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逐尘录 > 二一
    走了一阵,回头一看,从上而下似有一条巨大伤痕,直接把这庐山给断开成了两半!这一场大雨,力量竟是如此的巨大,也不知会不会有生灵死在这场山洪之中!想到此处,小乙仍是心有余悸!这一日已然过了多半,若是想要寻个像样的住处,怕是还要多走一阵才行!因而,所有人都未有停歇,继续冒雨前行,还好这雨小了一些,这才好受许多。
    朱渚和小陶身子弱,竟是跟不上背了一人的小乙,总不能把他二人丢下吧,所以又得不时停下等待,众人行进速度实在太慢,眼看就要天黑,也未能走上多远!童陆有些着恼,但看在那一千两的面子上,倒也没对二人说些什么重话!不过,今日也就只能这样,才便寻个住处才是!
    哎,翻过了一座山头,在那拐弯处,视野最好的地方,竟是屹立着一处凉亭!哎哟,这可是把童陆乐坏了,你想,在这等情形之下,能够寻到个能避雨的地方,可是不易,那亭子看上去不小,应该也够几人挤挤的了!童陆飞也似的奔了过去,脚下没注意,还被那小草给划拉开了几条小口。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能够到那儿躲躲雨,好生歇息一晚,可是比什么都强!到了凉亭之中,童陆大声呼喊,也是兴奋得不行。
    小乙到了之后,也顾不得看那亭子怎样,便又往回走,他要去接朱渚和小陶。那二人体力实在太差,小乙心想,让他二人锻炼锻炼也好,所以并未多加帮手,只是静静守在他二人身后。直到即将入夜之时,这三位方才到达!朱渚和小陶一入了亭子,便倒下了,那腿似是灌了铅,再也走不动了。二人似是连呼吸的力气也无,就更别提说话抱怨了。小乙帮着二人放松放松,二人大叫几声之后,竟是一齐睡了过去!呵呵,这两个家伙,还真是爱睡得很哟!
    小乙直到这时,方才好生看了看这凉亭。虽然破旧一些,但顶上还却还是没多少破洞,现在雨下得并不太大了,所以挡个雨嘛不成问题。四根立柱,皆有脸盆大小,破损了不少,可小乙拍了拍,觉出这木质仍是相当不错,看来当年建这亭子,也是选了上好的木材!只是年成太久,也未有人来打理,所以才烂成这个模样!
    童陆与无名去寻了些人木头和长草,把这四周围起一圈,多少能够挡些风了,这样坐在中间,可比之前舒服太多!
    小虚轻咳了几声,说道,
    “还好寻到这地方,要不可要受苦了!”
    童陆笑道,
    “哎,你们说会不会也有猛兽过来躲雨哟!”
    小虚摇摇头,回道,
    “咱们这么多人,我想即便是有,它也不敢来吧!”
    童陆却显得很是遗憾,又道,
    “要是来了,不正把自己送给咱们吃么!”
    小虚尴尬一笑,又道,
    “哦,你是这样想的啊!”
    小虚不善与人交往,无名也是与几人讲过,小乙对他产生兴趣,还是无名说他武艺高强,小乙还真有那么一点儿冲动,想到与他比试比试!只不过他现在这么虚弱,自己当然也没好意思开口!
    瑶儿依偎在小乙身边,轻声说了一句,
    “臭汉子,我好冷啊,你抱抱我呗!”
    小乙回了一声,
    “不抱!”
    十分干脆利落,瑶儿瞧了小乙一眼,笑道,
    “就喜欢你这么霸道的样子!”
    童陆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你俩,叫,叫,叫我说什么才好!呼,呼,冷静,冷静!”
    无名笑道,
    “瑶儿姐姐,你真是太可爱了吧,难怪我小乙哥会喜欢你呢!”
    瑶儿道,
    “哈哈,还是无名最讲话!不过呀,喜欢你瑶儿姐姐的,可是不止你小乙哥一人哟,若要算起来,怕是要从此处排到山下去喽!”
