魏瀚身影。
    “季潜兄,这么早就起来了。”
    被刘步蟾叫住的魏瀚,看着其上衣上的汗渍,笑着说道。“我这哪里算早,还是你子香才算早啊,这都练上了。”
    “没办法,这都是习惯了,一天不练浑身难受。”
    两人闲聊一会就散开了,各自洗漱一番后,开始新的一天工作。
    没错,他们两人就是负责接收镇定二舰的负责人,其中刘步蟾负责带领挑选的海军官兵熟悉这两艘军舰,而魏瀚则是负责监督军舰的建造工作。
    所以他们每天都需要去伏尔铿造船厂盯着,半点不敢松懈。
    当两人感到伏尔铿造船厂时发现今日船厂气氛很不对,船厂内的工人都忙着大扫除,没多少人上工。
    两人多少都懂一些德语,见状立刻拉过一名负责人问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有大人物来视察。”
    从船厂人员得到的消息,并没有让他们有多在意。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德国的大人物,记得才来的时候,他们还受到德国海军副部长的接见。
    不过没多久,他们就知道自己想法有多天真。数辆马车在护卫人员的陪同,抵达了船厂。作为船厂负责人的马古·吉尔伯特,立刻带着人迎了上去。
    “见过皇长孙殿下,见过卡洛陛下。”
    来的是一位皇长孙和国王,这让两人感到有些惊讶。
    没错这就是威廉二世与卡洛两人,他们下了马车后与这位吉尔伯特先生交谈了一阵。而卡洛眼尖的看到在一旁站着两位东方面孔,于是指着他们问起来。“这是清国代表么?”
    “是的,卡洛国王陛下,他们就是清国驻厂代表刘和魏。”
    “可以请他们过来么,我们正好要参观他们建造的战舰,不经过主人同意这怎么行。”
    “这当然没有问题。”
    于是刘步蟾与魏瀚,看到船厂负责人吉尔伯特挥舞着手,大声的朝他们喊到。“刘、魏麻烦你们两位过来一下。”
    莫名被叫到跟前的两位,在听到一位意大利国王与皇长孙打算去为他们建造的军舰上看看的时候,都睁大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还是刘步蟾反应快。立刻回答道。“这当然没有问题,能让两位参观军舰,是我国莫大的荣幸。”
    刘步蟾的德语虽然说得磕磕盼盼,但是大家还是都听懂了,所以卡洛随后回了一句。“感谢阁下的允许。”
    于是一行人在加入两位清国代表后,浩浩荡荡的向三四号船坞走去。
    “这就是我们为清国建造的萨克森改进级一号和二号舰,目前一号舰的船体已经完工,准备下水舾装,而二号舰船体也已经建造了85%,预计三个月后下水。”
    来到船坞旁,吉尔伯特向两位贵客介绍着这两艘军舰的近况。
    看着这两艘还未完工的军舰,卡洛开口询问道,“我们可以上去看看么?”
    吉尔伯特在看着刘步蟾与魏瀚一眼后,立刻回答道。“当然可以。”
    于是一行人登上已经要准备下水的一号定远舰,站在还没有刷漆的甲板上,吉尔伯特继续勤劳的向两位介绍着其性能。
    “该舰标准排水量7220吨,满载排水量7670吨,采用三气缸往复式蒸汽机。双螺旋桨推进,装备了八个锅炉。主炮为克虏伯产的305mm后膛炮4门,副炮是克虏伯150mm后膛炮两门……”
    然后吉尔伯特又介绍了军舰装备的鱼类、快艇、以及装甲等资料。不贵虽然吉尔伯特说得天花乱坠,但是这并不能改变其是二等铁甲舰的事实。其中镇定两舰的主炮设计很不合理,其装备305架退炮,都安装在前甲板,虽然采用左右错开设计,但是一点也不符合未来海战的需求。
    这会降低其对后的火力精确度,要是有敌人绕到后方,该级军舰会难以应对。当然这也是卡洛从后世眼光来看,在这个时代,没有经历大规模铁甲舰的海战,设计师们还不知道那些才是铁甲舰需要的,也属正常。
    “贵国的战舰建造技术,已经一点也不逊色于我国,相信未来一定会看到德国舰队叱咤于大洋之上。”
    同来的威廉二世当然知道卡洛这话是说给自己的听到,不过这句赞誉听听就好,他可不会当真。要知道意大利可是建造了万吨一等装甲舰,而德国目前可没有那个能力。
    “卡洛,你过誉了,目前德国海军的实力,可还做不到这一点。”
    卡洛与威廉二世的谈话,其他人可插不上嘴,只能充当背景板,当然背景板还多出两个中国人的身影。
    当然卡洛与威廉二世来到伏尔铿造船厂,不可能看完镇定二舰就走,多多少少还是要看看其他的,所以勤劳的吉尔伯特阁下,又带着两人向船厂其他地方走去。
    至于刘步蟾与魏瀚,自然就没有在跟随了。
    看着远去的一行人,刘步蟾总感觉怎么不对味,于是开口向魏瀚询问起来。“季潜,你说这德皇长孙带着意大利国王,来看镇定二舰干嘛?”
    同样没想出个所以然的魏瀚,开口向其建议着。“子香,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要不你向中堂大人汇报一下?”
    “中堂大人那么忙,这点小事怎么敢劳动老大人。”
    刘步蟾将头摇的像个叮浪鼓一样,他才不会将这事汇报,说不定这就是别人兴趣来了,就来看一眼呢?
    好吧,这位刘大人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