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94章 首相的心思(为天若W有情大佬,万赏加更)
    一夜缠绵入骨后,第二天卡洛神清气爽的起床了,回头看了看睡熟的小侍女,内心有些得意,叫你敢撩拨我,这下吃苦头了吧。
    不过看到尼亚没被遮住的敏感地带,卡洛鬼使神差又上去摸了一把,现在一只手根本握不住,也不知道这么娇小的身体,居然这么大这么白还这么软,真想再把玩一下。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卡洛可不是只知道床笫之欢的普通人,身为一国君主,他必须对欲望进行控制。
    在卡洛准备新的一天一样,首相府也在开始新的一天工作。不过最近首相府的工作人员气氛不太对,虽然对工作的态度依然没变,但是眼神中却是多了一丝其他意味。
    对于首相府内的变化,身为首相秘书的多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不过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之前首相对于意大利是否插手中法之间的战争,态度非常明了。现在虽不能说法国输了,但是明显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更别说意大利真的如陛下所言,打开了远东的市场,虽然其订单不过一亿里拉,但是打开缺口就是好事。要知道在之前,意大利对远东的年出口基本就在三千万里拉上下浮动。要是加上请过购买军火战舰的钱,那么今天意大利对远东出口翻了五六倍。
    所以这场战争,对公,他应该为意大利打开远东市场欢呼,对私,他当然不希望看到首相权力流失,当然这不过是他个人的一点点小心思。至于首相怎么想他根本无法掌握,不过或许在办公室内的首相与其心腹们会有办法的。
    “首相,目前我们很被动,远东那场战争让国王赌赢了,现在不少人都对这位国王感官发生了改变,我们要是不再做点什么,恐怕……”
    内政大臣萨博特正在办公室内,语重心长的劝说着首相德普雷蒂斯,其表情之真诚,语言之激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才是首相。
    “可是我们能做什么呢?”
    一旁另一位心腹,身担商务贸易大臣的克兰兹·里维拉持不同意见。
    “至少需要做些挽救的事情,不然就这样干看着么。”
    面对里维拉的话,萨博特立刻开口反驳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内心说不定还在窃喜,至少今年你的工作被那位陛下分担了不少。”
    “你怎么这样说。”
    面对萨博特开始咬人的姿态,里维拉也是一阵气急。
    “那我应该怎么说?”
    “我懒得给你说。”
    “我看你是不敢说吧。”
    “你……”
    面对两个心腹不停地斗嘴,本身就有些心烦意乱的首相,忍不住一拍桌子。“啪。”
    “你们是不是想要在这里吵个够。”
    面对发怒的首相,两人刚才还像斗鸡一样,这一下立刻就萎了。
    “现在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是必须都给我安静下来。”
    面对首相的发威,两人只能低头。
    看着眼前的两人,首相阁下忍不住继续发火道。“萨博特,你身为内政大臣,虽然游行示威已经过去了,但是这一年你看看治安情况,为什么恶性案件会比去年又高出12%,如果你不能将这股浪潮打下去,内政部就该换人了。”
    说完内政大臣,德普雷蒂斯首相又将枪口对准商务贸易大臣。“里维拉,去年我国对法国贸易降幅太大,达到21%,这需要你们部门想办法。”
    将两位大臣各自喷了一顿后,首相气才顺了些。“你们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吧,别再操心我的问题了。”
    如蒙大赦的两人立刻灰溜溜的离开了办公室,关上房门之后,德普雷蒂斯揉了揉额头。
    虽然他将两位心腹赶走,但是他们说的情况,他怎么可能不关注呢。
    说起来都是要怪自己大意了,原本以外法国人与清国的战争应该势如破竹,虽然他抱着看戏的态度,让这位少年国王折腾,但是其他的度,他拿捏的很好。既不会让意大利深入这场战争,但又能让人感受到意大利的存在。
    没想到法国人居然这么不经用,虽然海战由于两膄威尼斯级战舰的关系,让法国海军没能达成目的,但是法国人赫赫有名的陆军,居然也会败在清国人手中。
    而且他还了解了法国最主要的败绩,镇南关战役。那场战役,虽说有意大利装备,但是参战的可是清军,要知道在十多年前,英法两国同等的部队,可是打到清国首都,逼迫其签了城下之约。
    这才多少年,法国人连打个边境都感到吃力了。
    或许法国在普法战争之后,已经被统一的德国打掉了精气神,不在拥有继承至路易十四以及拿破仑时代的骄傲和胆识。
    当然这场败仗,让他更是损失惨重。原本已经逐渐压制的那位卡洛君主,更是一跃而起,成为他的制约。
    不过考虑到这位君主的年级,他的制约也会越来越大。毕竟这位卡洛陛下已经十八岁了,再有四年就会举行成人礼,到时候其权力更会大增。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不少大臣对这位君主态度发生了改变,虽然有中法战争让意大利获利颇丰的原因,其逐渐长大也是一大诱因。
    当然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
    不过其他人可以向这位陛下转变态度,他德普雷蒂斯身为首相却是不能。因为这事关权力,其他人不管是被国王领导还是被首相领导,都能掌握自己该有的那份权力。
    而他倒向国王,能获得比现在更多的权力么?
    怕是要上交不少权力才是,这就是首相与其他大臣的不同点。更别说这三年他大权在握,根本没有人能制约他,想要放下这是何其难。
    不过接下来该怎么走,他德普雷蒂斯还没有一点头绪,不过怎么说还有四年,他还有四年的考虑时间。
    要是不能忍受权力的流逝,他大不了离开首相这个位置就是了。
    虽说如此,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点不甘心。接下来应该怎么走,只能靠自己了。
    望着窗外的来来往往的人群,德普雷蒂斯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