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69章 远东上空的硝烟
    被首相分走自己一大笔钱的卡洛,内心自然是不爽的。为此好几天都闷闷不乐,就连一直逗弄的小侍女都有好些天没有拉手了。
    在沉下心思思考自己过失的时候,卡洛不止一次的反思自己做事还是不够沉稳,一遇到意外情况就有些慌乱,首相诈了自己一下,结果就沉不住气露了底,自己与被喷的张大败家子有什么两样。
    想当然,自己身为键盘侠在网上对张大少爷进行全方位的抨击,从退出东北一直被囚禁,指出其各种不住。没想到自己居然也犯了同样的错误,这可真让人尴尬。这也同样证明了那句话,说的比做的容易。
    而为了避免之前的错误再次出现,卡洛减少了外出时间,更多加强对自身的反思。毕竟卡洛之前是个普通人,倏然登上高位后,在隐忍一段时间后,有一些飘飘然了,而首相德普雷蒂斯这次算是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正好将卡洛打醒,让他知道自己的性格缺陷。
    所以这段时间,卡洛不仅没有向布雷西亚跑了,就连马力诺都去的次数少了。卡洛的表现搞得马克沁与特斯拉还以为自己研发没有进展,让自己的国王朋友失望了,所以两人更加废寝忘食的工作起来。
    不过虽然卡洛去的外出的次数少了,但是消息一样灵通。例如无产阶级的领路人,资本论的作者,卡尔·马克思于3月14日,在伦敦逝世。一代共产主义的创立者,就这样去世了。
    当然卡洛看到这份消息后,更多的是感叹一句,现在谁能想到他所创建的共产理论未来会有多少追随者,
    当然这并不是卡洛最为感兴趣的消息,他最感兴趣的消息还是来自法国。之前策划吞并突尼斯的茹费理又一次当选成为法国总理,这位之前虽然通过吞并突尼斯让其威望大涨,但是振兴经济计划的失败,让其在1881年底又灰溜溜的下了台,当然其中也有他支持法德和解的原因在其中。
    随后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法国换了三任总理从弗雷西内、杜克莱克到法利埃,均因为各种原因而下台。(这可以看到法国频频换总理的影响)
    而在今年一月份的选举中,茹费理又一次当选。而这次,这位资深的殖民主义者,将目光对准了越南,他先是让议会否决了与清国签订的越南条款,最后又大肆鼓吹越南对法国的重要性。
    另外他还让报纸大肆报道越南对基督教徒以及法国传教士的迫害,引得不少法国人对此愤怒不已,然后将这个力量推动议会对越南的入侵计划。
    所以当卡洛拿到法国对越南的入侵计划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苦等的机会到了,自己一定会让法国人知道意大利的厉害。
    想到这里,他立刻叫来侍卫长。“现在威尼斯号与布雷西亚号,怎么样了?”
    面对卡洛突然问起两艘装巡的事,男爵阁下迅速在脑海中翻阅着这方面的信息。
    “陛下,目前这两艘战舰已经舾装完毕,目前正在进行海试。”
    侍卫长的话让卡洛非常满意,看来两艘装巡赶上了进度,来得及出现在远东。当然卡洛并不知道,为了将这两艘装巡早日下水,安多莎尔造船厂抽调精锐力量,并且罕见的采取了两班倒工作制,终于在三月底,将两艘装巡舾装完毕。(因为没有安装电灯所以夜晚没上班,也没有三班制,在说那个时代,适合造船业的大功率电灯也没有研发出现)
    “给戈莱克上将发消息,让他们海军尽快熟悉战舰,预计他们会在年底或者明年有任务。”
    “好的,陛下。”
    卡洛接下来就需要等待就好,需要等待战争爆发,他才有机会插手。
    没有让卡洛多等,在一个月后就有消息了,不过这个消息对法国人可一点也不友好。法国海军上校李维业。在越南一个叫纸桥的地方战死、
    这位海军上校也是胆大妄为的家伙,他还没有等到国内援军,就率领法军侵占越南河内,扬言要沿着红河向北进犯中国。不过很可惜这位志大才疏的海军上校没能看到中国边境,他在驻扎在越南的黑旗军发生了冲突。黑旗军可不简单,其原是天平天国时期广西的一支农民起义军,因为以七星黑旗为战旗,故叫黑旗军。失败后转移到中越边镜,并被越南国王诏安。
    面对法军入侵的黑旗军,在首领刘永福的率领下,与其在纸桥一战,结果黑旗军大胜,击毙这位狂妄的海军上校以及其统帅的两百多号法军官兵。
    当这个消息传回法国后,让法国上下感到羞辱,来自东方的土著居然将英勇的法军官兵击败,连指挥官都阵亡了。这怎么能让骄傲的发法国人忍受,随后法国宣布向越南增兵,并且向东京法军拨款350万法郎,支持他们继续备战。(这里的东京指越南北部大部分地区。越南人称之为北圻)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当时法国已经占据了越南大部分地区,只有靠近红河的越南北部还处于越南王国的统治。法国一直想将越南经营成前进基地,辐射两广和西南。不过由于越南与清国有藩属关系,所以迟迟没有得逞。
    不过这次,法国人是下了决心,要一举解决越南问题,同时要打开清国的西南与两广市场,为法国商品寻找市场,所以这次法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而面对法国人在越南总总举动的消息,卡洛完全就是一番看戏的样子,当然私底下也将加快准备着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