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57章 转机(求推荐求收藏)
    如果说卡洛是在游山玩水好不热闹的话,那么在柏林谈判的意大利代表团,那就是如过寒冬冷热自知。
    “这些德国人是木头脑袋么?”
    怒气冲冲的德普雷蒂斯首相,带着一身煞气走了进来。
    “啪”的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间的大门,这让代表团的留守人员面面相觑。随后进来的外交大臣巴科纳阁下,脸色也不太好看,看来被德国人气的不轻。
    既然有首相的先列,自然也没人在愿意被波及都躲开了。
    “啪”又是一声厚重的关门声。
    既然这两位都惹不起,那么随行做笔记以及翻译的人自然成为接触对象,于是大家都围了上去,询问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今天的谈判依然不顺利,首相打出自己大部分牌,但是德国人依然不为所动,还是提出先让意大利与奥地利达成和解后,才能与其签订军事同盟,美其名曰不愿意看到将来两位盟友发生冲突,让自己左右为难。
    左右为难你大爷,明明是更加重视奥地利人,不相信意大利的实力,身为首相的德普雷蒂斯怎么能看不出来,所以才有了他生气的一面。
    不过尽管生气,但是该谈的还是要谈。没办法,在大英帝国明确表示不需要意大利做盟友之后,现在唯一的选择只有德国。至于与法国和奥地利人谈,除非他想被民众推翻不然不可能与其谈判的。
    不过想要与德国达成同盟,德普雷蒂斯感觉需要时机,就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自己想要的时机。
    不过不管怎么样,该谈还是得谈,谁让意大利实力不济,只能先找个盟友才能吓唬住潜在的敌人。想到这里,心情平复下来的德普雷蒂斯打开门走了出去。
    “立刻召集大家开个会,我们再研究一下怎么与德国人谈判的事。”
    现在意大利需要朋友,之前的突尼斯危机以及表明没有朋友有多危险,另外意大利实力在各列强中垫底,这就更加的危险。而且想要增强实力,更需要盟友的帮助。
    在德普雷蒂斯为谈判没有进展忧心不已的时候,柏林外交部依然正常的上班。科赫是外交部的一名电报员,负责电报的收发。
    虽然这个职务不起眼,但是却异常的重要,所以在挑选上也是非常的严格。个人实力,家世等方面都是需要进行考察的。
    而科赫个人实力就不用说了,毕业于科恩大学的他履历非常良好。另外其父亲与祖父都曾经在军队服役,并且祖父阵亡在战场上,父亲也因此受伤落下残疾。这样的家世背景让他从无数人当中脱颖而出,成为外交部的一名电报员。像他这样的电报员在外交部也只有十多名,他们分别管着自己对应的区域,而科赫则是负责收发来自俄国以及北欧的电报。
    这天上夜班,科赫与值班的电报员交接后,照例先检查电报机的运行正常,然后翻阅值表格,检查其他物品。而这时候电报机指示灯亮了,他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立刻接收起电报。
    当他接收完电报后,立刻感到一丝疑重,因为这是一份密码电报,看编码代号是从圣彼得堡发回来的,而且接收人还是外交大臣魏茨泽克伯爵。科赫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份加急电报,还是必须由外交大臣魏茨泽克伯爵自己负责翻译的电报。意识到情况严重,他立刻按响电铃,立刻有人赶了过来。
    “将这份电报交给外交大臣阁下。”
    “好的。”
    科赫做完这一切后,立刻在记录本上标明这次的接收电报的时间和级别,以备未来的检查。
    首相府是柏林最为繁忙的部门,因为很多事都需要首相拿主意,所以说一句俾斯麦首相为德国操心的人,一点也不为过。
    哪怕在白天与意大利进行了外交谈判,但是俾斯麦阁下同样要打起精神在首相府转一圈,翻看一下今天处理了那些事务,有哪些需要紧急处理的。
    对于政坛老手的俾斯麦来说,处理这些事情就像是吃饭呼吸一样,成为他身体的本能,感觉要是哪天不处理一下事务就浑身不舒服。
    所以在花灯初上的时候,俾斯麦依然坐在自己办公室处理着眼前的文件。
    “梆梆梆。”
    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俾斯麦的思路。
    “谁,什么事?”
    “首相,你夫人打电话来催你回家,说今天是你孙女的生日。”
    听到秘书的话,俾斯麦这才想起今天出门时答应孙女汉娜要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好的,我知道了,等我十五分钟。”
    在回复秘书一句后,俾斯麦又将头埋了下去。
    不过很快,又一阵敲门声响起。
    “怎么了,不是说给我十五分钟时间么。”
    被打断思路的俾斯麦有些不满的对门外吼去。
    “是我,首相。”
    门外传来魏茨泽克伯爵的声音,听声音这位外交大臣有些急切。
    “进来吧。”
    当魏茨泽克伯爵进来后,俾斯麦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外交大臣。主要是这位形象与之前比有着巨大的改变,乱糟糟的头发,以及被汗水打湿的衣服,无不显示着外交大臣的狼狈。
    “这是怎么了,魏茨泽克。”
    俾斯麦关心的问起眼前的外交大臣。
    “我没事。”面对首相的询问,外交大臣顾不得客套,立刻从口袋拿出一张翻译好的电报,放在其桌上。
    “首相,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外交大臣发举动,让俾斯麦有些惊讶,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他也顾不得继续询问了,拿起桌上的电报,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
    “这些俄国人在想什么,他们把我们当什么。”
    啪,这是拍桌子的声音,老迈的首相散发着一股怒意。
    都是因为这份电报的内容,让脾斯麦首相异常的气愤。
    这份来自圣彼得堡的电报,是大使馆紧急发回来的。在电报中,驻俄国大使打听到正在俄国访问的法国总理茹费理,与俄国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在热心人事的帮助下,驻俄大使获得了其内容。别怀疑德国在俄国的渗透程度,要知道历来沙皇的老婆都是选的德国人。
    该协议约定法国与俄国之间保持睦邻友好的关系,两国保证十年内不会有任何的敌对行为发生。虽然这是一份和平条约,而且合约上没有提半个字的德国,但是俾斯麦是谁,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份和平条约针对的是谁。
    可以这份和平条约,将去年谈成的三皇同盟条约,撕开了一个口子,俄国人并不是不知道三皇同盟的用意,但是依然与法国签订这样的和平条约,那么其用心就值得让人怀疑。
    看来又必要为此做些什么,想到这里,俾斯麦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