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春秋大领主 > 第204章:阴氏崛起之速,诡也!
    三千甲士使我膨胀——吕武!
    其实,没有的事。
    装备的优劣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却不是百分百。
    很多时候,明明装备优于对手几倍甚至几十倍,真的打起来却是大败亏输,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决定战争胜败的其实是人,也就是士兵的素质。
    吕武能批量生产优质的兵器和甲胄了,只是一种优势,要说能百战百胜则未必。
    不过,要是到这份上,他还过于谨小慎微,的确是很说不过去!
    老吕家为什么要在北疆频繁有动作?
    不就是吕武希望能锻炼部队嘛!
    光是训练,是无法培养出一支真正精兵的。
    精锐从来都是打出来,不是训练出来!
    吕武的想法很实际,内斗什么的就免了,主要也是怕打不过,培养精锐就从“简单模式”开始,找找异族玩耍能更快乐。
    遭到拒绝的郤周带着失望走了。
    他尽管很失望,却是对吕武的印象更好了。
    没人不喜欢讲原则的人。
    一旦这个人还很记得受过的恩情,不会因为受到利益的诱使,或是遭到压力,轻易地妥协,品格方面是无从指摘的。
    “主?”葛存感到了困惑,说道:“主欲让利于魏氏?”
    吕武立刻看向葛存,反问道:“何意?”
    葛存有一说一,道:“主挂念魏氏相助之恩。”
    这一下,吕武有些无言以对。
    晋国现在有两个最为明显的例子。
    郤氏有恩不报,反而恨恩人不死,名声已经臭大街。
    韩氏有恩必报,不惜损害自家利益去报恩,名声好到不得了。
    不是一门三“卿”之前,郤氏就已经是晋国公认硬实力的最强家族。
    按理来说,大家都知道郤氏的强大,该有茫茫多的人跑去跪舔吧?
    然而,并没有!
    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应该说但凡眼光没问题的人,谁都是对郤氏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
    搞到郤至都亲自招揽,还做出了礼贤下士的态度,吕武却是被迫不得已才勉为其难地从了。
    这,其实已经能足够说明问题。
    而吕武这一次听从征召,并不等于就此挂靠在郤氏门下,只是还人情罢了。
    一门三“卿”,还是实力最为强大,却是令谁都唯恐避之不及。
    一些头脑清醒的人,他们仿佛已经看到郤至的灭亡就在眼前。
    而因为韩氏有了好名声,谁都乐意与之亲近。
    现在还没有“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句话。
    毕竟,孟子还没出生呢。
    意思方面,该懂的还是能品味出来的。
    “兴!”吕武看向梁兴,吩咐道:“往魏氏见我大大,告知今日之事。”
    梁兴再确认了一遍,是去找魏琦,告诉魏琦关于郤氏想要购买铁甲的事情,才应:“诺!”
    他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单纯地告诉魏氏,不会多讲一些不该讲的话。
    比如,要求魏氏不要追究,或是让魏氏去堵住郤氏的口。
    吕武等梁兴离开有一会却又后悔了。
    那样做自己倒是不用为难,却将难题踢给了魏氏。
    要是魏氏小气一些,老吕家和魏氏就生了间隙。
    不过,做都已经做了,吕武很快将后悔的情绪抛开,产生什么后续都愿意承受。
    要相信郤氏不会是第一个找老吕家求购铁甲的家族,有了他们开头,后面会有家族陆陆续续找上门来的。
    老吕家可以为了报恩,没有主动去开拓贩售兵甲器械的市场,被动去拥有市场为前提,不做拥抱等于断绝自家更多发展的可能性。
    另外,要是郤氏去找魏氏,不管魏氏是什么态度,吕武都算是还了魏氏的恩情。
    以后老吕家与魏氏会是什么关系,继续友好,还是成为路人,乃至于反目成仇,选择权交到了魏氏手上。
    作为奇妙的是,吕武是站在了有理有据的一方。
    新田城内。
    郤至刚刚接见郤周不久,谈的话题就是老吕家的铁甲。
    郤周将自己的观察和想法如实说出来。
    听完后的郤至一阵沉吟,问道:“具装果真精良?”
    郤周恭谨地答道:“如实!”
    “退下罢。”郤至正坐着,手指无意识地在前面的案几上敲动,想道:“阴氏崛起之速,诡也!”
