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103章 炮口下的巴达维亚(上)
    五月的巴达维亚,已经逐渐炎热起来,其实这地方一年365天都非常的热,但是进入夏季这个热度更加让人难受。
    虽然詹姆斯·鲁顿已经来巴达维亚快两年了,但是他依然还没有习惯这里的气候。
    炎热的天气让昨晚这位总督阁下一点也没有睡好,今早顶着黑眼圈起床的他,忍不住抱怨起来。“真该死,这个鬼天气。真想离开这里,回到舒适的阿姆斯特丹。”
    当然这个抱怨也只是抱怨,在巴达维亚当总督多爽快,来这里两年不到,詹姆斯·鲁顿不仅还完了为争夺这个总督的借款,而且存款都已经有一百多万了,预计等到他离职存款应该达到五百万荷兰盾。如此丰厚的利益,导致每一位总督基本也就能干三年,因为太多人盯着这个位子。
    当然这是正常情况下的结果,如果有什么意外之喜,那鲁顿总督的财富就不可限量了。而目前他正在为此努力。
    真是天赐之机,清国人与法国交战,让荷兰有对兰芳动手的好时机,虽然目前两国已经结束了战争,但是看样子清国无暇顾及兰芳的局势。
    或许应该给带队的佩特上校发一份催促的公文,让他将这个该死的兰芳早点打下来。这些华人真是比土著好用多了,既吃苦耐劳,又能积攒财富,每过一段收割一波,简直就是完美的羊羔。或许自己在离任之前,也能收割一下。
    正想着美事的鲁顿总督,一不小心就被人打断了。
    “总督阁下,总督阁下。”
    “我在这里。”
    看到跑的气喘吁吁的仆人,鲁顿不满的开口道。“难道我这个总督都没有一点私人时间么?”
    “当然有,总督阁下,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有紧急情况。”
    “什么情况?”
    “港口外来了一支打着意大利旗号的舰队,他们要求进港补给,城防司令部的杰伊少将,询问你的意见。”
    “你怎么不早说。”
    丢下一脸委屈的仆人,鲁顿总督急匆匆的赶下了楼。
    “现在是什么情况。”
    赶到港口的鲁顿总督,对先自己一步的杰伊少将询问情况。
    “总督阁下,我刚刚派人去询问了一下,这是意大利访问清国的舰队,他们想要在港口休息,补充物资。”
    面对杰伊少将的回答,鲁顿非常疑惑。“怎么会到我们这里,他们不走马六甲么?”
    “这个我就没问了,不过我个人建议,还是让意大利舰队进港吧,毕竟只是补给和休息。”
    当然潜在的话他没有说,拒绝一支庞大的舰队入港,对荷属印度尼西亚来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再说这支舰队实力惊人,完全比英法在东南亚的舰队强大多了,荷兰在东南亚的舰队实力就不值得一提了,最大也不过是一艘四千多吨的小型铁甲舰,根本无力
    而听到城防指挥官的话后,鲁顿总督考虑一下后开口道。“既然这样,那么就让其进港吧。”
    不过考虑到意大利舰队人数众多,鲁顿总督对身边的随员道。“给波克局长发消息,让他管好城里的治安,我不希望在这段时间听到任何不好的消息。”
    在吩咐随员后,鲁顿总督对身边的杰伊少将开口道。“那么让我们去迎接一番,来访的意大利人吧。”
    随着鲁顿总督的命令,港口对意大利舰队开放了,陆续进港的意大利舰队将港口塞得满满当当,尤其是三艘万吨以上的钢铁巨舰,更是让人看的心惊肉跳。这时候,鲁顿总督内心有了一股悔意,他有些后悔放意大利舰队进港了。
    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他只能脸上堆积着笑容迎接着舰队指挥官一行人。
    “你好,鲁顿总督,感谢阁下对我们开放港口。”
    身为舰队指挥官的希利翁中将,没等鲁顿总督开口,就先上前开口感谢着。
    虽然被希利翁中将抢先了,但是鲁顿总督到也不是等闲之辈,立刻接过话说到。“不客气,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这是身为欧洲国家应有的礼仪。”
    这话从鲁顿总督口中说出总是那么怪异。因为只要在南洋呆过的人都是,荷兰人对自己的这块殖民地可是宝贝的紧,除了自己的船和有特许证的船只,基本上很少有船只能够停靠在巴达维亚港口。
    能让意大利舰队停靠,一方面是两国没有利益瓜葛,另一方面是意大利舰队太强大了,鲁顿总督不想激怒对方。
    在简短的介绍之后,鲁顿总督开口道。“既然能与诸位在巴达维亚相遇,那就有请诸位参加欢迎晚宴,让我以敬地主之谊。”
    面对鲁顿总督善意的邀请,希利翁中将等人当然不会拒绝。
    “那就有劳总督阁下了。”
    面对希利翁中将的感谢,鲁顿总督顺势说出自己最为担心的问题。“中将阁下,可否告知一下贵国的海军官兵,巴达维亚城市不大,贵舰队官兵能否只在港口区逗留。”
    没错,这就是鲁顿总督最为关心的问题。因为在这个时代,海军的官兵上岸后虽然有纪律的约束,但是打架斗殴也是时有发生,而到时候意大利官兵要是闹事,抓还是不抓,这对鲁顿总督而言都是个难题。
    所以不如将其约束在港口区,能够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面对鲁顿总督的要求,希利翁中将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会下令让小伙子只在港口区活动,同时我也会派出宪兵约束他们,希望这不是给你们照成麻烦。”
    面对通情达理的希利翁中将,鲁顿总督非常高兴。“阁下的善解人意,真是让人敬佩。”
    解决了最后的麻烦后,鲁顿总督亲自邀请希利翁中将前往自己总督府做客。
    在当天晚上,总督府灯火通明,为希利翁中将等人举办的晚宴更在盛大召开。
    而一干意大利军官们,与巴达维亚的权贵们杯光交错,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而鲁顿总督则亲自作陪,向希利翁中将介绍当地头面人物。
    “这位,是东印度公司高管科尔夫先生。”
    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可是鼎鼎大名,希利翁中将上前握住科尔夫的手。
    “你好,科尔夫先生。”
    “你好,希利翁中将。”
    “这位,是乔·戈尔曼先生,其家族一直经营着香料生意。”
    能一直经营香料生意,可见这位戈尔曼先生家族的能量,希利翁中将同样没有怠慢。
    “你好,戈尔曼先生。”
    “你好,希利翁中将。”
    随后鲁顿总督接连对希利翁中将介绍了当地的权贵们,中将阁下都对其依依打了招呼,算是初步认识了吧。
    在希利翁中将参加晚宴的时候,一艘意大利海军的联络船,通过荷兰人的询问进入了巴达维亚港。
    一名年轻军官不等船挺稳,立刻跳上了岸。
    热闹的欢迎晚宴总是有收场的时候,希利翁中将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好生休息一下。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什么事,不知道我要休息了么?”
    门外传来副官的声音,“中将是我,我们刚刚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一听副官的话,希利翁中将连衣服都来不及穿,直接赤裸着上身打开了门。
    “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