    瑶儿说到此处,又是扯了扯小乙,又道,
    “臭汉子,你听到没,你听到没!”
    小乙被他扯得十分难受,只能认输,回道,
    “好,好,是有很多,很多,这样行了吧!”
    瑶儿嘻嘻笑着,又把头给靠了过去。
    小陶突然惊醒过来,不住摇晃着脑袋,他眯起眼来,环视四周,这才揉了揉眼睛,说道,
    “哎,又有人来了么?!”
    小乙一听这话,也是仔细辨别,呵,真别说,那雨声之中,竟真的夹杂着脚步之声!小乙明白,他刚才是把耳朵贴到了地面,所以才会听得更加清楚一些!小陶挣扎着挪到朱渚那边,看来二人还真是相好无间呢!
    那声音越来越响,好似是朝自己这方过来!虽然只有一人,但小乙还是起身,握紧了长棍,因为对方是敌是友,实在无法辨别得出!
    瑶儿轻声说道,
    “臭汉子,来的还是一个行家哟!”
    小乙回道,
    “嗯,或许真不大好对付!”
    小虚补充一句,道,
    “最好别要动手,看看对方底细再说!”
    小乙当然明白,但他也要做好万全准备。
    那人很快过来,在距这凉亭两丈远处停了下来。天色已然全黑,他却也能感觉得到小乙等人的存在,朝着这方声唤一声,
    “诸位在此躲雨,可还能挪出些位置给在下么?”
    声音浑厚,底气十足,话音尽显阳刚之气。
    小乙正欲问话,身边的瑶儿却是突然开口,大声叫唤起来,
    “闻师兄,是你么,是你么?!”
    小乙话到嘴边,立时咽了下去,什么,这个,这瑶儿竟是认得他的?!众人都是大惊,那人回了一句,这二人是何关系,就再清楚不过了!
    只听他道,
    “瑶儿师妹,怎会是你?!”
    瑶儿大笑,回道,
    “哈哈,哈哈,竟能在这地方遇到你,真是太巧吧!闻师兄,快,快些进来,这亭子还好大地方,足够歇脚啦!”
    那人也笑了一声,道,
    “那,那我可过来了哟!”
    既然是瑶儿的师兄,小乙也不好拦阻,其余几人也并未说些什么。那人停留片刻,觉出这边没有敌意,
    “好,多谢诸位!”
    说完这句,他方才往前走了过来。
    瑶儿迎了过去,把人拽了进来,兴奋得像个孩子,
    “闻师兄,你怎么会来呢?!”
    小乙往后退了退,多给他师兄妹二人一点儿空间!
    那人姓闻,这是毋庸置疑了,只是他又叫什么,可就不得而知了!
    那人回道,
    “我啊,早就听闻庐山大美,想要来一探究竟,今日刚到达附近,于是上山看看。谁曾想到,这山洪这般厉害,差点儿把自己搭在这里。下山也是不易,所以就想着继续往上行了。庐山不是来人众多么,多半还是能够寻到个能够挡雨的地方,这不,刚好到了此处,却是遇到了师妹你!”
    瑶儿拍着手,道,
    “哈哈,真是太巧了,太巧了!”
    说到此处,童陆却是悠悠然插上一句,
    “哎,瑶儿,来了个大活人,你总得介绍一下吧!”
    瑶儿嘻嘻笑着,回道,
    “对不住,对不住,我倒是忘了这事!呵呵,这是我闻师兄,单名一个默字,是我爹的结义兄弟的长子!嘿嘿,我从小便拿他的名儿说笑,你想啊,我们的爹爹都是武人,总是想要养出一个有些文墨的孩子嘛,所以给取了这个名儿!当年我爹戍守边疆,闻叔也是功不可没,在一场战役之中断了一条腿,后来便被爹爹安排到了后方。儿时,我们一齐拜入了一名刀客门下,所以便以师兄弟相称了!哼,我不喜欢那刀客,后来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现在的师傅,他老人家威名远扬,收得徒弟可多了,多我一个也不多嘛,哈哈,所以我便跟着他学剑了!不过,我和闻师兄也经常会在一齐切磋,有时他胜,有时我赢,反正大都是平分秋色嘛!”
