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82章 南海海战(下)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普利莫盖号巡洋舰上响起,其位于舰尾的发生了殉爆,一门140毫米的舰炮被炸上了天,露出了一个近八米宽的破洞,海水汹涌的灌了过来,其锅炉与蒸汽机已经停车,让普利莫盖号在危险的战场上变得一动不动。
    利士比少将在他的指挥舰拉佩鲁兹号巡洋舰上,看到这一幕双眼赤红。
    自己凭借多年的经验围住了这两艘战舰,但是自己手上的实力到底是弱了些,虽然围住了对方,但是自己手上的实力无法对其给予足够的伤害,160毫米与140毫米的舰炮对其完全给予不了足够的威胁,只有193毫米及以上的舰炮还能威胁到这两艘战舰,但是自己舰队里装备193毫米及以上舰炮的战舰非常少,加起来不到十门,根本无法近其身。
    刚才普利莫盖号就试图靠近一些,结果遭到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的集火,其装甲在敌舰大口径长管舰炮面前就像是纸糊的一样,两轮射击就变成了这样。
    望着依然在惩凶的两艘威尼斯级装巡,利士比少将只能下令。“发旗语,让各舰注意距离,别让这两艘意大利造的战舰把速度提起来。”
    在下达完命令后,他看了一眼距离这边还有大约8海里大型巡洋舰编队,以及10海里左右的装甲舰编队,只要等到他们入场,那么这两艘清国在南海最后海上力量,将彻底给终结。
    利士比少将能够发现的事,那么身在其中的三位清国指挥官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们即将面临着什么,可谓一清二楚。
    “现在我们应该向那个方向突破?”
    刘步蟾看着四面的法国军舰,神情已经变得有些紧张了。也不怪他,任谁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紧张。
    作为实际的指挥官,莱费尔手指着一个方向。“我们从这边突围。”
    “什么?”
    刘步蟾看着莱费尔手指着方面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指的是东南方,这样会拉近自己敌人铁甲舰的距离。
    “不重新考虑一下?”
    “不了,就这样办。”
    在回答完刘步蟾后,莱费尔大声的下达着命令。“目标东南方向,准备突破。”
    莱费尔为什么会选择东南方突围,原因很简单,因为敌人军舰基本注意力都在东面,所以自己东面的敌舰最多,想要强冲非常困难。更别说这两艘船还没有冲角。当然有冲角,他也不会去冲对手,自己的战舰多贵,眼前这些二流货色,不值得。
    随着莱费尔的命令,致远靖远两舰立刻在包围圈中左腾右挪,他们在等待一个时机。
    当东南面的尚普兰号与梭尼号两艘巡洋舰,没配合好,露出一个近500米空档的时候,莱费尔感到机会来了。
    “现在,全速东南,两艘敌舰之间。”
    莱费尔的命令让致靖二舰,立刻加速向其冲去。
    而正在指挥战斗的利士比少将,在看到致靖二舰的举动后吓了一大跳。“立刻发旗语,让尚普兰号与梭尼号立刻转向,不能让他们跑了。”
    虽然利士比少将没说他们是谁,但是这都是明眼的事。
    不过这时候让才想起合拢缺口是不是晚了点?
    眼看着包围圈中的敌舰,奋不顾身的向缺口扑去,其他负责围困的军舰立刻也扑了上来,这时候他们完全不顾及两艘装巡的强大火力了,他们只知道要是让这两艘船跑了,那么想要在抓他们就难了。
    于是对着飞驰而过的致靖二舰就是最为猛烈的炮火,当然致靖二舰也不是吃素的,其强大的火力同样让这些试图拦下自己的战舰吃了苦头,其中最惨的是里戈德热努伊号,其动力舱被一发254毫米炮弹击中,导致其动力丢失也是一动不动的停到海面上。
    要是在正常的海战中,那么其将成为敌舰的靶舰。不过幸好,现在敌人在跑路途中,顾不得它。
    而在看到各舰都拦不住这两艘装巡后,梭尼号巡洋舰突然来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只见其调转船头,直接向致靖二舰冲了过来。
    其意图已经很明显了,拼了自己战舰不要,也要拦下致靖二舰。不到两千吨的战舰找七千吨战舰撞,结果不言而喻。
    受到梭尼号疯狂举动的影响,另一艘尚普兰号巡洋舰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现在,致靖二舰前方,两艘敌舰气势汹汹的呈一左一右,向他们冲来。
    面对如此危急关头,莱费尔却异常的冷静,因为他的每一个决定,都关乎着两舰近千名官兵的生死。
    “保持全速,不要减速。”
    “火炮优先瞄准右侧战舰,先将其打停再说。”
    “管损组,立刻放下其他的事,准备好应对可能的撞击情况。”
    随着莱费尔一道道命令,让整条船的人都快速得到命令,于是还没有溅起的紧张气氛,就这样被冲淡了。
    当然这不过是冲淡,要是敌舰依然这样冲过来,那么就很难保证紧张的气氛不蔓延。
    “5500米”
    “5000米”
    “4500米”
    尤其是在观察手不断报告两方距离的时候。
    不过还好,他们运气不错,在接下来的射击中,一发254毫米的炮弹一下击中了梭尼号舰首水线附近。
    于是在轰的一声之后,梭尼号巡洋舰的舰首被炸出了一个大口子,海水沿着这里直接往里灌。在舰首,这样的大口子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却异常影响到航速。只见梭尼号的速度,从15.1节的满速,直接降到10.2节。
    于是它与尚普兰号巡洋舰的速度立刻被拉开。
    这是个好机会。
    一看到梭尼号被减速后,莱费尔继续下达着命令,“方向东南,偏左15度,接下来瞄准尚普兰号,持续开火。”
    随着莱费尔的命令,致靖二舰向左偏一些,虽然不算多偏但是却能让船尾的主炮攻击到直冲而来的尚普兰号巡洋舰。
    “轰、轰、轰。”
    一轮尾炮射击后,中了数发弹的尚普兰号依然气势不减。
    “三千米。”
    在观察手报告两则距离的时候,两枚炮弹落到了致远号上,其中一发打到距离莱费尔十多米的距离,幸好现在的炮弹还是用的是黑火药,要是换成无烟药那么莱费尔注定挂彩,搞不好追悼会都要开了。
    从甲板狼狈的爬起来后,莱费尔咬紧了牙关。“对尚普兰号进行全火力输出。”
    于是致靖二舰所有的火炮只要能够得着,那么就对着尚普兰号一顿火力输出。尤其是几门254毫米的舰炮,在高达30倍口径的管身,给予了足够的精准度。
    于是在两艘威尼斯级的亲切关怀下,尚普兰号最后三千米的距离格外艰难,当来到一千米的时候,尚普兰号的船头都被打飞了。
    缺少了舰首,尚普兰号的速度比梭尼号还差劲,只能眼睁睁看着两艘威尼斯级从眼前一飘而过。
    当摆脱两艘敌舰后,两艘上的人一阵欢呼,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突破了重围,现在没人能够拦住自己。
    至于策划这次伏击的孤拨中将,同样被两舰突围的消息,气到吐血。
    这场有些虎头蛇尾的海战就这样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