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80章 南海海战(上)
    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从世界各地商人赶到泉州、广州采买瓷器、茶叶、丝绸等中国特有的商品,然后远销世界。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商人们的运输工具也是如时俱进,从一开始的桨帆船,风帆船到现代化的明暗轮船,让南海这个交通要道更加的繁荣。
    在南海靠近越南海岸线的海面上,一大队货轮排着长队正在海上慢悠悠的航行。今天天气不算太好,大量的云层挡住了阳光照射,让远处的景色不是那么清晰。
    没错,这就是从西贡出发的船队,他们的目的地正是北圻。
    长长的船队中,领头的正是法国舰队的伏耳达号木壳巡洋舰。
    身为舰长兼护航舰队指挥官的巴罗少校,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着四周海面的情况。
    “这些意大利人怎么还不来。”
    在他身边做着同样事情的大副忍不住抱怨一句。
    面对大副抱怨的话,巴罗少校放下望远镜后开口道。“安心一些,想要狩猎,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可是我们这都第三次了,要是清国人还不来,那么这成本就高了。”
    是的,组织这么多船只装着满载的情况连续来回跑,这动用的人力和物力可不小,这都需要花钱的。而且为了做戏做全套,他们还真的再运输物资,只不过不是军用物资,只是一些不值钱的货物。这样一来花费更多,毕竟需要人力搬上搬下。
    “这不是我们该关心的问题,这是孤拨将军考虑的,我们只需要关心清国舰队什么时候来。”
    面对大副的过度忧虑,巴罗少校给予了纠正。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船队外三十海里的大海上,两艘威尼斯级装巡正在海上航行。
    法国在北越边境地区的举动,作为舰队名义指挥官的刘步蟾怎么可能不知道,在承受了即将离任的曾制台多次宴请的压力后,他与戈梅斯和莱费尔两位舰长商议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法国人继续向北越运送物资。
    当然为了防止出现可能的意外,他们并没有立刻扑向航线,而是在在等待到法国船队出发后,才向航线扑来。
    在两个小时之后,船队在东侧发现了有船只航行的烟尘。
    “东侧有船!”
    在瞭望台上,眼尖的水手立刻报告了自己的发现。
    “让蝮蛇号,去查看情况。”
    身为护卫舰队指挥官的巴罗少校立刻下达了命令。蝮蛇号是一艘铁木混制的炮艇,其主要负责护航以及近海的作战,其排水量为471吨,装备各式火炮9门,最大时速为10.14节。
    当伏耳达号上的传令兵将巴罗少校的命令用旗语发给蝮蛇号之后,这艘炮艇立刻离开了编队向东侧发现船只的地点赶了过去。
    这样突然有船只闯入的情况,之前已经出现好多次了,所以这次蝮蛇号也不过是例行询问,并且打算让闯入的船只赶紧离开。
    只不过这次注定有所不同。
    没一会不仅瞭望台能看到闯入船只的身影,就连船只上其他人都能看到其身影,虽然因为距离与天气的原因,还看不清船只具体的身影,但是所有人都在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来船好快的速度。
    “来船是两艘。”
    这时候瞭望台上的水兵终于用望远镜发现来船是两艘后,所有人立刻提高了警惕。
    “传令,各舰做好战斗准备。”
    既然是两艘船,速度还这么快,在巴罗少校内心中来船十之八九就是自己要等的目标,所以先下达让各船准备战斗的命令。
    而随着他的话,护航舰队的各舰立刻敲响了战斗的铃声,水兵们更是各自奔向战斗岗位。
    没过多久,就证明了巴罗少校非常有先见之明,只见前出的蝮蛇号发来旗语,来舰正是意大利卖给清国的致远以及靖远号。因为其飘扬的清国旗帜,已经被蝮蛇号上的官兵看清了。
    “立刻让货船按照预定计划离开,另外让巴斯瓦尔号立刻去联系孤拔将军,告诉他猎物已经上钩。”
    其实不用他通知巴斯瓦尔号,这艘联络船同样也看到蝮蛇号的旗语,立刻一转船头,向后方撤离。
    因为他的任务就知道一个,需要在清国的装巡到来之后,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知在后面吊着孤拨将军。
    在下达这一系列的命令后,巴罗少校随即又发出命令。“让其他各舰立刻向我靠拢,迎击来袭的敌舰。”
    没错,巴罗少校要用他这支弱小的舰队,缠住来袭的敌人,给身后的孤拨将军制造包围其的机会。
    至于在刘步蟾以及戈梅斯和莱费尔两位舰长眼中,遭遇突袭的法国船队反应也太快了,这让他们感受到一丝不一般。
    “法国人的反应太快了。”
    放下看向法国船队的望远镜后,刘步蟾对身边的莱费尔舰长说出的自己疑惑。
    “我也看到了,不过现在不是管敌人反应的时候,现在需要决定打还是不打?”
