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0章 露出狐狸尾巴
    话说的太谦虚,太低微。
    钟毓秀颦眉,“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咱们现在是新社会新时代,没有谁为谁生存的;也没有谁对谁必须有价值。”
    李云愣了愣,旋即应声好。
    “怎么了这是?”郝南和田尚国走出卫生间,身上衣裳已换;饭厅寂静无声,郝南不由得出声询问。
    往常用餐时停热闹的,钟同志是个爱吃的,有好菜不可能这么安静。
    “坐。”敛去情绪,指尖轻敲桌面,钟毓秀面容平静。
    郝南和田尚国相视一眼,默契地走到餐桌前坐下,隐晦打量李云;饭厅里就两个人,钟毓秀同志心情不好必定是因李云。
    严如山从外头进来,“毓秀,我来了。”
    “可以开饭了。”钟毓秀抬头扯出一抹笑,“过来吃饭吧。”
    严如山不明就里,吃饭时三不五时的去观察她的表情;饭后,与钟毓秀上楼进入实验室才问道。
    “毓秀,你不高兴?”
    “嗯。”李云明面上有讨好之意,却也会让不知情的人产生误会;对李云的不满在心间日益胀满,钟毓秀叹了口气,视线扫过实验室,眸光猛地一怔,眉宇轻颦,“狗蛋,谁来过我的实验室?”
    托记性好的福,她对看过的东西都能记得住;更别提是实验中这种私人领域,她有着强烈的领域意识,不论哪个角落被人动过她都能看出来。
    “滴滴。”感应到有外人,狗蛋走到电脑桌前停下,开启电脑,输入密码,打开一个文档敲打键盘。
    钟毓秀和严如山走到狗蛋身边,一同观看屏幕。
    ——李云来过。
    “她动了哪些东西?”
    ——都翻过,您的研究数据她没找到。
    “实验室的东西被拿出去没有?”钟毓秀眉头并未舒展。
    ——拿了一款相机进来,拍照后带出去了。
    严如山紧蹙眉心,“你什么时候发现她有问题的?”
    “很早就发现了,只是她没动作,我也没证据;这事儿先别声张,明天让郝南去上面联络一下,不是上面的意思,他们自然会处理。”片刻间衡量利弊,她决定暂时不动声色。
    “郝南不行,我和爷爷说,让爷爷来处理。”严如山顿了顿,道:“我先回去了,下午就不过来送你上学了;明天报名我再来找你,你私底下见见郝南,让他盯住李云。”
    钟毓秀点头,“那你赶紧回去找严老报告一下我这里的情况。”
    “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严如山出其不意,伸出双手抱了她一下,“不要怕。”
    松开手,严如山转身疾步出实验室,打开房门下楼而去。
    钟毓秀摸摸脑门,她啥时候害怕了?不过,在他的心里她是需要保护的,这一认知她很满意。
    “狗蛋,看来我要研究一款监控设备出来了。”
    “好的,主人,我会全力配合您的;这次有监控设备就好了,能把李云的动向录下来。”狗蛋平静的语气里竟让人听出了遗憾。
    钟毓秀摇头失笑,“我的数据都在电脑里,她打不开电脑;桌面上那点子数据不过是草稿,他们拿去了也没用。”
    “窥探他人隐私是犯法的。”狗蛋道。
    “狗蛋,这里不是星际,窥探他人隐私没人追究;顶多恶心人了点儿,若非我是研究人员,研究的东西还是上面都重视的,你以为能处理李云吗?”钟毓秀没动实验室,保存原样,在电脑前坐下;双腿交叠,两手叉腰,悠闲的开口,“不会的,现在连法制都没完善。”
    星际时代的法律被仔细分划,让某些人想钻空子都没地儿。
    狗蛋似模似样的学人叹息,“主人,您想念星际了吗?”
    “不想!”为什么要想?留在这里不香吗?
    空气新鲜,环境优美,吃喝不愁;在星际只有特意开发过的星球生活环境稍微好一些,但也达不到如今的水平。
    “好的吧,狗蛋知道主人不想念星际。”狗蛋滴滴滴响了三声,压低音量,“主人,房间外面有人。”
    “知道了,去开门看看是谁;要是郝南和田尚国就让人进来。”
    狗蛋嘀嘀两声,走出实验室,打开房门;感应器一扫描,狗蛋数据库里自动出现郝南的身份信息。
    “狗蛋,严同志说钟同志找我?”
    狗蛋侧身让开道,郝南秒懂,跟着它进房间,关门后将人领进实验室,郝南一眼捕捉到电脑前的钟毓秀。
    “钟同志好。”郝南敬礼,“严如山同志说您找我有事?”
    钟毓秀扭头看去,郝南身形笔直,那是军人独有的气质。
    “郝南同志,方才我进来时发现实验室被人动过了;而动实验室的人只有一个,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不可能。”郝南下意识反驳。
    意味深长的挑眉,“怎么不可能?依据呢?”
    “她是和我们一起挑选出来的,其他的我不能说。”郝南眉头紧蹙,那双眼泛起懊恼,“钟同志,那您有证据吗?”
    “证据?”钟毓秀放下腿,坐直身,指尖轻点电脑屏,“看到吗?这是狗蛋写下来的,狗蛋没有人的思维,你们是知道的;但它拥有感应能力,平时虽然是站在角落,但不是不工作,相反的,它是在超长待机。我的房间,我的实验室有个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的感应。”
    郝南视线转向狗蛋身上,“狗蛋还会打字?”
    “为什么不会?它是我的助手,不论什么都要会一点的。”
    一朝反问,郝南哑口无言。
    钟毓秀不打算深究,“现在有一件任务交给你,你愿意吗?”
    “愿意。”与狗蛋相处久了,自是知晓狗蛋的神奇之处;对于狗蛋打字告知钟毓秀的方式接受良好。
    “盯住李云,不要让她发现;从明天开始,你留在家里,田同志跟我去学校。”钟毓秀笑了笑,又道:“至于找什么借口,你看着办。”
    “明白,钟同志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对于同一个地方选出来的人竟然可能是个奸细,郝南憋屈的慌,对于钟毓秀安排的任务无有不应。
    钟毓秀满意点头,“那就先这样,盯人的时候小心点儿,不要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