    不怪他这么想。
    一个家族想要发展起来,除非像赵武那样,本来就有一些祖宗给打了底子,又留下了一些底蕴,要不从零发展必然需要很长久的累积过程。
    这个“累积”指的是知识,也就是可用技术等等,也是土地、人口、财帛等资源。
    郤至就想到了赵氏,回忆赵氏在冶铁工艺方面有什么建树,再思索吕武现在的成就跟赵氏有没有关系。
    想到赵氏,他又不免需要思考韩氏和魏氏在吕武的崛起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众所周知的是,吕武跟韩氏、魏氏和赵氏是姻亲。
    只不过吧,是姻亲能代表什么,又不能代表什么。
    “仅是一批陪嫁,并未干涉……”郤至相信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又想道:“若工艺是几家借阴氏现世,着实多此一举。”
    这样一来,答案就只剩下一个了!
    “来人!”郤至喊了一声,等蒲元进来,吩咐道:“告知厨子,我将亲往一见!”
    这个“厨子”可不是做饭的厨子。
    魏琦除了有“吕”地之外,之前还有一块封地叫“厨”。
    他的“吕”地跟吕武置换了,新的封地还没有建设起来,旧有封地可不就剩下了“厨”地吗?
    因此,外人称呼魏琦,也能用“厨”地来作为前缀。
    郤至想了想,又说道:“我家欲购阴氏之甲一事,公诸于众。”
    自然会有家臣去操作这么一件事情。
    等了一小会,郤至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容,呢喃道:“阴氏……如不属我,何不毁之。”
    而魏氏那边。
    魏琦得知郤至将拜访自己,客气地让蒲元回禀,一定会做好招待的准备。
    等待蒲元离去。
    魏琦深皱眉头想道:“温季为何特地见我?”
    他没有光凭自己去思索,派出家臣打听郤至之前都做了什么。
    很快,新田城南郊外关于老吕家部队被检阅的事情,传到了魏琦耳朵里。
    “三千甲士!?”魏琦先是一愣,随后感到震惊,很是不可思议地说:“阴武有三千甲士???”
    卧槽!
    唬谁呢!
    以为穿上一身铁甲就真的是甲士了?
    知道哪怕是培养一名普通的武士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和资源吗?
    然后,成为武士的标准又是什么。
    真就不是发一把武器,就是武士了。
    需要的是掌握战斗技能,并且持之以恒地锻炼杀人技巧。
    而关于体能方面的训练,没有足够的产出支撑,能练出来才是有鬼了。
    对甲士的要求更高!
    首先身高要达标,再来就是足够强壮,体能耐力的要求很严格。
    不然,穿一身铁甲不用说跑,走上几十米就气喘吁吁,上战场去送人头的吧?
    魏氏对老吕家并不全面了解。
    魏琦知道老吕家的冶炼技术很先进,但他更知道有装备是一回事,有没有足够的人去穿上那身装备又是另一回事。
    所以,他一听到吕武带来三千甲士,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特么是在逗我?!
    吕武也知道啊!
    他面对任何的质疑,只会给出一个答案:有甲,任性。
    说白了,老吕家就是能大批生产甲胄。
    别人需要精挑细选,老吕家但凡能穿,吕武就赊借了,咋地?
    至于说武士穿了之后是正正得正,还是正正得负,他们要自己心里有逼数,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很有逼数的吕武,他真正看重的是集中起来训练长达三年之久的五百重步兵。
    要说甲士,老吕家只有这五百名武士才算是符合要求。
    这些年,他做的更多的是让来自韩氏、魏氏、赵氏和邯郸赵的那一人归心。
    上位者想让下位者归心,无外乎是“解衣推食”或“厚重赏赐”两套。
    一套是精神层面。
    另一套则是物质层面。
    对于做戏这种事情,吕武一开始干得比较粗糙,后来也就渐渐成为一个好演员了。
    再有他武勇的加持,老吕家展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不敢说那些人全部忠诚度满值,起码是将自己当成老吕家的人了。
    在城外营地漫长的等待中,吕武先后接见了几批人,无一例外都是来求购铁甲。
    他因为没有得到魏氏那边的回馈,一一进行了婉拒,却又是给出了后续的期待感。
    应该是该到的军队已经到齐,又或是上层人物准备就绪。
    开拔的命令被下达。
    在临出发前,吕武才知道这一次的情况有些特殊。
    国君要求晋国的中军、上军、下军和新军都要出动。
    只是会盟而已,用得着这么劳师动众?
    尽管几个“卿”互相之间或多或少有些矛盾,栾氏与郤氏更是斗得有些凶,他们却是形成一致的意见。
    行!
    要几个军团一块出动是吧?
    那就全部出动,只是每个军团都不满编。
    比如吕武所在的新军,他很忠厚老实地带来了一个满编的“师”,连辅兵都是齐备状态。
    结果,新军竟然特么只有两个半的“师”,并且其他人压根就没带多少辅兵!
    “留下一万辅兵。”吕武才不当这个冤大头,吩咐梁兴,道:“你且带他们归乡,后续自行追来。”
    老吕家的家臣一看家主这么“实际”,一个个立刻就心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