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89章 中法议和
    米勒将军并不知道,他这份电报在法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对于法国军队在远东的失利,国内首先是感到不敢相信。要知道这可不是几百人的战斗,小规模的战斗遭到失利还情有可原,因为规模小这就代表着实力弱,那么遭到突发情况或者敌人大规模进攻,失败是不可避免。
    而尼格里统帅的可是装备齐全一个团的兵力,其装备与士兵数量,与一个团相差无几,而且对手的规模并没有达到碾压级的规模,只不过才六千多人(米勒将军汇报国内稍微艺术加工了一下,尼格里的对手)。
    而且这些人清国人的装备比起法兰西远远不如,竟然输了个惨败,听说连大炮都被清国人收光了。
    而且这场败仗更是普法战争之后,法兰西遭受的最为惨重的失败,必须有人要对此负责。那位尼格里中校就不必说,他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至于会不会上军事法庭,那就需要看军方怎么看,不过不管结果如何,这位的结果绝对好不了哪里去,勒令退役是其最好的结果。毕竟他给予了法兰西普法战争以来最严重的损失,这也是他应得结果。
    当然光是处理这位尼格里中校并不算结束,其他负有责任的人都跑不了。不过作为发起战争的茹费理总理,更是有莫大的责任,为此已经有议员串联,准备罢免这位法国总理。
    对于第二个任期的茹费理来说,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毁灭性打击。当然这也要怪他时运不济,进行刚果河、尼日河流域的探索,并没有为法国带来多少收益,但是花费却一点不小。另外这次的中法战争,法国已经花费了4.71亿法郎,在遭受镇南关惨败后,却根本没有看到收益。(受到两艘威尼斯级装巡的影响,孤拨的法国舰队并没能阻断东南各省的海运,所以经济损失并不大,既然清廷经济损失不大,那么法国的过分要求其并没有打算答应。)
    既然没能达成目的,而且还看不到希望,那么作为发动战争的责任人,茹费理必须付出代价。
    面对群情激愤的议会,这位著名的法国总理,只能保留最后的体面,自己选择辞职。于是在1884年的10月19日,顶不住压力的茹费理宣布辞职,其内阁政府也为之倒台。
    在茹费理辞职后,议会迅速选出亨利·布里松成为法国新总理,而这位新总理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停下劳民伤财的中法战争。
    当然法兰西的骄傲和地位还是需要得到维持,所以法国政府并不打算对清国做出多少让步,为了避免中国人认不清形势,议会为此还拨出8000万法郎,用于加强在北越的兵力。
    当然法国人并没有忘记这次战争中,还有一个身影出现。
    为此法国驻意大利大使古德温阁下,又一次来王宫拜访了卡洛。不过与上一次放狠话相比,这一次古德温阁下态度就好多了。
    “卡洛国王陛下,我国希望贵国能够遵守中立,暂停与清国的武器交易。”
    很明显意大利出口武器的事,法国人一清二楚,尤其是在镇南关惨败之后,法国人决定更是将意大利视为幕后黑手,能如此客气的讲话,也是法国急于摆脱这场如同泥潭一样的战争,不然这位大使的话更难听。
    “大使阁下,我国一直都很尊重中立法则,我国并没有与清国有武器贸易。”
    虽然口中说出如此无耻的话,但是卡洛一点也不羞愧,甚至有些暗爽,叫你们法国人无视意大利。
    现在他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因为受到法国在中法战争的失利,也是越发证明他这位少年国王有远见。虽然现在下结论还有些早,但是已经有不少大臣暗地里递话,向他表示善意。
    可以说,随着清国在战争中良好的表现,卡洛手中的权势也是越来越重,虽然还不能做到与首相相抗衡的地步,但是两者的差距正在以肉眼的速度拉近。
    面对卡洛否认的话,古德温大使却是敢怒不敢言。谁都知道清国人那两艘装巡以及出现在战场上的意式武器是怎么回事,但是为了完成巴黎交代的任务,古德温大使只好改口。
    “国王陛下,这是我记错了,不过我国希望贵国能够遵守中立法则。”
    “看来古德温大使记性不太好啊,下回可要认真一些。”
    卡洛在嘲讽了眼前法国大使一句,面对卡洛的嘲讽,古德温大使面色不变,依然带着微笑,仿佛卡洛说的是别人一样。
    这是一位优秀的驻外使节,卡洛暗自赞叹一句。当然赞誉归赞誉,卡洛可没有忘记这位法国大使的来意。
    “请古德温大使放心,我国一定会严守中立法则。”
    这并不是卡洛认怂了,而是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也就没有继续与法国人死顶下去,万一惹毛了自己暴躁的邻居,这可一点不划算。虽然现在意大利与法国关系并不算好,但也不用当死敌吧,再说现在意大利这个身板,也当不起这个角色。
    而且意大利已经在清国人面前展示了足够的诚意,过犹不及这个成语,卡洛也是知道了,万一让清国人想多了这可不好。
    从意大利得到卡洛肯定的答复后,法国人这下打算与断了外援清国人谈判了。
    其实在清国内同样意图和谈的人也只占据多数,所以两方在海关总税务司赫德的撮合下,终于坐到一起和谈了。
    而在这之前,清国为了表明停战的诚意,下令北越驻军分期撤退回国。其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冯老将军,数次上书请战,力求拿下河内,这时候冯子材的萃军已经从镇南关大捷后的三千多人,膨胀的近两万字,其中最大部分都是其在越南作战时,来投的当地民众。他们期望这位打出大捷的老将军,能够将法国侵略者赶出家园。
    只不过他们的希望注定破灭,因为清廷不过是只想保障西南边疆的安危,并没有继续保留越南这个属国的想法。
    这说到底,还是清国底气和实力不足,尤其是在镇南关大捷后,列强对这场战争的态度正在发生快速的转变。
    在之前,他们是乐于见到中法交战的,而从致、靖二舰能在回国途中,使用英国殖民地的船坞进行保养就知道其态度。只不过在海陆连续取得两场大捷后,其态度就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不在暗地支持清国,反而是不仅停了各种暗地的帮助,甚至公开发表言论,清国应该退出越南。
    所以在内外部压力下,清国对于和谈也有着积极的兴趣。
    两方都想停止战争,那这就好谈了。尤其是法国不再抱着让清国赔款,以及将势力触手伸向西南后,谈判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1884年12月24日,李鸿章与驻华公使巴德诺,在天津开始谈判中法正式条约。
    1885年2月1日,两国正式在天津签订《中法会订越南条约》。
    与历史不同的是,虽然清国承认法国吞并越南,但是并没有开放口岸,法国的货物关税依然没有改变,也没有开放筑路权,总算是没有不败而败。
    既然战争结束,那么就需要论功行赏,其中战功赫赫的冯老将军,获赠太子少保衔,世职改为二等轻车都尉,并会同办理广西军务。
    其次就是刘步蟾,这位名义指挥南海海战的年轻人获二品顶戴,并且其署理道台衔也被扶正,其他有功将士和官员都皆有赏赐。
    至于意大利派来的海陆军官兵,清廷由于没敢声张,所以只给了一些勋章和赏银之内。不过意大利并不算亏,除了其购买军械及其他武器款子之后,清廷还有一份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