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105章 炮口下的巴达维亚(下)
    “首相阁下,我们该如何应对意大利人的讹诈?”
    在阿姆斯特丹的王宫内,荷兰国王威廉三世,正在开口询问着首相希姆斯柯克的意见。
    这位已经68岁高龄的老国王,说起来也是悲惨,其生育的三个儿子早已过世,目前唯有五岁的女儿威廉明娜公主在世,真可谓人丁凋零。不过能在63岁还能有个女儿,也不得不承认一句,老当益壮。
    “陛下,目前我们能够用的办法不多。”
    这位基督教派的首相,一脸无奈的开口说出让人沮丧的话。
    肯定会有人说,这时候应该向英法德求援,尤其是荷兰与英德两国都关系,更容易获得其支持。
    这话说的很对,向两国求援的确能够获得两国的支持,不过然后呢?
    英德两国会为荷兰,强行逼迫意大利撤出舰队么?
    如果不能,那这意义何在?
    再说,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请别人帮助,那么需不需要给报酬。可别忘了,荷兰拥有的香料群岛,可是连大英帝国都眼馋,之前两国为此还交战多次,最终荷兰人一番血拼才保住了这块宝地。虽然后来英国实力越发强大,荷兰好不容易才开了个口子,让英国船只获得交易许可。
    如果荷兰向其求援,英国肯定会更进一步谋取其在香料群岛的利益,那么荷兰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向英法德寻求帮助这是必然,不过需要寻求怎样程度的帮助,那就需要与意大利人谈过之后才知道。
    为此希姆斯柯克首相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
    “陛下,我已经派外交大臣贝基奥作为全权代表,前往罗马,与意大利人商谈。”
    不过紧接着他话音一转。“不过,想就这样让意大利退出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多少都会付出一些代价。”
    很明显,希姆斯柯克首相非常清楚,意大利人如此大动干戈,不付出一些利益,不可能打发走他们。
    至于付出多少,这就需要看外交大臣贝基奥的成果了。
    当然身为首相的他,也不是什么都不做,向英法德三国需求帮助的电报还是要发。相信在东南亚有着巨大利益的英法不会希望那里有多一股势力。
    至于在那里没有利益的德国,由于德国与当事两国良好的关系,也是一个非常合适的调解人。
    至于占据菲律宾的西班牙人,希姆斯柯克首相对其不抱希望。现在西班牙衰败的厉害,能守住其不多的殖民地就不错了,想要对外发表自己的意见,完全就是有心无力。
    当然在这之前,为了避免因为任何意外导致出现不可控的情况,希姆斯柯克首相还特意给荷属香料群岛发电报,要求他们一定要克制。
    其实不用希姆斯柯克担心,鲁顿总督这方面做的不错。
    “都准备好了没有?”
    鲁顿总督站在港口的装卸区,对一名荷兰官员开口问道。
    “已经装好了,共计三百多吨各种瓜果蔬菜以及肉类,我都亲自检查过,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面对眼前官员的回答,鲁顿总督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那么这就给意大利舰队送过去,别让意大利人等的太急。”
    这个场面是不是看着很滑稽,鲁顿总督居然给威胁自己的意大利人送补给,而且还生怕东西不好,意大利人不满意,颇有我大清风骨。
    说起来这不过是巴达维亚官员的无奈之举,阿姆斯特丹的命令让他们根本没法应对,既要以理据争,又要避免冲突,所以考虑了半天,巴达维亚的官员们决定做两手准备,首先是从周围抽调军队到城外集结,以防与意大利人可能发生的冲突,另外就是为了安抚意大利舰队,表明自己并无恶意,所以送些生活物资给意大利官兵。
    当然这样两手的准备有没有效果,荷兰官员们心里没底。
    首先聚集到巴达维亚周围的军队,很多都是土著士兵,其战斗力真心让人怀疑。目前在巴达维亚周围的白人军队,数量不超过三千人。而送些生活物资,这能有多大的作用这就让人不得而知。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鲁顿总督还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位于坤江边的兰芳营地内,身为兰芳总长的刘恩官正在听着下面兄弟的汇报。
    “总长,在纳图河的荷兰人真的撤走了。我带着兄弟一路深入近百里,荷兰人根本没见到人影。”
    “我们在昆丁寨侦查的情况也是一样,荷兰人都已经退走了。”
    “我们在比勒山看到的也是一样。”
    几个派出的探子接连汇报着情况,让现场被滞留在这里的首领们喜笑颜开。
    在探子们报告完情况之后,只见郑正信郑首领,站了起来。
    “总长真是英明,靠着意国人的帮助,不费一兵一弹就让荷兰人乖乖的溜了,真可谓是如那……那……那诸葛在世一般。”
    郑首领绞尽脑汁终于将马屁拍通顺了,这可真有点为难同时这位大老粗。
    而随着郑首领开了头,立刻一阵歌功颂德的彩虹屁扑面而来。
    “老郑说得对,我等大老粗对总长的决定万分的支持,只要总长开口,让我往西就往西,绝不往东。”
    “没错,总长的决定我等佩服,今后一切都听总长的。”
    “……”
    刘恩官看着眼前着一幕,感觉很有意思。要知道这些人在前两天还各种阴阳怪气的抱怨,今天立刻表起了各种忠心。
    谁要是真信了他们的话,那么被卖了还要帮其数钱呢。
    “好了,这个消息大家伙都知道了,那么大家也不用担心荷兰人了,在稍等两日,大家就各自回去吧,毕竟一大家子人都需要你们养活。”
    刘恩官的话没有让这些人停止拍马屁,立刻一阵更加汹涌的马屁向其扑来。
    “总长,哪里的话,能在这里看着总长喝退荷兰人,是我等的福分。”
    “是的、是的,我等对总长敬佩非常,希望能够都跟着总长几日。”
    这人那就是这样,不让其走的时候,一个劲想走,但是放他们离开一个个又不愿意了。
    这倒不是这些首领犯迷糊了,这些人精的像猴似的。之前应为形式不明朗,在这里不够安全。现在一切都明了啦,他们更想留着这里,看有什么好处能捞着。这些把戏,刘总长早已看穿了。
    将这些首领都送走了后,刘恩官询问一名身边人。“梁首领回来了没有?”
    “刚回来,在他屋里休息。”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在支开其他人后,刘恩官独自来到梁路义的屋子。
    “谁?”
    “是我。”
    开门的梁路义一脸疲惫的打开了门,刘总长关上门后,小声的感谢着。“露二,这次辛苦你和下面的兄弟了,你为我们兰芳立下大功,我不会忘记的。”
    “总长,哪里的话,这都是为了大家伙的将来。唯一就是,可惜了那一村的民众和两个洋人。”
    “露二,这次的事要烂在肚子里,别被人知道了。”
    “放心吧,总长,这一点我梁露二心中有数,绝对不会给任何人说。”
    “那你先休息吧,我先走了。”
    得到满意答复的刘总长离开了,只留下一脸疲惫的梁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