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76章 起航
    “呼哧呼哧……吱吱吱。”
    火车抵达终点站热那亚,乘客们分分起身准备下车。
    在最后一节车厢内,刘步蟾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腰,站起来对身边的一名护兵道。“姜六,让大家伙都起来,我们到了。”
    随后同样迷糊着的姜六,挨个将车厢内所有人叫醒。
    “姜六,干嘛踢我。”
    “嘿,你翻天了吧。”
    随着一阵吵闹声,车厢里的人都起了。说起来也是可怜,他们与其他车厢的乘客不一般,为了避免被法国人发现,他们不仅全程待在车厢内,而且还连续换了几列机车挂钩,甚至还挂上过一列运送家禽的货车,一路上也是够辛苦的。
    等到所有人都起来后,刘步蟾望着这些原本准备与自己接受镇定二舰的官兵。“好了,都安分点,这到了意国人生地不熟,都在车厢内等着。”
    刘步蟾的发话,让车厢内都安静下来,除了个人整理行李的声音,没有人再敢说话,这次的目的,在车上时候就说过了,朝廷购买了意国两艘大军舰,他们将跟着军舰上的意国海军官兵学习,争取能够早日自己熟练操作。
    没让他们等多久,在其他旅客都离开后,一名身着意大利海军军服的人走了车厢。“诸位,你们……现在……请跟着我……一起出去。”
    这句话是用汉语说的,虽然说得磕磕巴巴,但是车厢里的北洋水师官兵都能听懂。
    车厢里的北洋官兵,于是跟着这名意大利海军军官一起,穿过一个有人把守的门后,看到近十辆马车。
    “诸位,我们接下来需要乘坐马车,我个人建议大家不要把窗帘打开,以免被发现。”
    这次说出的就是英语了,幸好这些北洋水师的官兵中懂英语的较多,在一番相互转告后,所有人都登上了马车。
    等到他们都上去之后,马车缓缓启动,带着他们趁着晚霞时光,朝着一个方面前进。
    身为领头人的刘步蟾,自然与这位意大利海军军官待在一个马车里。
    “这位上尉,不知道阁下名字是?”
    在英国呆了不短时间,刘步蟾的英语水平不低。
    “你好,我叫戈梅斯,拉迪·卢塞·戈梅斯。”
    “你好,戈梅斯上尉。不知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刘步蟾既然知道了名字,那么接下来自然是最为关心的去处。
    “我们直接去热那亚的海军基地,因为时间紧迫,没办法给诸位休息的时间。”
    “没关系,这正好符合我们心意。”
    等到刘步蟾一行人抵达海军基地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城市内煤气灯更是照亮了各处,开起来如星空点点一般好看。
    等到马车挺稳之后,一行人都下了车。夜晚的军港戒备森严,巡逻的士兵更是到处都是。刘步蟾一行人在戈梅斯上尉的带领下,来到一栋宿舍楼前。
    “这里第二层,都是你们休息的地方,被褥都准备好了,等一下我会让人送食物过来,很抱歉只能让你们在这边吃饭。”
    “不用客气,戈梅斯上尉,我们都是军人,不会在意舒适的问题。”
    送走这位意大利军官后,刘步蟾下达着命令。“以四人一组,每一组选择一个房间。”
    之前他看过了,这是四人间的房间,被褥都换的是新的。
    稍后果然送来一堆面包和一锅浓汤,一群人坐在床边就着浓汤,吃着面包。等到吃饱喝足后,困意就有些上头,盖着被褥就睡着了。
    第二天,随着基地内的起床号,一行人都被吵醒了。
    而这时候那位戈梅斯上尉又来了。
    “诸位,我们接下来要上舰了,大家都尽快。”
    一听要上舰,一行人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这可是7000吨的大军舰,谁不想见识一下。
    在他们忙碌着的时候,海军基地内,同样有一群人正在对着着两艘军舰指点着。
    “最后看一眼这两艘战舰,以后就不属于我们海军了。”
    海军大臣戈莱克上将看着眼前停靠的威尼斯号与布雷西亚号,感慨万千的说着。
    “上将阁下,请放心虽然这两艘军舰不属于海军了,但是我们依然不会坠了他们的威名,未来我们会让远东的法国人,听到这两艘军舰就感到害怕。”
    “哈哈哈,很有志气。”
    听到身边莱费尔上尉的慷慨陈词,海军大臣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次你们也知道,虽然名义上是清国海军在指挥,但实际上是你们在负责,我就一个要求,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安全的返回意大利。你们是我从海军中精心挑选的,绝对不允许你们葬送在远东。”
    “请放心上将阁下,能击中我的炮弹还没有被制造出来。”
    戈莱克拍了拍上尉的肩膀,继续问道。“那些已经抵达的清国海军官兵怎么样?”
    “到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有些沉默寡言,戈梅斯在负责接待他们。”
    海军大臣点了点头后,表情严肃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明天一早你们就出发。”
    “不是说三天之后么?”
    “本来是这样,不过听说法国人好像听到点风声,为了稳妥起见所以你们需要提前出发。”
    “好的,我会让船员们提前准备。”
    “另外,等你们过了苏伊士运河后,威尼斯号与布雷西亚号的船名就不能用了,清国已经为其命名为致远以及靖远号,你将成为致远号的首任舰长。”
    戈莱克上将在看了一会这两艘战舰后了离开了,毕竟这两艘装巡属于清国了,意大利想要还需要继续建造。
    等到戈莱克上将走后,莱费尔立刻找到戈梅斯,将战舰需要提前出发的决定告知了他。那么接下来安排北洋官兵熟悉战舰就被取消了,两艘战舰的所有官兵不分国籍,立刻开始往军舰上运送物资、燃煤。
    忙活了一整天后,累得不行的两国官兵看着对方与自己一样脏兮兮,都哈哈大笑起来,这立刻就拉近了两边的关系。
    见此机会,晚上莱费尔与戈梅斯弄来了酒和香肠,一群大老爷们烤着香肠,喝着酒,两者的关系更加融洽了,就连刘步蟾都搂着两位舰长,一起用英语谈天说地。
    第二天,没有鲜花送行,两艘威尼斯级装巡,以拉练的名义又一次出海了,不过这次着两艘船应该不会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