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75章 购舰
    三口通商衙门内的随员及护兵们,这两天格外的小心慎重,就连走路轻手轻脚,深怕弄出大的动静,惹来上官的发火。
    所以衙门口的闲汉们日子就不好过了,护兵大爷们有事没事拿他们出气,真是倒了血霉了。
    作为三口通商衙门气氛变严肃的核心,李中堂最近心烦意乱,原因很简单,法国在越南不安分,新任法国公使巴特纳甚至数次在公共场合说,既然清国给不了法国想要的,那么法国就自己拿。
    其赤裸裸的战争威胁言论,让朝廷上下忧心不已。
    另外就是远在德国建造的镇定二舰回国的问题,负责接收战舰的刘步蟾与魏瀚联名发来电报,告知伏尔铿造船厂正在对镇定二舰进行海试,在没有海试完成之前,船厂拒绝放行。船厂宣称如果让没有海试完毕的船只出海,出现任何意外,都是对船厂名声的巨大损失。
    不过刘步蟾与魏瀚发来的密电告知,这一切都是法国人在背后使坏,法国人买通船厂的人,将镇定二舰拖在船厂中。
    至于两人想要提前接受战舰的举动,更是被守护在船厂的德国士兵所阻止。
    镇定二舰不能提前回国,这让李中堂很是忧心。
    眼见李中堂为此担忧不已,身为幕僚的周馥开口劝着。“中堂不必太过于担忧,相信镇定二舰一定会平安归国的。”
    “玉山,我这不是为镇定二舰担忧。”
    说到这里,李中堂拿出一份折子道。“这是曾老九上奏的法夷在越南到处挑动事端,恐有交兵之势,所以上奏恳请允许先发制人。”
    “中堂,这怕不是曾大人以退为进之意。”
    周馥一口道出两广总督曾国荃的用意。
    “老九的用意谁都知道,不过这仗能不打就不打,没看到左季高收复新疆花的银子海了去了,这要是与法国人打起来,这该如何自处。”
    李中堂与左季高的矛盾天下皆知,同出文正公门下,但是两人一直都不对付。
    尤其是在文正公逝世后,湘军实力大跌后,两方更是相互看不顺眼。而朝廷有没有在背后推波助澜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反正左季高收复新疆之后,李中堂就高升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而为了奖励左季高的功劳,又将其任命为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
    而且与李中堂戒急用忍不同,这左季高一直都高调的宣称对在越南的法国人不必忍让,该出手就出手。甚至他还上折子称,准备带着楚军前往两广与法国人做过一场。
    幸好朝廷衮衮诸公与太后都是明事理的人,并没有答应左季高,所以局面还算能够维持住。
    不过就在李中堂感慨的时候,一名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没等他询问,下人就立刻汇报道。“大人,门外有意国公使贾黎文求见。”
    “意国公使?”
    虽然李中堂并不知道这位来者何意,但是一国公使到访他必然要接见一番。
    “安排意国公使到大堂等候,本官马上就来。”
    随后李中堂整理的一下衣服迈着步子,赶到了大堂。
    抵达大堂的李中堂这才发现,来人不止意国公使,还有一位面善的男子,不是前段时间拜访过自己的意国商人霍华德么?虽然他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位商人会跟着公使一起拜见自己,但是良好的修养让他并没有开口询问。
    “你好,贾黎文公使、霍华德先生。”
    “你好,总督阁下。”
    简单招呼,等到下人送上茶水点心之后,李中堂才开口道。“不知道公使阁下,拜访老夫有何指教。”
    面对李中堂的询问,取了个中国名字的贾黎文公使,微笑着回答。“我倒是没有什么事,不过接到国内一份与贵国有关的电报,我认为总督阁下一定会感兴趣,所以就敢了过来。”
    原来是送消息啊。
    内心被这个消息勾起了好奇心的李中堂,也很应景的问道。“不知道什么消息,能让公使阁下跑一趟?”
    面对李中堂的询问,贾黎文公使面色一紧,神情严肃的说到。“我国得到消息,法国刚刚决定与贵国交战。”
    “啪!”
    一个茶杯被李中堂无意思的摔碎,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盯着贾黎文公使。“公使阁下,此言当真?”
    “我想,我国政府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得到贾黎文公使确定的消息后,李中堂呆住了,贾黎文与霍华德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总督阁下?”
