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102章 接触(下)
    坤江畔的兰芳营地内,今日各路首领头目齐聚一堂,因为总长刘恩官,有要事要与大家商议。
    营地内最大的竹楼内,人头耸立,来自三发、山口洋、坤甸、东万律、高坪等人的首领们都赶来过来。
    守卫这里的兰芳军民更是感受到这次会议非同一般。
    “这不是郑正信郑首领么,他所在的三发离这里距离可不近。”
    被军民议论的郑正信郑首领,是一位四十多岁,面容和善的胖子,可别被他表面给迷惑了,笑面虎就是其绰号。只见这位笑面虎迈着步子,慢悠悠的走进了会场,选了一个靠边的位子坐了下来。
    没两分钟,又一名瘦高个带着一股阴沉气势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高坪的叶汀凡叶首领也来了。”
    这回说话的人声音都小了很多,这位在兰芳也是鼎鼎大名,不过名声很明显有些处于负面。因为他在高坪种植鸦片,不少还卖给自己人,是个鸦片贩子,不过在其手上吃饭的人不少,随时都能召集两三百号人,算得上是高坪一霸。
    随后,来自山口洋、坤甸、东万律等地的郭亚威、余康、黄福元、陈和二、罗撒庭、林粥唐等首领陆陆续续都到了。
    这些首领大家都来自各地,天南海北各据一方,难得这样好生聚一聚,所以趁着这个机会,自然开始一番走动。
    “罗首领,幸会幸会。”
    “陈首领,近来还好么。”
    “不怎么好,生意难做啊。”
    “谁说不是,别看我人手多,可大家都指望着我吃饭,现在一个头两个大,都快愁死了。”
    “……”
    随着各位首领的交谈,会场内一时间闹哄哄的,颇有一股菜市场的味道。
    当然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一声高呼的响起。
    “总长到。”
    随着兰芳总长刘恩官带着梁路义与罗义伯两位出现,会场内立刻安静下来。刘家担任兰芳总长几十年,其威望可不是说笑的,虽然刘恩官才担任总长一年多,但是凭借刘家在兰芳多年积累的实力,依然能够威压全场。
    多说一句,这位刘恩官的父亲,就是接受荷兰甲必丹任命,让兰芳成为荷兰附属共和国的刘寿山。不过与他父亲委曲求全相比,刘恩官对荷兰人态度就不同了,其对荷兰人的态度就很强硬。
    当然这可能与荷兰对兰芳处置意见有关系吧,之前荷兰人是默认兰芳是附属共和国的态度,而现在他们打算将其变成直辖。这严重威胁到刘家的利益,身为当家人同时也是总长的刘恩官,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当然更主要是,荷兰人根本就不想给兰芳各位头人首领们留下利益,完全就是要将他们一股脑全扫除掉。
    刘恩官坐到代表总长的首位后,开口说到。“开始吧。”
    随着他话音落下,罗义伯站了出来。“诸位首领,这次总长召集大家是有要事相商。大家都知道现在荷兰人大兵压境,我们不得不为之反抗。不过光靠我等的实力,对抗荷兰人胜算较低,所以总长一直以来试图引进另一股势力,帮助我们抵抗荷兰人的入侵。在这里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目前我们已经找到了愿意帮助我们势力。”
    说到这里罗义伯停顿一下后,说出了答案。“意大利人,伸出了援手,他们愿意为我们提供保护。”
    “等一等。你说意国人为我们提供保护?”
    会场内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将罗义伯的话打断,只见一名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双手抱胸一副等待回答的样子。
    这人大家都认识,是来自三口洋的郭亚威郭首领,这位可不简单,在三口洋威信很高,只要一声号令就能召集五六百条汉子。
    面对郭亚威话,罗义伯看了一眼刘恩官,在得到指示后他随即说到。“是的,你没有听错,我说的是意大利提供对兰芳的全方位保护,不仅只是对外,对内也是一样。”
    罗义伯的话,犹如巨石落入湖泊立刻掀起了惊涛骇浪。
    “荷兰人的时候,我们还能自己管自己,换成意国人怎么什么都管。”
    “这不是和荷兰人条件一样么,这样的条件也能接受?”
