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79章 南海风云(二)
    西贡是法国在越南的势力大本营,早在1859年之前,法国在当地的势力就根深蒂固了,随后拉格兰蒂耶统督修建了诺罗敦宫,更是成为法国在越南地区的行政中心。
    不过在今天,入住诺罗敦宫的德维莱尔统督非常不满意。因为他收到消息,清国人从意大利购买的两艘装巡,已经出现在广州湾,这让德维莱尔非常担心这两艘军舰的用途,主要是这两艘军舰太快了,高达18节以上的速度,当孤拨将军统帅的那些13-15节的一票战舰感到汗颜。
    当然更加可恶的事意大利人,这些在法国帮助下才统一国家的二五仔,居然敢对法国的事务插手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当然意大利这件事不归他管,相信法国政府会让意大利后悔卖给清国两艘军舰的。
    但是现在他必须让孤拨将军解决这个威胁。
    “孤拨将军阁下,相信你也看到了,清国人从意大利手中买来里两艘大型装甲巡洋舰,听说连船上的官兵都是意大利人。”
    有些瘦弱的海军中将孤拨更加知道这两艘军舰的威胁。
    “统督阁下,我会想办法将这两只孤狼关进笼子里。”
    从孤拨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德维莱尔继续说道。“需要什么就给我秘书说,他会帮助你协调,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这两艘清国装巡,不能威胁到印度支那与国内的联系。这不仅会让政府不满意,也会让很多有权势的人不满意。”
    “阁下等我的好消息吧。”
    戴上海军帽的孤拨,转身就离开了。
    离开了诺罗敦宫的孤拨,立刻赶往港口。他的指挥部就在军港旁,虽然他在统督面前胸有成竹,但其实上这两艘威尼斯级装巡哪有那么好抓。
    之前发过海军部已经搞到了这两艘装巡的具体资料,特意给孤拨发了过来。正是了解这两艘威尼斯级的具体性能之后,他才为此头疼。
    速度快,火力猛,装甲也不弱,这是拨孤在看了威尼斯级资料后的第一反应。随后他感到佩服,佩服那些意大利的军舰设计师,居然能够设计出如此均衡的战舰。
    不过对于威尼斯级一前一后的主炮设计,他倒是持保留意见,因为还没有交过手,所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设计,这不是让迎头攻击的时候,少了两门主炮么?
    不过虽然他佩服意大利的设计,但是现在他任务就是将这两艘威尼斯级击沉,哪怕不能击沉至少也要让其失去战斗力。
    其实孤拨也有自己的想法,原本他向巴黎报告的作战方案是利用上一次与清国交战的经验,直取塘沽,威胁清国首都的安全,逼迫清国政府答应法国的条件。奈何巴黎并不愿意这样做,原因是这会影响其他国家的在华利益,为法国树敌,所以给他划定的红线是长江以南。
    面对巴黎给出的红线,孤拨也不懊恼,他准备截断清国海上航线,让清国遭受到无法接受的损失后,逼迫其答应法国的条件。当然孤拨已经选好目标了,台湾正好处在这个航线旁,那么拿下台湾就能随时随地的威胁着清国的航道,还能让自己舰队在此有个落脚地。
    之前袭击福建海军,还有对付这两艘威尼斯级装巡都是为这个战略服务。
    不过与对付福建海军相比,想要拿下这两艘装巡就难度大多了,不过再困难这也难不倒他孤拨,多年的经验足矣让他有各种办法应对。
    为此他回到指挥部,立刻将副手利士比招来。
    “刚刚我与统督阁下见面了,他要求我们必须想办法保护住航道的安全。”
    “真该死,我们消灭了福建海军,结果冒出两艘更大的装巡,这些该死的意大利人。”
    利士比忍不住抱怨一句,当然更多是对意大利的抱怨。
    没错,现在意大利出售给清国两艘装巡的消息早已满大街都知道了,而意大利给出的解释是,这份交易在战争爆发之前就已经完成,之所以拖到现在,主要是清国人为了招募水手。
    反正一句话,我承认卖给了清国两艘船,但是这已经与我无关了。
    当然这不是孤拨等人需要关心的,他们现在迫切的需要掌握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的动态。
    不过现在的难点是派那艘船去合适。
    想到这个孤拨与利士比就一阵头疼,目前法国舰队中就没有能达到18.5节的船,只有巴斯瓦尔号通讯船(18.1节)能够勉强跟上,但这是一艘不足千吨的通讯船,船上也没有多少武装,去了就是白送,至于其他船只最快就是1722吨的尖兵号侦查巡洋舰,这也只有17.6节的速度,上去还不是一样白给。
    说来可怜,孤拨的法国舰队虽然吨位和规模看起来吓人,但是仅是一些六七十年代的老旧货色(这个时代,下水五年就算落伍,唯一够新的巴雅号铁甲舰,却是个木壳铁甲中看不中用的家伙)。
    所以欺负一下清国的那些小船还算不错,但是对付两艘一定来海军的结晶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看来只能采用设伏的办法。”
    在研究半天后,孤拨放下手中的笔,对身边的副手说出自己的打算。
    “设伏倒是个好办法,不过要怎么让对方入圈套呢?”
    副手也觉得设伏是个好办法,同时提出怎么让其进入圈套的疑问。
    “这个简单,给对方一个无法拒绝的诱饵。只要其动心了,那就有办法抓住他们。”
    接着孤拨说出自己准备诱饵。“如果你是对方的指挥官,听到敌人要送一批军事物资到前线,你会怎么做?”
    “我当然不愿意敌人顺利的完成物资的输送。”
    说道这里利士比也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只要对方动心了,那么就将踏入陷阱。
    不过在这之前需要好生的谋划,为此孤拨需要与在北圻负责统帅陆军米勒将军密谋一番才行,毕竟不能将敌人当成成傻子,无缘无故的突然运输大批军事物资,这不是会让猎物疑惑么。
    所以每过多久,在北圻的米勒将军就高调宣称,要对清军发动大规模攻势,让清国知道法国的厉害。
    随后法国军队开始在中越边境活跃起来,清军的探报更是将其形容为洋人大兵人山人海,欲对我两广存窥视之心。
    这让以及准备离任的两广总督曾国荃,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求驻防在边境的清军严防法夷来犯。
    既然法军要准备攻势,那么就需要足够的军事物资,而目前北越的交通注定海运和水运最为便利,所以在几艘巡洋舰与炮艇的护送下,一大批货船在其的保护下,向北圻行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