    有着同样想法的莱费尔,现在更多是关心迎上来的法国护航军舰。
    这个问题难住了刘步蟾,之前他虽然在英国军舰上服过役,但是并没有经历过海战,所以这让他拿不定主意。
    “你怎么看?”
    最终刘步蟾将这个问题,交给了身边这位,与莱费尔相处这么久,刘步蟾非常佩服他的能力,所以不懂的与拿不定主意的,直接就问好了,对方总会给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现在我们必须打一场,不然法国人太嚣张。”
    看着迎上来的法国军舰,加起来的吨位连自己座下的致远号都不如,不打一下那不是给对方耀武扬威的机会。
    “那就打吧。”
    随着刘步蟾做出决定,传令兵立刻将他的命令发给了后面的靖远号,随即两艘满载七千多吨的装巡,立刻迎了上去。
    随着两方越来越近,对方都能看清对方一举一动。
    “真该死,这些意大利人真是无耻,他们居然敢勾结异教徒。”
    通过望远镜,将对方船只上的船员看的一清二楚的巴罗少校,狠狠的骂了一句。不过在他心中,为接下来的战斗感到担忧了,敌人并不是软弱可欺清国人,而是意大利人,接下来的战斗让他内心有了一丝阴影。意大利虽然陆军让人瞧不起,但是海军还是有一定实力的。
    “告知各舰,打起精神,我们在和意大利人作战。”
    随着巴罗少校这道命令,各舰上响起成片对意大利人问候的词汇。
    而巴罗少校则死死盯着对方的军舰,耳边传来观察手不断通报的声音。
    “距离8000米。”
    “距离6000米。”
    “距离5000米。”
    “4800.”
    “下令各舰开火。”
    随着巴罗少校这道命令,这支小舰队各舰依次对着两艘来袭的军舰,射出充满愤怒的炮火。
    其中打头的致远舰更是受到大部分的火力招待。而在这一轮的射击中,致远舰更是在舰首以及船身侧边爆发了三声爆炸声,这引得法国军舰上一片欢呼声。只不过他们高兴地有点早,等到硝烟散去,露出被炸掉油漆的船体,威尼斯级平均129毫米的装甲经受住了法国军舰140、160毫米的火力射击。
    “立刻准备继续射击。”
    看到结果不满意,巴罗少校继续下达着命令。不过现在舰炮的射击速度十分感人,就连140毫米的舰炮基本都需一分钟以上。
    而在法舰装填的时候,两艘装巡依然在不断靠近。
    “4000米。”
    在观测手又一次通报声中,法国军舰继续开火,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算没区别,致远号上一门57毫米舰炮被击中,数名值守的水兵倒在了血泊中。
    “3500米。”
    “3000米。”
    在承受了法国军舰数轮火炮射击后,致靖二舰终于开火了。他们装备的254毫米主炮以及150毫米副炮共同瞄准自己的第一个猎物,雷诺堡号巡洋舰。选择这艘舰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其看上去更大,火力更多。
    高达8门254毫米、16门150毫米的舰炮对这艘木壳巡洋舰给与了暴风雨一般的洗礼。如此强大的火力,根本不是雷诺堡号能够承受的。其舰长钱伯斯,大副克巴泽尔当场阵亡,其船体被击穿,弹药被引爆,甲板上倒了一地的尸体,好一副惨像。
    这时候谁都能看出雷诺堡号巡洋舰已经没救了,就连其存活的官兵都能看出来,纷纷选择跳海逃生。
    致靖二舰的火力,吓了在场法国人一跳,他们根本没想到敌人火力这么猛。
    虽然是两艘七千吨级的装巡,但是也不应该一轮就将一艘1800吨级的巡洋舰打报废。
    其实这有什么,要知道致靖二舰上254毫米的舰炮可是高达30倍口径,光是这8门火炮,就花费了9.7万英镑。可不是法国军舰上那些18-24倍口技的140、160毫米舰炮所能比拟的。
    而这次致靖二舰使用的战术,就是仗着自己各方面的优势,将自己军舰当成装甲舰一般,顶着对方脑门开火。让这些法国的小军舰来尝尝火炮骑脸的感觉。
    随后致靖二舰依次对其他军舰点名,鲁汀号炮舰、蝮蛇号炮舰、伏耳达号巡洋舰,在短短半个多小时时间里,护航的7艘军舰就已经有5艘被击沉或者打的失去战斗力。剩下的两艘炮艇,更是在其淫威下苦苦挣扎。
    正当致靖二舰打算解决这两艘小炮艇,然后去追运输舰的时候,观察手突然发现情况不对,在北方、东方还有南方都出现了大量的烟柱,一看就知道有不少船只赶过来。
    能在这时候赶来,那么一定是不怀好意。
    没错,孤拔将军终于率领他的舰队完成了包围圈,只不过等他赶到的时候,自己留作诱饵的军舰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而对于致靖二舰来说,接下来不管是逃跑还是使用其他战术,都需要打过一场才行。
    接下来没得说,准备下一场战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