    被叫醒的李中堂,先是表达自己的歉意。“不好意思,公使阁下,对于这个消息本官有些惊住了。”
    “我们可以理解,毕竟战争对每一个国家而言,都是大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李中堂感觉现在自己反而轻松下来。这时候他才看着来访两位,说到。“我想公使阁下不是专程来告知我这个消息的吧?”
    “总督阁下,你猜错了。我这次就是带来这个消息。不过霍华德先生就不同了,或许他有事要与总督阁下谈。”
    说完后,贾黎文公使就这样离开了。
    虽然李中堂并不知道为什么贾黎文公使离开,但是他隐约猜到一点,但是他并不打算说破,反而开口问起依然留下的霍华德。
    “这位霍先生,能让公使专程带阁下来,相信阁下的生意做的一定很大。”
    “中堂大人客气了,我做的不过是小本生意额。不过最近公司刚刚购买了两艘装甲巡洋舰,到现在都没有销售出去,为此我公司忧心不已。”
    两艘装甲巡洋舰?
    没有销售出去?
    李中堂明白过来,在这之前他就特意了解了一下欧洲的局势,意国与法国不对付,两国在一个叫突尼斯的地方起了纷争。
    只要将之前得到的消息,再结合这位霍华德的话,那么他算是摸清了意国人的打算。
    当然中堂大人并不会真认为这船出售不出去,不过还是要问问到底是什么船。
    “不知道这两艘船性能如何?”
    一听眼前的李中堂询问其船的性能,霍华德立刻就胸有成竹起来。
    “这两艘都是今年下水的新舰,其标准吨位为6850吨,满载吨位为7460吨。性能上……”
    霍华德口中说出的性能吓了李中堂一跳,18.6节的最大航速,7000多的吨位,还装备着4门254毫米以及6门152毫米的舰炮,真可谓是一款好船。
    既然这船吨位堪比镇定二舰,速度又要快上不少,那么价格一定不会便宜,不过当李中堂询问价格的时候,依然被震撼了一把。
    220万两白银一艘,这可比镇定二舰贵多了。
    当然性能上比镇定二舰要强多了,虽然李中堂对海战知道的不多,但是船快船慢还是知道的。这军舰速度越快火力越猛,价格越高。
    而且这位霍华德商人后面一句话让他心动了。
    “中堂阁下,如果贵国没有人操作这两艘装甲巡洋舰,我公司可以代为招募退役海军官兵操作这两艘军舰,当然如果有战事,那么贵国需要为其提供额外的补贴。”
    这话里的意思,不就是意国人愿意出船出人帮助朝廷打仗么。虽然说是招募退役海军官兵,但是中堂是谁,这些退役海军官兵怕不是就在军舰上脱下军服换一身吧。
    既然意国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中堂当然不会拒绝,不管这场战事如何,自己以夷制夷的成效是出来了。没看到朝廷都能用意国的船和人打法国人了,这还不算有成效,什么才能算。
    当然,他并没有立刻答应霍华德这位意国政府幌子的商人,以此事关重大,需要与朝廷商谈为由,先送他们回天津。
    等到两人走后,李中堂立刻召集心腹商讨此事。
    而众多幕僚商议的结果,这事对李中堂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从幕僚处得到的结果与自己所想一样后,李中堂就安心等待了。
    果然,两天后法国公使巴特纳耀武扬威的递交了宣战书。
    这份交战书让朝廷上下一片轰动。
    这可是法国人啊,当然逼得先皇北狩承德,更是让先皇英年早逝的罪魁祸首之一。
    而这时候李中堂将早已准备好的折子递上,宣称他已经找到与法国交恶的意国人,能从其手中购买两艘7000吨的巨舰,以巩固海防防止庚申年之事重演(二次鸦片战争)。
    随后其又上了一道密折,在密折中,李中堂说出能够借来意国洋兵,以洋兵对付洋兵。
    面对李中堂的折子,朝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同意了下来。针对李中堂提出的购舰款,更是让户部拨出80万两,并且下令各省筹款。其中以直隶分摊的最多,达到110万两,至于其他各省分别是10-15万两之间,当然富裕的身份会多一些,穷一点的身份要少一些。而且这次筹款时间要求紧,必须在半个月内筹集。这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倒炉灶的事,不过在半个月后,各省的款项都凑齐了,一共550万两。
    别误会,李中堂多要了一些,可不是打算中饱私囊,而是打算趁这个机会,从意国采购一批枪弹,给曾老九送去。
    面对法国的战争,大清国难得在一件事情上齐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