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104章 炮口下的巴达维亚(中)
    一夜的醉酒,让鲁顿总督有些头疼,所以他打算多休息一阵。
    不过有人却根本不想他休息。
    “总督大人,快醒醒,总督大人,醒醒。”
    被吵醒的鲁顿总督压住被吵醒的怒火,抬头问起摇醒自己的仆人。
    “什么事这么惊慌失措,我没有交过你们么?”
    他没能等到仆人的回答,只见城防指挥官杰伊少将出现在他面前。只不过这位将军比仆人好不了多少,其脸上同样带着惊恐的表情。
    “总督阁下,是我让他们摇醒你的。”
    “到底怎么回事?”
    一头雾水的鲁顿总督,被他们的表情给惊住了。仔细一想,今天也不是愚人节啊。
    “这个我也说不清,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吧。”
    两人一路赶到巴达维亚最高点,坐落于丹戎不碌的圣路易斯教堂。站在教堂高处,鲁顿总督同样一脸惊恐的样子。
    “这些意大利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想干嘛?”
    浮现在他眼前的景象是意大利的军舰在港口只剩下三艘,全是万吨铁甲舰,而且其已经开动。其他军舰已经在巴达维亚外海游荡,拦截任何试图离开的船只,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意大利军舰已经将炮衣解下,其炮口全部对准巴达维亚的各个地点,尤其是两侧的炮台更是被关注的重点。
    这样的情况怎么能不让鲁顿总督惊恐,他可是知道的,巴达维亚的炮台就是摆设,上面的大炮搞不好和他年纪差不多了。
    “现在赶紧与意大利接触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面对这种情况,身为总督的鲁顿首先需要了解这是为什么,至于说抵抗意大利的威胁,别逗了,把荷兰全国的海军都拉上来,也不够这支舰队打的,别的不说,就三艘万吨铁甲舰就是他们根本无法击败的对象。
    没等荷兰人派出船只询问意大利舰队的意图,眼尖的杰伊少将指着海面开口道。“总督,你看,意大利放交通艇过来了。”
    “快,派人去接应,记得千万别开枪。”
    这时候,鲁顿总督最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非常重要。同时他后半段话,也能看出他现在心中没底气,根本不敢与意大利对抗。
    其实不用他开口,荷兰军队也不敢对即将上岸的意大利人动手,因为这完全就是在找死,作为军人,对于两者之间的差距一眼就能看出,动手就是在和自己小命过意不去。
    所以没一会,一名年轻气盛的的意大利军官就被带到鲁顿总督面前。
    “这位少校,这是为什么,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虽然面对的是一名少校,但是鲁顿总督依然显得姿态很低,开口就可能是误会。
    “对不起总督阁下,这根本不是误会。”
    这位意大利军官的话立刻就让鲁顿总督的期望破灭,只见他接下来说出了原因。“贵国军队在坤江上游杀害我国两名传教士的行为,必须给出合理解释,否则我们两国将处于战争状况。”
    “什么?”
    鲁顿对于意大利给出的理由感到不可思议,因为这太让人无语了。
    虽然意大利给出的理由有些不可思议,但是鲁顿总督并不想就这样接受,他还想争取一下。“能告知这是这是什么情况,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情况。”
    在鲁顿总督一再要求下,这名意大利军官告知了具体情况。
    原来在坤江上游一个叫碧溪的地方,有两名不远万里传教的意大利教士,他们不辞辛苦来这里传播上帝的恩泽,而由于荷兰与兰芳的战争,这个小村子遭到了荷兰军队的洗劫,两位传教士为了保护神圣的教堂,倒在了荷兰人枪口下。
    这个消息被该村逃离的人传播到各处,正好有一名意大利记者为了报道兰芳与荷兰的战事,来到了坤江,随后这位记者将这件事发回了国内。国内对于荷兰军队杀害了两门意大利传教士的行为异常的愤怒,要求荷兰当局立刻给出解释,同时抵达巴达维亚的意大利舰队自然也需要做出应对。
    当听完这名意大利军官说出这件事的经历后,鲁顿感觉这件事透露着蹊跷,正好意大利舰队抵达,这个消息就爆发,这么巧?
    这么巧合的事,这让他想到了荷兰人对土著开战的各种理由。
    不过虽然他感觉有蹊跷,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形势比人强,目前这种情况与意大利人谈论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很明显不合适,只能继续听意大利的条件。
    “不知道贵国对此有什么要求?”
    “我们要求就两条,第一条,交出杀害两名教士的凶手,由我们意大利审判,并且赔偿损毁教堂的费用。”
    听到意大利的要求,鲁顿总督松了一口气,这个简单,这种看不清情况的人渣,意大利人不处置,他也会处置,留着只会害了自己。他们连欧洲来的教士都敢杀害,简直就是上帝的罪人。
    至于如果找不到怎么办,这个简单,一定是土著做的,只有这种不开化的人,才会对上帝没有畏惧感。到时候交给意大利上百人都可以,随便他们怎么处置。
    不过这只是第一个条件,那么第二个呢?
    只见这名意大利缓缓的说到。“第二条,为了避免将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要求荷兰军队退出兰芳境内。”
    “这不可能。”
    面对这名意大利军官的话,鲁顿总督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这下他全明白了,意大利人这不过是想要找借口,他们的目标就是兰芳。
    不过鲁顿总督的话,并没有让这名军官停下来,只见他冷笑一声后,拿出一张地图继续开口道。“为了让贵国能够清晰的认知兰芳边境,避免因为对地图认识不清产生误会造成不必要的冲突,所以我带了兰芳的地图,总督阁下看一下吧。”
    鲁顿总督下意识的接过这份地图,结果一看他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这份地图简直就是不可思议,颇有自古以来的意思。这份地图中兰芳占据了巴里托河一直到与沙捞越只见广大的区域(大体上是印尼的西加里曼丹省与南加里曼丹省)。天地良心,这个兰芳什么时候跨出过坤江流域,这完全就是外交讹诈。而且这些该死的意大利人,将荷属婆罗洲最为精华的地方都划了进去。这完全就是不可接受的。
    想到这里,鲁顿总督怒气冲冲道。“这位少校,这样的条件,根本无法让人接受,我们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面对鲁顿总督的话,这位少校一脸恍然大悟道。“是吗?这样更好,正好有人对这个条件也不满,他们认为这个条件无法体现惩戒的意义。他们更是认为应该加上苏门答腊岛,或许还可以加上其他岛屿什么的。”
    虽然这位少校好像是在说笑,但是鲁顿总督心却是越来越凉,他可不敢赌意大利敢不敢这样做。“这位少校阁下,请等一下。你这个要求,我们根本无法做主,必须要上报本土,能否让我们派出船只去新加坡。”
    说来可怜,巴达维亚电报还没有连接上新加坡,这都怪前任们短视,身为海底电缆费用太贵,不愿意花这个冤枉钱。这时候,鲁顿总督很自然将自己摘了出去。
    “这个可以,不过我们耐心有限,希望你们能够快点。”
    于是在意大利军舰的陪同下,荷兰官员赶到新加坡立刻给国内发了电报。
    而这份电报立刻让整个阿姆斯特丹轰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