    “对啊,要是这样我们还抗争什么,还不如让荷兰人做主得了,至少大家都熟悉。”
    “去你的黄冬瓜,别以为劳资不知道你和荷兰人眉来眼去,告诉你只要我陈和二活着一天,就绝对不允许荷兰人出现在兰芳。”
    “陈二狗,你吃错药了吧,都说了我不可能与荷兰人勾结,做出卖兰芳的事,再说你也是听别人说你家人被荷兰人杀害,又没有亲看所见。”
    “玛德,劳资先收拾你这个内奸再说。”
    “陈二狗,你……哎呦……”
    会场这下全乱套了,有上前试图拉开黄福元、陈和二两位,也有在旁边好言相劝的,简直比菜市场热闹多了。
    “啪。”
    一声拍桌的巨响让这一切戛然而止,只见身为总长刘恩官一脸的怒容。“你们把这里当什么,要不要我给你们两把刀,让你们分个生死。”
    对会场内一干首领怒吼完后,刘恩官转头对自己的左膀右臂说道。“露二你维持会场秩序,要是再有胡言乱语者,直接给我扔出去。”
    “是,总长。”
    “义伯,你继续说,重点就说意国人的条件。”
    重新开口的罗义伯这下说起了意大利给出的条件。“我兰芳并入意大利王国,成为意大利在东方的海外省,我国民因此也自动获得意大利海外省的国民身份。作为合并的条件,我兰芳共和国将向意大利王国献上,田赋人口册、审案卷宗等。而意大利方面则会对目前我兰芳官员进行培训,然后根据能力安排岗位。另外军警方面,意大利王国也会优先选择我国具有这方面水平的人,另外……”
    罗义伯林林总总说了很多条款,不过大多都是兰芳并入意大利王国后能够得到的好处,会场内现在只剩下他的声音,每一位首领都会聚精会神的听着,深怕自己漏了什么。
    不过当听到兰芳原国民将来在税收上会比意大利人高出20%后,会场内忍不住响起一阵骚动,不过在刘恩官的注视下,有平息下来。
    不过总体上,未来兰芳华人与意大利人在政治权利上都差多了,而且意大利为了表示自己善意,还给出不少职位安抚他们,唯有在税收上华人要高一些。可以说这份条件是南洋各地区对华人最为友善的条件了,不过有句俗语说的好,人心不足蛇吞象。
    果然,等罗义伯说完后,现场的焦点就放在税收上。
    “为什么,我们华人税收要高一些,比意国人要高出两层,这不公平。”
    率先开口的是来自高坪的叶汀凡,只见他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似乎对这条很有意见。
    既然有人冒头,那么正好拿他开刀,怕夜长梦多的刘总长,可不是善男信女。
    “怎么,叶首领有什么高见?”
    “总长,高见倒也没有,主要是内心不平。凭什么意国人就要少交两层,我们就要多交两层。还有,那个培训是什么意思,要是不合意国人的意,那不是一直要培训下去。”
    如果说一开始叶汀凡是为提意见的话,那么后面就有些别苗头的意思了。
    面对叶汀凡挑衅的话,刘恩官面带笑容,异常和气的说道。“那么以叶首领的意思,我们该怎么谈呢?”
    “我觉得,至少要找大家伙合计合计,这都谈成了,再召集大家,这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么?”
    这话已经算是严重挑衅了,不知道这位叶首领吃错了什么药,但现在可不容他放肆。
    只见刘恩官一脸轻蔑的看着他,随口道。“凭你也配。”
    这轻飘飘的四个字,让叶汀凡一下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失了面子的他用手一指。“姓刘的,你说什么?”
    没等叶汀凡继续说话,早已得到暗示的梁路义带着两人一把就将其按倒在地。
    面对其一脸不平的神情,刘恩官走他他面前。“别以为你和荷兰人勾结的事,我不知道,之前不动你是为了大局,既然现在你自己跳出来,那就别怪了。”
    说完,刘恩官转头对罗义伯问道。“勾结外人,图谋不轨,该怎么处罚?”
    “挖去双眼,三刀六洞。”
    这个三刀六洞可不是在四肢上扎三刀,而是对着腰胸等躯干部位,可谓被扎者必死无疑。
    听到罗义伯的话,刘恩官对按住叶汀凡的梁路义道。“那就照这个办吧。”
    一听刘恩官要对自己下死手,叶汀凡也是光棍,口中大骂着。“刘恩官,你不得好死,我在下面等着你。”
    等到将挑事的叶汀凡带下去后,刘恩官才对其他人开口。“既然处置了叶汀凡这个叛徒,那么我们继续开会。大家有什么意见就提,我这个人会听大家意见的。”
    刚刚才发生的事,谁又能说得清呢,这时候事儿还能有意见呢。
    “我没意见。”
    随着第一个人开口,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
    “我也没意见。”
    “我也是一样。”
    “……”
    看到大家都没有意见,刘恩官接着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就这样决定了。不过考虑到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所以大家就多留几天,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看到大家一脸疑惑的神情,刘恩官解释道。“为了避免我们与意大利合并走漏了风声,所以委屈大家几天。”
    一听不是要软禁自己,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同样松了一口气的还有刘总长,要知道意大利还给了一个好处,那就是未来副总督可以有兰芳出人担任,虽然这个职务实权不会太多,但是对于刘恩官依然有着诱惑力。当然想要拿到这个职务,还需要他做一些事才行,而为了避免被其他人打扰到,所以先将这些人都安顿在这里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