    哎,能与瑶儿打个平手的,可是不多哟!小乙对这人更加忌惮了些,你想,他对瑶儿,又如何能下狠手,所以,他的武艺,必是在瑶儿之上无疑!只是到了何种程度,可就不得而知了!
    闻默轻声附和一句,道,
    “瑶儿师妹,你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呢!”
    瑶儿笑道,
    “当然是夸你啦!”
    闻默又道,
    “这里太黑,我都看不到瑶儿师妹的脸了,嗯,我这里还有只火烛,咱们点上再说!”
    闻默从怀里拿出个油布,里边竟真是包着火种火烛!他熟练的点燃火烛,又小心呵护着。无名见着有火,好不兴奋,也是把那草叶拿来,替这烛火挡些风!这火燃了片刻,便稳定了下来,虽然不是很高,但也能让人心里大受鼓舞。
    有了火光,小乙也是看清了这闻默,长得十分粗矿,浓眉大眼,鼻头高挺,皮肤十分粗糙,一看就是很少打理,小乙见着他这模样,真就是与想象之中一般无二!虽然长相粗野,但年岁不大,应该也只比瑶儿大上两三岁吧!他不修边幅,所以满脸的胡渣,看上去不是特别让人舒服。不过,眼神倒是干净得很,这点儿啊,骗不得人,小乙心道,这人应该还是值得信任的!
    闻默言语有些颤抖,
    “瑶儿师妹,你,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
    瑶儿摆摆手,道,
    “这个嘛,不好好吃饭,可不就瘦下来了么!嗯,以后多吃点儿,也就吃回来了!”
    看得出,闻默十分关心瑶儿,只是他并不十分善于表达,几次想要开口,却又是咽了回去。
    瑶儿嘻嘻笑着,将众人介绍给闻默认识,而小乙,却是被留到了最后来讲。瑶儿靠到小乙身边坐下,一把抓住他胳膊,然后得意洋洋的把脸给贴了过去。小乙好生尴尬,要躲却又躲不开。
    “闻师兄,他是我的男人,你叫他小乙便是!嘻嘻,我呢,叫他臭汉子,他则唤我臭娘们,我们呀,可是天生的一对哟,哈哈,哈哈!”
    闻默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事实,嘴巴张开之后,便再也合不上来了!瑶儿见他如此,又蹿到了他身前,用手左右摆动,笑道,
    “闻师兄,闻师兄,你这是怎么了,被我吓着了不是?!”
    闻默这才闭上了嘴,咽下一口唾沫,回道,
    “这,这还真是有些突然啊!”
    瑶儿笑道,
    “嘻嘻,这造化弄人,谁也挡不住呀!对了,闻师兄,上次我出门之前,听说你爹给你安排婚事,是娶了哪家的大小姐啊!哎,可惜我有要事在身,要不怎么也会去吃上几碗喜酒哟!”
    闻默尴尬的摇了摇头,似笑非笑回她,
    “你说那事哦,嗯,没成呢,后来父亲被调派往京都,我也就跟着过去了!”
    瑶儿哦了一声,眨巴着眼,又问,
    “哎,那你去了京都,美人儿可是不要太多,有没有相中一个呢?!”
    闻默咧开了嘴,笑道,
    “没啊,我又没甚权势,美人儿可是看不上我的!”
    童陆突然插入一句,道,
    “哎,闻兄啊,你这话说得不对!”
    闻默一脸的茫然看着童陆,问道,
    “有,有何不对呢?!”
