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88章 马克沁初体验(完)
    既然守军指挥官拿出了他的底牌,尼格里也不再犹豫,法兰西的炮兵会让其知道,什么是步炮作战。“让前线部队注意与阵地的距离,让火炮立刻压制对手。”
    随着尼格里的命令,火炮再一次开火了。这不得不说,法国的炮兵足够优秀,不愧为是一直重视炮兵建设的国家。
    其炮兵基本将炮弹落点控制在长墙范围内五十米,这样的精准炮击让墙后的左队一营损失不小,就连统帅他们的冯相荣也在额头挂了彩。
    “顶住,死战不退。”
    这位冯老将军的大儿子,面色狰狞,在配合其额头不断冒血的表情像是要择人而噬。既然自己的指挥官都挂彩不退后,其他小兵还能说什么,只能咬牙坚持。
    不过这口心气到底能坚持多久,这就不得而知了。
    为此忧心自己兄长的冯相华忍不住对开口道。“父亲,再派出援军吧。”
    “不行,还没到时候。”
    二儿子的请求被冯子材一口回绝了,他认为现在还不到时机。那么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成熟呢?
    在冯子材看来,左队一营败退的时候才是最好时机,等到法国人认为关卡的守军败退后,正是其心志放松的时候,给其来一下猛地,最为致命。为了获得这样的好时机,他不仅用人命来麻痹敌人,就连自己儿子也必须要承担战场的风险。
    既然没有援军,那么全凭口气吊着的左队一营在继续抵抗半个小时后,伤亡太大最终还是败下了阵。
    看到敌人败退,法军官兵由衷的发出一声欢呼,这场战斗可谓是太艰难了,不过到底还是他们胜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尼格里在看到敌人败退后,当然知道需要怎么做,立刻下达了命令。“全军出击,追击敌人。”
    随着尼格里的命令,其他等候已久的法军士兵立刻加入了攻击序列,就连士气不高的越南仆从军,也是发出阵阵嘶吼,愉快的开始追杀逃跑的敌人。
    只不过他们没有透视眼,没能看清墙后的情况。败退的士兵被拦下,身为指挥官的冯子材更是带着其他清军全部压了上来。更为要命的是,在东西两侧,马克沁重机枪被科森茨等人推了上来。
    之前的战斗科森茨全程目睹了,他不得不为这位冯老将军的计谋竖起大拇指,虽然其指挥的军队,有很多还在使用早该被淘汰的冷兵器,但是其出色的指挥,让法军不知不觉踏入了陷阱。
    当大队法军官兵已经涌到关卡前不到两百米,甚至有的法国士兵更是手已经搭在长墙上了。
    这时候突然炮声响起,这仿佛就是信号,无数人影从长墙后涌出,其中冯老将军更是拔出佩刀第一个冲向了法军。
    见到身为统帅的冯子材身先士卒,其他清军官兵更是不甘落后。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与自己的英勇相比,来自两翼的马克沁赛电炮更加无情。
    “突、突、突……”
    布置在两翼的马克沁机枪,第一次展现了其生命收割的本事。成片的法军生命被其无情收割,六挺马克沁机枪,以每分钟五百发的速度,向法军官兵泼洒着弹药。
    同时早已隐藏多时的火炮,更是以每分钟三发的速度。向法军炮兵阵地发射着炮弹。虽然只有八门新到的意大利快炮能够打到法军的炮兵阵地,但是依然给其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
    “轰”一门阵地上的火炮被直接击中,连带着一旁的法军炮兵一起炸上了天。
    “轰、轰、轰”一枚炮弹击中了弹药箱,连番爆炸让周围成为了生命的禁区。
    麻痹大意加上情报的缺失,让法军炮兵阵地距离关卡不过三千五百米,这正好是意大利85毫米火炮的射程内,一番炮击让法军的炮兵阵地根本无法做出应对,这也让马克沁机枪更够肆无忌惮的发挥最大威力。
    “快撤退。”
    站在阵地前的尼格里,在看到自己士兵被无情收割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但是既然来了,又哪有那么要退的。
    已经冲到长墙前的法军就不说了,这些人注定要被清军淹没,不是阵亡就是被俘虏的命运。冲到关前的法军大部队,已经距离长墙两三百米,想要退回安全距离,不拿人命踏出一条血路,怎么能够逃出生天。
    而且这时候动作一定要快,要比队友快,所以现在法军官兵再也顾不得什么军纪,撞开战友都还算客气的,甚至有人直接将战友踢倒,试图利用其吸引身后的清军注意力,为自己逃跑赢得时间。
    法军的各种丑态都暴露在清军眼前,这更是让其士气高涨,每个人都知道胜了,而且还是大胜,所以追击的更加用力。
    不过身为统帅的冯子材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依然率军跟在法军身后。因为马克沁赛电炮的意人统领一个劲的告诉他,在六百米的距离,他的军队最好与法军拉开点距离,只要听到赛电炮停火,那么才可以冲上去。
    其实他们根本不用那么较真,因为这时候法军士气已经濒临崩溃,逃出马克沁射程的法军不到六百人。这一路上都是法军倒下的尸体,简直惨不忍睹。
    这些如同惊弓之鸟的法军,在看到身后追击的清军更是一刻也不停留,不少人已经两手空空向着来路跑去。
    冯子材在面对这样的局面下,留下部分官兵打扫战场,捡些洋落,尤其是法军阵地上那些还完好的大炮,更是必须一门不剩被拉走。
    至于其他官兵,则跟着他一起尾随着法军败兵,向谅山攻去。
    这场镇南关前一役,清军投入冯子材部五千余众,而法军投入三千人。最终结果,法军惨败,死伤两千三百多人,被俘三百多人(有受伤被俘的,主要是法国官兵,至于越南仆从兵都是无伤被俘),只有五百多人跟随尼格里逃回了谅山。
    这些人中大部分已经两手空空,而尼格里根本不敢在谅山停留,在花了一个晚上收拢士兵后,立刻带着一千出头的败兵,撤出了谅山,继续向北宁逃去。其城内很多物资都没来得及收走,就这样灰溜溜跑了。
    事实证明尼格里跑路的功夫还是不错,第二天冯子材就率部赶到谅山收复了这座城市。
    随后冯子材更是四面出击,接连收复长庆、海阳、太原等地,而随着冯子材在镇南关的大胜,更是其他清军蠢蠢欲动。而且越南民众也是纷纷暴动,一时间,北圻地区到处都陷入了硝烟狼藉的局面。
    这让法军指挥官米勒异常的头疼,他为此只能进行战略收缩,一大批刚占领的城市就这样被放弃,这让越南民众的反抗更加有劲了。
    为此他特意向巴黎发报,请求国内派遣援军支援。另外他还调查了镇南关惨败的过程后,更是对巴黎提出,意大利人在这次与清国的战争中插手太多,要是不能阻断背后意大利的黑手,那么法国将在这场战争很难有一个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