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83章 后续
    这场海战随着致靖二舰的逃脱落下帷幕。在这场海战中,法国人偷鸡不成蚀把米。损失了包括雷诺堡号巡洋舰,伏耳达号巡洋舰、普利莫盖号巡洋舰等十多艘战舰,这些战舰吨位加起来有一万三千多吨,至于人员损失八百多人,这个损失不可谓不严重。
    至于这次中方参战的致靖二舰,虽然全身而退,不过也不是没有损失。在这次海战两舰都遭遇到不小的损失,致远号损失三门150毫米二级主炮,还有8门75毫米、57毫米副炮,另外其后甲板的双联装254毫米主炮台,因为中弹太多,导致卡壳了,尽管经过舰上人员的紧急抢修,但是后主炮台依然被卡死了,急需修复。
    与致远号相比,靖远号就好多了,至少其主炮完好无缺,不过依然有所损失。2门150毫米二级主炮,6门75毫米57毫米副炮也是不小的损失。
    当然除了主炮之外,两军舰外表到处都显得坑坑巴巴,甚至有的地方装甲板都掉落了。不过到底是胜了,精神气都不一样,现在他们才算有着精锐的气息。
    不过在返航途中,这支小舰队发生了一次争执。
    “你说没办法修理?”
    莱费尔看着刘步蟾一面吃惊的望着对方。
    面对莱费尔炯炯有神的双眼,刘步蟾低下了头。“是的,我国目前最大船坞只能容纳五千吨的船,而且还是在上海由英国人开的船厂。”
    面对刘步蟾的回答,刚刚突围战立下汗马功劳的莱费尔忍不住问起来。“那么你们目前能够最大的船坞,能够容纳多大的船只进行修理?”
    “我国北方的旅顺,有能够容纳四千吨的船坞。”
    “刘,我记得你们两艘萨克森改进型要回国了吧?”
    “现在回不了。”
    “如果能回国,那么你们去哪里进行维护保养呢?”
    被燥得慌的刘步蟾,只能暗自叹一口气,海军草创诸多事情中,居然把这个给忘了,自己这个帮办还真是不合格。
    不过现在缺少了维修船坞,致靖二舰只能拖着受伤的躯体,只能进行简单的维修。
    可以说孤拨没能完成度任务,在清国人自己神助攻的帮助下,竟然达成了大半。
    中法两国在南海的海战告一段落,不过这并不是一场没有观众的战斗。
    英国远东舰队的豹号炮艇,正好亲眼目睹了这场战斗,当然他这也适逢其会。不过其伯德舰长在报告中详细的描述这场海战中两方的表现,最后他做了总结评语。
    尊敬的戴维将军,这场海战双方都有精彩的表现,孤拨将军表现了其出色的策划能力,这场伏击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的战斗,可以说一开始是达成了他的预期。将两艘清国的战舰完全引入到陷阱中,不过很可惜,他的网太破旧了,让猎物跑掉了。
    在赞誉了孤拨将军之后,伯德舰长话锋一转。相比于孤拨将军的能力,其实这次清国人表现也不差,只不过与老辣的海军中将相比,他们在经验上有所不足。当然这一场精彩的海战,围剿与反围剿的战斗非常的精彩。
    不过这场海战最让我感触颇深的还是那两艘威尼斯级装巡,他们在海战的表现让人惊艳,完全就是火力、防护与速度的完美结合。我有理由相信,帝国未来也需要面对这样的局面,随着这场海战的结果被各国知道后,相信大规模建造装甲巡洋舰的浪潮一定会到来。那么这个时候帝国的海上贸易线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
    伯德舰长这份报告,大英帝国远东舰队司令戴维将军一字不改直接上交伦敦的海军部。这让海军部内,不少人都对此感兴趣,一名叫费舍尔的上校对其最为关注。
    当然这不是重点,目前的焦点依然是远东的中法战争。
    在舰队围剿致靖二舰不成,导致自己损失不小。身为舰队指挥官也是这次计划的负责人,孤拨将军第一时间就向巴黎递交了辞呈,在辞呈上孤拨将所有责任都归到自己身上。
    而巴黎的海军部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当即驳回了孤拨的辞呈,要求他再接再厉,争取早日让中国屈服。为此海军部还根据他提供的战报,抽调包括阿科斯塔号一等巡洋舰,佩特雷斯库一等巡洋舰在内的六艘大型巡洋舰,支援远东的孤拨将军。
    这六艘大型巡洋舰,可不是孤拨手下的那些船能够比拟的,这六艘巡洋舰都是五六千吨的大吨位巡洋舰,针对两艘威尼斯级高达18.56节的速度,这六艘大型巡洋舰都能跑上16节以上的速度,其中阿科斯塔号更是能跑出17.5节的速度。
    至于为什么没有与威尼斯级速度相抗衡的大型巡洋舰,因为在这之前各国都没有想到将巡洋舰速度造的这么快,毕竟每提高一节的速度,花费的经费可一点也不低。当然除了这六艘巡洋舰之外,法国还派出三艘联络船,都是最新式也是才服役不久,都能跑出19节的速度。
    可以说为了对付两艘威尼斯级装巡,法国海军挑选的都是精兵强将。虽然法国海军准备增援远东舰队,但是这也需要时间,基本等这些船抵达远东都是一个月之后。
    不过面对海战海战的败局,法国方面当然不甘心,不过海军方面暂时无力北犯,更多只能考虑从陆地上面寻找机会。
    为此作为法国路军在北圻的最高指挥官,米勒将军当然有责任挽回法国的荣誉,于是在1884年6月初,三千多法军发动了突袭,对谅山附近北黎驻防的清军发动了攻击,虽然已经再三提高了警惕,但是驻守北黎的清军依然不是法军的对手,三千多清军,在法军的攻击下,没能抵抗多久,就崩溃了,争先恐后的向国境内逃去。
    在解决了北黎的清军后,法军随后又对谅山发动了攻击,广西巡抚潘鼎新不战而退。半个月后,法军侵占镇南关,因兵力不足,补给困难,焚毁关卡后退了回去,退至文渊、谅山一线。
    法军在陆地不断的胜利,足以掩盖海上的失利,一时间法国人又趾高气昂起来。当然他们并没有忘记躲在清国背后的意大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