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77章 消息
    安达曼海上,两艘战舰正在高速航行。这正是刚刚从仰光补给完毕的致远号与靖远号,不过船上气氛十分压抑,因为他们在仰光从英国人哪里得到消息,就在五天前,法国舰队突袭了马尾港,福建水师几乎全军覆没,不仅如此,马尾造船厂也被法国舰队炮击,损失掺重。
    当然让法国舰队加快对马尾的福建水师动手,卡洛也有责任。意大利卖给清国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的消息,被法国人知道了。
    他们出了第一时间向意大利表示抗议之外,同时电令孤拔的法国远东舰队,立刻准备拦截。而孤拔在考虑一番后决定,立刻先消灭福建水师,让远道而来的两艘装巡成为孤家寡人。
    在福建官员的帮助下(此时福建官员对水师官兵封锁消息,不准请战官兵“轻举妄动”),福建水师完全在不设防的情况下,被打了个七零八落。
    随着福建水师的覆灭,让致远以及靖远号上的指挥官进行了一阵激烈的讨论。首先他们需要考虑,从哪里进入南海。进入南海目前有两个选择,最近就是走马六甲海峡,直接穿过去。另一个选择就是绕行巽他海峡,进入南海。
    两者各有优势,马六甲可以让两艘战舰以最快速度进入南海,而走巽他海峡则需要更多时间。
    当然走马六甲海峡,有可能会被堵在海峡内。而走巽他海峡,需要的时间更多,另外同样有可能会被堵住。
    面对这两个选择,三位指挥官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讨论。
    其中,作为名义舰队统帅的刘步蟾支持走巽他海峡,让他支持走巽他海峡的理由很简单,就是求稳,在福建水师被歼灭后,他更多是想将舰队安全的带回国。
    至于两位舰长,则支持走马六甲海峡,用莱费尔上尉的话来说,那就是哪怕法国远东舰队在马六甲海峡堵他们,凭借两艘装巡的火力、防护和速度,都不是他们能够堵得住的。
    给他们信心的主要是法国舰队的实力,目前孤拨统帅的法国远东舰队,那一票船只基本都是在13-15节的速度,而且就连其舰队中的那五艘装甲舰都是五六千吨的货色。两艘威尼斯级凭借高达18.6节的航速,根本不是其能够追上的,还有自己单舰上强大的火力,自然让两位胆大的意大利舰长有试试的想法。
    所以在这个路线问题上,三人谁都说不服谁。
    正当他们僵持着的时候,一个意外闯入的来客,打破了这个僵局。
    在瞭望塔上,负责侦查的水兵大声疾呼。“前方发现船只两艘。”
    听到发现船只后,三位指挥官立刻停下了争论。
    这时候作为致远号的舰长,莱费尔上尉立刻下达着命令。“放下交通艇,让戈梅斯舰长返回靖远号。”
    因为已经接近东南亚,所以他们必须保持足够的戒备。戈梅斯上尉对此同样理解,立刻登上了交通艇。随后交通艇被放下,向其指挥的靖远号划去。
    等到靖远号发来戈梅斯舰长已经登上舰的旗语后,两艘战舰立刻向被发现的船只行驶而去。
    犹可男爵号是一艘4000多吨的新式货轮,自从1879年下水之后,其就一直跑着从西贡到科伦坡的海上运输,这艘船与其船员们有着丰富的航海经验。
    这次犹可男爵号受到印度支那殖民政府的命令,从科伦坡接受一批燃煤,为孤拨将军阁下统帅的舰队运送过去,与它同行的还有希克号货轮,这也是艘2000多吨新式货轮。
    在两艘威尼斯级发现他们的时候,这两艘法国商船同样也发现了他们。
    不过发现两艘军舰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因为法国并没有与其他国家处于交战状态。
    不好意思你说与清国交战,这也能算么?没看到这两艘战舰至少五千多吨,清国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战舰,而且清国那些军舰只能在近海行驶,而且都被孤拨将军都消灭了,所以这两艘货船对于出现的军舰并没有在意。
    不过紧接着,这两艘战舰的举动就让人迷惑了。只见两艘战舰快速的向他们靠来,等到接近一段距离后,负责观察的水手这时候露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清国人的战舰。”
    只见两艘战舰迅速升起了一面黄龙旗,虽然两艘货船的水手没有见过清国海军,但是黄龙旗倒是见过不少,这都是清国的标识。
    而两艘战舰升起这面旗帜,绝对不是为了好看。
    只见两艘战舰飞驰的靠近了他们,让货船上的船员感到惊恐不已。
    “轰、轰。”
    两发炮弹打在货船前后,更是让他们不敢动弹。现在可不是大航海时代,商船上能够携带足够自卫的火炮,现在横行数个世纪的海盗早已销声匿迹,现代化的发展让海盗早已没有生存的空间。或许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还有其存在,但是各大交通要道,已经被收拾干净。
    而现在两艘货轮,面对大型装巡的威胁,除了投降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跑又跑不过,打又不可能,不投降等着喂鲨鱼么?
    当逼停两艘货船之后,从军舰划来数艘交通艇,上面满载着手持武器的水兵。
    登上货船控制了驾驶与动力室后,两名一看就与众不同的军官登上了船。
    “谁是船长。”
    登船军官一开口就询问其货船的船长,在俘虏水手的指认下两艘货船的船长都被提了出来。
    同时船上的货物,让登船的军官感到这次截获船只的不同。
    “说,为什么运输白煤。”
    在第一时间得知船上运输的是白煤后,带队军官表情就严肃起来。
    要知道白煤普通船只可用不上,一般只有军舰或者是运送贵重物品的快速货轮上才能用,再结合船上数千吨的白煤,那么目标就很明确了。
    “我们是民船,只知道运输的目的,根本不知道用途。”
    被问话的船长还想辩解一下,但是带队的军官根本不给他机会。
    “既然不愿意说,那么扔下去喂鲨鱼。”
    军官的话,让水兵立刻押着他往船舷走,看到眼前的大海,到底是自己生命更加重要。
    “我说,我说。”
    “说,到底给谁?”
    再一次被问话的船长这一次老实了。
    “我们运西贡,听说是给舰队补充燃煤。”
    船长的话让带队军官精神一震,这个消息对他们太重要了。
    随即这个消息被传到军舰上,从俘获的船长身上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那么他们下一步的选择就好办了,既然孤拨统帅的舰队还需要补煤,那么这说明其要么不在马六甲,要么还在赶来的路上。
    随即三人做出决定走马六甲,现在马六甲应该还算安全。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么这两艘货船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在补充一部分燃煤后,将货船上的船员们赶上救生艇,然后打开通海阀,这两艘准备补给法国舰队的货轮,就这样被沉入海底。
    由于这里是航海通道,过往的船只较多,所以货船船员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全。
    随后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立刻开足马力,直接扑向马六甲海峡,他们需要赶在法国舰队到来之前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