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98章 兰芳的消息
    台风后的南海恢复了平静,海面已经不再有惊涛骇浪。坤甸的渔民们也趁着台风离去的时间赶紧准备下海,毕竟之前躲台风休息了好几天,要是不赶紧下海捕鱼,万一又来了台风,那不是让一家老小都和风北风。
    宋阿生与其他渔民一样,划着自己小船准备下笼子,船上的笼子堆积如山,这都是他与家人这几天辛苦的成果。
    “妈祖娘娘保佑,这次可一定要有大收获啊。只要能够筹足给宋哥儿看病的钱,我一定请三牲还愿。”
    当然宋阿生口中的三牲,自然是小三牲,猪牛羊的大三牲他可请不起,只有城里的老爷们才能用得起。而且小三牲里面除了需要买猪头,鱼可以自己打,鸡,家中还有两只。
    不过一想到刘大夫开出要给儿子宋哥儿的药材钱,宋阿生就一脸愁容,都是名贵药材,需要好几个荷兰钱,这可有些难啊。
    不过一想到荷兰鬼子在坤甸的作威作福,宋阿生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都是一些禽兽。
    正当宋阿生想着自己心事的时候,突然周围的人起了骚动。
    “快看,有轮船过来了。”
    “好像是艘大兵舰。”
    “会不会是荷兰人的兵舰?”
    这话一出口,立刻引得所有出海渔船,立刻调转船头拼命往回赶。这些年荷兰兵舰可是横行霸道惯了,造成的冤孽数不胜数,又有谁不怕呢。
    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次到来的不是荷兰军舰,而是在台风中迷路的清国军舰。
    “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怕我们。”
    在致远舰上,担任致远舰总教习的莱费尔,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身边的邓世昌开口说出心中的疑惑。莱费尔说的是英语,因为邓世昌也会英语,所以两人交流只能用英语来完成。
    他可是记得致远舰到了各处,哪不是万人围观,就是在英国人的新加坡,收到的欢迎同样不小。没想到遇到台风偏离航向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而且看其穿着,应该也是属于清国的海外移民。
    “可能他们把我们当成其他国家军舰了吧。”
    同样放下望远镜的邓世昌,看了看旗杆,上面的龙旗不见了踪影。“混账,我说怎么会这样,还不赶快将旗帜重新升起来。”
    “管带大人,风把绳子吹断了。”
    “那就快接好。”
    在邓世昌的呵斥下,军舰的龙旗终于挂了上去。
    而挂上旗帜后,远处渔民的骚动渐渐平息。
    随着致远舰将龙旗升起,情况又反过来了。
    “快看,是朝廷的大兵舰。”
    有眼尖的渔民立刻发现了致远舰上的龙旗,高呼起来。
    “是啊,莫不是朝廷发兵了?”
    “朝廷终于记起了我等。”
    渔船上立刻立刻议论纷纷,不过有几艘渔船立刻加快向岸边划去,他们需要将朝廷来人的消息告知其他人。
    等靠近近海后,致远舰停了下来,这没有港口的地方,致远舰吃水较深,只能在近海停靠,不过为了搞清他们到了哪里,邓世昌等人登上交通艇,准备询问一下这里的渔民。
    面对上岸的致远号官兵,周围的渔民们唯唯诺诺的围在一边。
    面对这种情况,邓世昌眉头一皱,想想了指对着一名渔民开口道。“劳驾,请问这是哪里?”
    被邓世昌指问的正是宋阿生,面对穿着顶戴花翎的邓管带,宋阿生一阵发簌,不过还是回答着邓世昌的问话。
    “这位大人,这里是坤甸。”
    听到宋阿生的话,邓世昌对身边的莱费尔开口道。“原来我们到了坤甸,还真没有想到会来到这里。”
    “邓,我觉得应该与当地头人见见面,另外我们还需要补充一些蔬菜水果,船上很多都坏了。”
    面对邓世昌的话,莱费尔说出目前军舰上的需求。经过台风的洗礼,军舰上很多蔬菜和水果都不能食用了,虽然他们距离下一个目的地香港不远,但是有备无患不是什么坏事。
    很明显邓世昌听进莱费尔的话,他直接对宋阿生开口道。“能否带我引荐一下你们族长或者头人?”
    邓世昌这都不算要求,宋阿生立刻拍着胸口保证。
    “大人请放心,要是知道知道天朝上国来人,族长一定敲锣打鼓迎接。”
    “不用那么隆重,我不过是想要采买一些物资。”
    不过邓世昌的话,宋阿生肯定听不到因为他已经一溜烟的跑去找族长了。
    没让邓世昌等人久等,宋阿生很快就带着族长过来了。
    “老朽宋明理,见过故国大人。”
    一见到邓世昌,宋族长就准备跪下行礼。
    “宋族长客气了,不必行此大礼。”
    邓世昌没让宋族长行礼成功,上前一把接住了他。
    宋族长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看到邓世昌等人不愿意接受大礼,也就不在行了。
    “不知道故国天使,有何事需要要用到老朽,我们宋家村一定鼎力相助。”
    “没什么,主要是我们想要采购一批瓜果蔬菜,供船上所用。”
    面对邓世昌的话,宋族长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就掩盖过去了。
    “这个没问题,小事一桩。”
    说完他对着身后一名跟着一起来的青年,开口道。“宋三,你回村子里,让大家准备一批瓜果蔬菜,给大人送来。告诉大家伙,一定要新鲜的。”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这名叫宋三的青年立刻一路小跑回去了。
    虽然刚才宋族长掩饰的很好,但是其眼中的忧虑却被邓世昌看到了。
    “宋老丈,不知道何事忧虑。”
    “没什么,既然故国军舰是来采购补给的,我们不敢有劳大人。”
    宋族长遮遮掩掩的态度,反而让邓世昌有了好奇心。
    “老丈若是有什么苦处,但说无妨,我不会乱传。”
    “也没什么,不过是荷兰人试图占据坤甸,刘统制带着大家伙与荷兰人战斗。我们一开始还以为这是朝廷派来支援我等的。”
    宋族长口中的刘统制,就是前任统制刘寿山之子。在去年刘寿山去世后,荷兰人趁着兰芳局势不稳,另外中法战争爆发,所以乘机试图将其纳入自己管辖。之前兰芳共和国为了生存,与荷兰人达成了协议,以类似附庸的模式存在。不过对于这块华人历尽辛苦开拓的沃土,荷兰人一直没有放下吞并的野心。
    宋族长的话让邓世昌说不出话来,没有朝廷的指令,他不可能下令对荷兰开火,虽然自己座下的致远舰比任何一艘荷兰人战舰都强大。
    不过遇到这样的事,完全不做又不是他邓世昌的风格。一番考虑后,他对身边的一名军官说到。“致泉,你叫人将船上的枪支收集起来,都运过来。”
    没错,虽然他没有开火的权利,但是送些枪支表达态度还是有的。(军舰一直都备有枪支,当时军舰备个上百支都是基本情况。)
    “大人,这样做怕难向上官交差啊。”
    “听我的,就说台风损失了。”
    说完后邓世昌看向莱费尔。
    “没问题,换我,我也会这样做,军人就应该民众。”
    既然两人都同意,那么事情就好办了。于是从致远舰拿出近百支枪支,让宋族长代为交给那位刘统制。
    虽然莱费尔隐瞒下来,但是在对国内发报的时候,将其当做趣闻给发了过来。
    于是卡洛也知道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