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谍涯无痕 > 第二百零二章 干掉张守正还是刘德祥?
    “关于张守正的?”林创看田碧瑜的神情不似作伪,连忙拉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
    “嗯。我下午问了师兄,才知道原来张守正是石副处长那边的,跟陈怀君关系很不错。”田碧瑜特意压低的声音,说道。
    “噢,明白了。”林创恍然大悟,原来是站队问题啊。
    “哎,陈怀君去了哪里?你知道吗?”林创又问。
    “不知道,听说放到外地了,具体哪里我不知道。”田碧瑜摇了摇头,道。
    “中午提了那么一嘴,她下午就去打听了,小瑜对我的事还是很上心的。说明她很在乎我,只是,这性子可真受不了。”林创斜了田碧瑜一眼,心道:“难道长得漂亮的女人都这么厉害吗?”
    “小宅,是不是刚才吓到你了?”
    田碧瑜很聪明,林创只一瞥,她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了。
    自己刚才反应确实太激烈的,怕林创生气,连忙陪笑。
    “我说,女人这么厉害好吗?告诉你啊,现在虽然不是前清,但你也不能牝鸡司晨啊。”林创带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说道。
    “说这么难听!好了,不生气了哈,林大爷,小女子给你陪礼了哈。”田碧瑜伸出手,装模作样地去揉林创的肚子。
    “让我亲亲就不生气了。”林创讨价还价。
    “哈哈哈……”田碧瑜推开林创的嘴巴,站起来,笑着跑走了。
    ……
    关上大门,林创回到屋里躺到床上,紧张地思索起来。
    在干掉张守正还是刘德祥这个问题上,田碧瑜带来的消息,给出了答案。
    在林创最早的设计之中,是想摸清张守正的活动规律,然后干掉他,争取把线索指向看守所。只要自己接手了这个案子,那么就有机会堂而皇之地进入“乙地”看守所,查找苏明军。
    这里面有两个难点:
    一是如何把张守正的被害引向看守所;二是如何保证这个案子落到自己手里。
    就第一个难点来说,由于今天发现了张守正老婆与刘德祥的奸情,基本已经解决。自己只要在杀人时稍微动动手脚,就能把办案人员的思路引向情杀,引向看守所。
    第二个难点在田碧瑜带来这条消息之后,其实也有了答案。
    那就是把干掉刘德祥,牵连张守正。
    杀刘德祥的好处是,只要把张守正牵连进去,由于他属于石系,李春风一定不会把这个案子交到闻雪凇手里,这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不交到石系手里,不一定代表就能交到自己手里。
    对于自己来说,有利因素就是自己的破案能力强,看守所副所长被杀,无论什么原因被杀,李春风一定希望尽快破案,那他必然会用破案能力强的人员——这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还有二个不利因素。
    第一,自己还不是特务处正式在编人员,属于边缘性人物,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李春风一定不愿意把这个案子交到警察局手里。
    第二个不利因素就是常发财还在治伤中,自己还处于半“雪藏”阶段。就算李春风想把这个案子交到自己手里,也要考虑到这个情部。
    所以,动手时机非常重要,不能着急,最好选在常发财出院之后再动手。
    想透这件事之后,林创又琢磨了一会儿杀人方式,看看如何杀人,才会不动声色地把张守正牵连进去。
    又想了一会儿与苏明军接上头之后,如何营救的问题。
    想着想着,就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
    生物钟很准时,五点半林创醒来,穿上大裤衩就要出去跑步锻炼。
    屋里光线比平时暗一些,窗外传来哗哗的声音。
    “下雨了?”林创迷迷糊糊打开门,欣喜地发现,真的在下雨,院子里已经有了水洼,雨还不小,算不上大雨,但中雨一定能算得上。
    作为从北方干燥地区来的林创,对雨有着特殊的喜爱。
    下雨可以带来凉爽,冲走沉闷;可以荡涤污垢,还尘世一个清新美丽,让树叶更鲜,让花草更艳;可以带来空气的湿润,感觉能把干燥的肺打湿,让干涸的心灵得到滋润。
    由于对雨的喜爱,每到下雨天,林创总要站在雨里浑身淋个透。
    锻炼是不能锻炼了,但并不妨碍林创出去疯。
    回到屋里穿上衣服,拿上伞,并不打开,冲入院子,感受了一会儿雨水淋在身上的冰凉,林创大喊了一声:“过瘾!”
    东边屋没有动静,林创知道死胖子睡觉很死,自己的喊声还不足以把他吵醒。
    想起田碧瑜,林创打消了骚扰胖子的心思,打开大门,走到田碧瑜家,双手打门。
    开门的是郑妈,看到林创浑身湿透,吓了一跳。
    “小姐起床了吗?”林创问道。
    “没呢,我去叫她。”郑妈把林创让进大门洞子,说道。
    “不用,我去叫。”林创说着跑进屋里,郑妈先是一惊,后是捂嘴一笑,合上大门,去厨房忙活去了。
    林创光着脚进入客厅,在地上留下湿漉漉的一行脚印。
    “小瑜,起来了!”林创拍打着田碧瑜卧室的门。
    “干吗呀?呀,你要疯啊?”田碧瑜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门,见到林创的模样,睡意一下子没了。
    “对,我就是要疯。”林创看她穿着睡衣,脚上趿着拖鞋,一把拉起她,往外就走。
    “干吗呀?我换上衣服!”田碧瑜挣扎着说道。
    林创不理,不管不顾地拉她走到院子里,撑开伞,右手揽住她的腰肢,在院子里静静地站着。
    田碧瑜被林创一搂,先是被雨水一激,打了个冷战,再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温度,心慢慢融化了,把头靠在男人胸前,伸出手去,握住林创的手。
    二人谁也不说话,一边欣赏雨景,一边感受两人相处的温情。
    良久,女人动了,把整个身子扑到男人怀里,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仰起头,主动亲上男人的嘴唇。
    又良久,田碧瑜被亲的喘不过气来了,推开林创,说道:“回屋吧,赶紧把身上擦干净,要不会落下病的。”
    回到屋里,田碧瑜伺候着林创把身上擦干,又拿出一套衣服让林创换上,郑妈适时地出现了,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