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我的意呆利 > 第117章 局势大好
    清晨卡洛醒来,用手一模没人了,刚准备起来问问,想了想又放弃了。
    不过到底还是心存挂念,在吃完早餐后,卡洛询问起侍卫长。
    “她怎么样了?”
    虽然卡洛这话没头没脑,但是身为心腹的侍卫长怎么会不知道这问的是谁,所以立刻回答着。
    “尼亚小姐,今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她乘坐最早的一班列车返回波坦察。”
    听到侍卫长的话,卡洛冷不丁来了句。“你觉得我这样做对么?”
    卡洛看似的询问,侍卫长费力米奇考虑再三后才答到。“这并没有对错,只不过是长大后的必然选择,陛下不必太过于纠结。”
    侍卫长劝解的话,只是让卡洛传来了一句。“不,你不懂。”
    “让我单独待一会。”
    “遵命,陛下。”
    是的,卡洛认为他们不懂、或许说起来有些矫情,但这是卡洛两世为人的初恋,初恋最为宝贵,而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女人的离去,卡洛尼不心痛才是假话。不过侍卫长有句话说得对,这也是长大必然的过程,虽然不能美满,但就是人生。
    卡洛会将这份记忆放在心里最深处,留下美好记忆就行。
    等他再次出来后,卡洛已经放下了,因为这个国家还需要他。
    对于卡洛来说,目前最为重要的事,就是明天的亲政仪式。虽然他实际上已经夺回了权力,但是还有些名义是卡洛所需要的。
    例如在这之前,名义上权力是被摄政王、议长、首相三人所分担,虽然卡洛通过自己的努力,将权力要回了大半。但是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对于亲政仪式他也是最为期待。明天过后,那么自己将会成为名正言顺的权力掌控者。
    目前意大利的权力架构,其实有些像德国的二元君主立宪制,国王才是大权的掌控者和调停者,而首相不过是从故我昂手中接过执掌政府的权力。只要国王不认同他,那么其干的再出色,那么同样能被换掉。
    当然这只是有这种可能,首相要是民间威望太高,哪怕国王也需要考虑影响。
    不过德普雷蒂斯首相并没有这种威望,或者说意大利有这样威望的不超过两个,加富尔首相算一个,加里波第算一个。只不过这两人都已经过世了,所以现在意大利的首相,更多是像政府的最高官员,也不能独立自主。
    在卡洛为明天有所期待的时候,在首相府内,身为首相的德普雷蒂斯则有些烦恼。让他烦恼的原因是,两位心腹的争执。
    “首相,明天国王就要举行亲政仪式了,到了需要拿个主意的时候了。”
    内政大臣萨博特一脸忧愁的看着首相。
    “怎么拿主意,难道你还想做出什么事情。这时候根本不能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不然首相随时可能被换掉。”
    同样身为心腹的商务贸易大臣里维拉反击这对方。
    萨博特没有看向商务贸易大臣,反而继续劝着坐在上面一动不动的首相。“你这是完全将希望放在国王身上,虽然这位国王给予了保证,但是谁都知道,将希望放在别人的保证上根本不可取。”
    “那你想让首相怎么做,难道要首相反对国王亲政。”
    面对里维拉的反驳,萨博特感到一阵怒火。“我并没有说过想要反对国王亲政,这根本就不现实,目前我们更多的精力需要放在拉拢其他人身上,趁着国王还没有掌控政局,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这不是要引起更大的猜忌,这根本不可行。”
    面对里维拉懦弱的话,萨博特彻底怒了。“难道什么都不做,就不会引起猜忌了么?”
    “至少这能保住首相的职位,只要首相还是我们在掌控,那么其他人就不会……”
    “啪、”两位心腹的争论被德普雷蒂斯首相打断了。
    “你们的沥青我可以理解,但是具体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不用再说了。”
    德普雷蒂斯的话,让两人又一次偃旗息鼓,不过从两人的表情来看,他们依然不服气对方。这一点上,德普雷蒂斯也没有办法。
    因为他们两人各有不同,里维拉是亲法派的大将,也是德普雷蒂斯在政治上的有力支撑。
    而萨博特则简单多了,因为他是认可德普雷蒂斯的政治魅力,投靠而来。
    所以他们两人,一个是认同德普雷蒂斯政治理念,一个是认同其政治魅力。虽然在平日中看不出什么差别,到关键时候就显现出不同了。
    里维拉更多从派系考虑出发,而萨博特更多考虑从首相本人出发。所以他们一个缓一个急,这都是不同考虑作出的选择。
    至于德普雷蒂斯自己,则是左右为难,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选。这也是他的弱点,有些优柔寡断。
    只不过现在他威望还在,两人的争执还能压得下来。
    所以两人也只能灰溜溜的离开首相办公室。
    不过虽然离开了,当时两人的紧张关系没有得到释放,只见他们各自看了对方一眼,从鼻孔中各自哼了一声,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萨博特看着走在前面的商业贸易大臣,一脸的阴沉表情。
    等回到马车上之后,他才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
    “勒夫,先别送我回去,我想去街上转转。”
    “好的,阁下。”
    马车夫的回答,让他沉下了心思,对于首相的优柔寡断,萨博特感觉一阵怒意,自己当时怎么会看中这位呢。
    算了不想了,换一身衣服要紧。
    萨博特从马车里拿出一套带着帽兜的普通衣服,二话不说就换了起来。
    等到马车转到圣尔勒大街的时候,他叫停了马车。“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需要处理。”
    “遵命,阁下。”
    等到马车离开了,萨博特戴上的帽兜,这条街住着不少名流,不过这次他的目标不是他们。是街角一栋不起眼的房子,很少有人知道,宫廷总管阿莱贾德就住在这里。
    只见他来到门口,毫不犹豫的决心按响了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