    童陆指着瑶儿,眯眼笑着回他,
    “你看看她呀,我小乙哥什么都没有,她不也死心塌地跟着他么!”
    闻默突然一愣,眨了眨眼,又点下头来,
    “哦,是啊,这个还真是哦!”
    童陆又道,
    “所以啊,管他什么门当户对的,只要自己喜欢,即便是个小乞儿,那又如何!”
    闻默想了想,诚挚的看着童陆,回道,
    “童陆小哥,真是受教了,受教了!”
    童陆得意的向小乙眨了眨眼,小乙懒得理他,又是把头转了回去!
    瑶儿腿一抬,闻默也是正巧见着瑶儿那腿肿起一片,忙问,
    “瑶儿师妹,你,你这腿又是怎么了?!”
    瑶儿回道,
    “没什么事,只是断了嘛,养养就好啦!”
    闻默很是关切,又道,
    “看上去可不大妙哟,你,你可得当心一些!”
    瑶儿又摆了摆腿,闻默立时妥协,
    “好,好,不说,不说!你自己知道便好,便好!”
    瑶儿大笑起来,又问些其他,
    “闻师兄,你这次过来,恐怕不只是游山玩水的吧!”
    闻默回道,
    “这个,公务在身,实在不好交待。不过,现在诸事已经置办妥当,所以才会如此轻闲 !”
    小乙明白,他是官家人,到这地方来,多半也是带着任务的。小乙历来不大喜欢这样的人,但对眼前这位,却不知为何,生了不少好感!
    瑶儿哦了一声,又道,
    “那这次上山,可得多多放松一下,庐山之上,可是有不少奇特景致,一天日可是看不完的哟!”
    闻默笑道,
    “这是自然,来都来了,当然要玩个尽兴!哦,对了,瑶儿师妹,你们上这庐山,也是来看景的?!”
    瑶儿回道,
    “看风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不也是为了赚钱嘛!哈哈,看到这俩没,他们家住临安府,可是要花一千两请我们送他们回去!啧啧,你说说看,这买卖可好?!”
    闻默大惊,身子一动,也把刚才睡着的朱渚给吵醒了!他一眼见到闻默,也被他的粗狂模样吓了一大跳,好在有小陶在旁安慰,方才慢慢稳住了情绪。
    闻默奇道,
    “一千两?瑶儿师妹,你刚才可说的是一千两?银子?”
    这么大个老爷们,竟也露出孩童般不可思议的表情,瑶儿笑道,
    “那是,当然是白花花的银子呀!”
    闻默简直不敢相信,脸拉得老长,双手人捂住了两腮!
    童陆大笑,
    “哈哈,这生意啊,一辈子做上一次,也就够了啊!”
    瑶儿也道,
    “那可不,哈哈,哈哈!”
    闻默冷静下来,方才又道,
    “一千两银子,十个我,辛苦一辈子也挣不来啊,瑶儿师妹,你可真是太厉害啦!”
    听他们说了这许多,双方也开始熟络起来,于是又开始谈论起四方美食之类,直到那烛火燃尽,仍是意犹未尽。不过,今日众人都累得很了,陷入黑暗之中后,也是睡意大增。瑶儿靠在小乙身上,很快睡着,至于其他人嘛,应该也都睡去了吧!小乙闭上了眼,可却是无论如何入不了眠,哎,这种感觉十分奇怪,却又不知哪里出了差错!
    不知觉间,天就亮了,小乙在迷迷糊糊之中睁开了眼。童陆两脚乱放,一只搭在了无名的腿上,另一只则是蹬到了朱渚的屁股,不过,他们似乎还都挺享受,现场一片和谐。小虚靠在柱子上,呼吸平稳,看来调整的不错,而唯一醒着的,却是那小陶。
    小乙不由得问上一句,
    “小陶,这么早,你怎的就不睡了呢?!”
    小陶守在朱渚身边,此时坐立起来,用手揉捏着自己的双腿,回道,
    “我啊,腿疼的厉害,到了半夜,便再睡不着了!”
    小乙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呀,就是缺乏一些活动才会如此!”
    小陶回道,
    “以前还时常起舞,所以不觉怎样,后来朱渚死活不让我再跳了,所以,这双腿啊,也就慢慢退化了!”
    小乙心想,这朱渚还真是管得宽啊,连这也要插上一手!
    “呵,这朱渚也真是烦人,连这事也要管!你啊,以后多自己作主,少听他乱安排!”
    小陶嘻嘻笑起,回道,
    “小乙哥说得是!”
    哎,小乙总觉哪里不对,又往四周看了看,突然想到,方才问来,
    “哎哟,我是说哪里不对!小陶,你可见着那闻默,他又到何处去了?!”
    这一声稍大,童陆听着之后翻了个身,在朱渚屁股上踢了一下。朱渚身子未动,却是突然睁开了眼,伸手在屁股上摸了几下,又闭上眼睡了过去。
    小陶嘘了一口,轻声回道,
    “他呀,在你醒来之前,刚刚走了啊!”
    小乙也压低了嗓音,又道,
    “哎,那是我睡过了,没能知晓。小陶,你可是亲见见着他走的?”
    小陶点点头,回道,
    “是啊!他起身看了你们一眼,便往外走了。我正欲问他,他却让我禁声,说什么他先走了,让我们一路小心之类的话。我糊里糊涂的,也没能完全明白!”
    小乙自言自语道,
    “哎,这闻默还真是奇怪啊,突然出现,又是突然消失不见!”
    小陶道,
    “我也觉得他好奇怪,只不过,他似乎不像是坏人哟!”
    小乙点点头,回道,
    “是啊,不大像是坏人!”
    二人随意说着些有的没的,天色大亮之后,瑶儿方才醒来,她这一醒,哎哟一声,又是把其他人同时叫醒过来。
    童陆揉搓着双眼,意犹未尽,往四周看了一眼,问道,
    “哎,怎么少了一个人,那,那闻默又到哪儿去了?难不成,是给咱们寻吃的去了?!”
    瑶儿脸上红了一大片,也是因为靠在小乙腿上长久未动而成!她也发现闻默不在,于是起身来看。小乙晓得,瑶儿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睡过如此好觉了,所以,虽然那腿早就失去了知觉,仍是不愿去打扰到她!
    瑶儿大声叫唤起来,
    “闻师兄,闻师兄!”
    小乙道,
    “臭娘们别叫了,他早就走了,现在再想去追,也是绝计追不上的!”
    瑶儿嘴巴嘟起,有些不快,抱怨道,
    “臭汉子,我师兄要走,你也不叫醒我!”
    小乙正欲解释,童陆却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
    “瑶儿,你师兄走,小乙哥又干嘛非得要叫醒你嘛!”
    瑶儿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道,
    “他是我师兄啊,他走,当然要与我道别的呀!”
    童陆笑道,
    “可是,或许在小乙哥的眼里,你这师兄却是他的一大情敌呢!”
    小乙忙道,
    “陆陆,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童陆不慌不忙道,
    “哈哈,小乙哥,你别急啊!你心里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么!”
    瑶儿瞪大了双眼,眼神在小乙和童陆之间来回游走!
    童陆见小乙不再说话,又是大笑起来,
    “哈哈,看吧,被我说中了吧!瑶儿,你可不知,小乙哥昨晚睡不踏实,多半是与你那师兄有关!你想啊,你和你师兄可是从小一齐长大,那是什么,那可是青梅竹马呀,他一想到此处,心里当然会酸酸的啦!啧啧,更何况,夜里你师兄说起他的婚事,眼神中有些闪躲,又极不自然的瞟了你一眼,这神情啊,骗不了我,他定是喜欢你的!哎哟,说不定,他的那婚事,也是因为你才没说成的呢!哈哈,哈哈,小乙哥,你说说看,是不是这个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