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全职相师 > 第042章 格局太小
    怎么办?
    还得丁凡给出主意,又耳语几句,海光辉清清嗓子道:“老人家,我爷爷是个修行人,一般的桃木橛子根本不能让他魂飞魄散。其实我们家也恨他,想带回去,扔进炉子里,烧成灰,再让他爬大烟囱,化作一股烟散了。”
    说完,海光辉又是一个激灵,对这个爷爷谈不到多深的感情,但这么说也实在是过了。只能默念罪过,万不得已!
    “真的?”张山翠的眼睛顿时亮了,饶有兴致的样子。
    “就是这个目的,我奶奶在家,天天骂他,比你骂得还狠呢!”海光辉继续违心道。
    “哈哈,太好了,快带走。这个大骗子,就该让他不能托生,省得下辈子再出来害人。”张山翠笑得前仰后合,丁凡连忙上前扶住她,这把年纪可不能大喜大悲,会出事的。
    海光辉立刻跑出去,安排保镖们挖坟,很快就回来了,他也很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好给家人一个交代。
    张山翠心情好,在海光辉的情绪调动下,一边骂着,一边讲述了过往。
    患有麻风病,受到村民歧视的寡妇张山翠,搬到这里没多久,海山就来了,说是接到了黄仙人的指引,来这里陪着她。
    感激海山不嫌弃她有病,两人就在山野间,插草为香,跪拜天地,结为了夫妻。
    可惜,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海山从未真正碰过张山翠,一直在进行所谓的修行。张山翠虽然有些遗憾,但自己的情况能有人陪着就该知足,并不抱怨什么。
    期间,海山也经常下山买东西,每次都给她带来些小礼物,两人和和美美相安无事。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十年前死去。
    有人陪着,张山翠还不觉得什么,等人死了,她就觉得不对味儿了。
    张山翠怀疑,海山就是个流浪汉,跟自己好无非是想有人给他送终!
    张山翠又坚定认为,她被海山耍了一辈子,落得个无儿无女,孤孤零零的下场,甚至以后死了都没人埋葬。
    自己太傻了,转眼白头,什么都没有,这一辈子到底图什么?
    终于,这一些化作了怒火,都撒在那个坟头上。
    太过分了,无耻!
    海光辉一直违心地跟着骂,就怕老太太再起幺蛾子,不让带走爷爷的尸骨。
    半个小时后,一切都搞定了。
    因为没有棺木,尸骨腐烂得很严重,残存的骨头只有很小的一包,也分不清具体的部位,保镖们把那里翻了好几遍,就只有这些,只好连同周围的土也一同带走。
    “老人家,下山去吧!”丁凡劝道。
    “没什么念想了,下山!也不知道年轻时的那些傻货,还有几个活着的。”张山翠居然一口答应了。
    这样最好,把一个高龄老太太留在这里,换谁也不忍心。
    既然决定下山,屋内的物品,张山翠也不要,随便拿走。丁凡检查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珍贵的书籍,其实,他最想找到医药方面的书,一本都没有,可能海山临死前,失望之余,都给烧了。
    听丁凡说没有值钱的,海光辉看都懒得看,他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又给秦富留下三万块钱,专用于照顾张山翠,海光辉和丁凡带着保镖们,拎着一小袋尸骨,再次通过独木桥,连跑带颠的下了山。
    将袋子放进后备箱,车子启动,海光辉半躺在后座上,疲惫不堪,像是刚打了一场恶仗。
    “兄弟,你这脑子太好使了,搞定了老太太,否则,今天就白跑了。”海光辉真心道。
    “不好意思,让你骂了自己的爷爷。”丁凡道。
    “骂就骂了,他要是计较,也得先找老太太去!她可是骂的最多!”海光辉摆摆手,又问:“兄弟,你觉得我爷爷这里的坟地风水到底怎么样?”
    丁凡还真就看了风水,可能是误打误撞,真就不错,一流算不上,准一流却合格。
    “那处风水称之为宝盆局,可以让后人富贵,如果没猜错,海董也是这十年才发展起来的吧!”丁凡道。
    “没错,我以前挺穷的,是个修车工。”海光辉点头,感叹一句,“没想到啊,居然还是爷爷死了,借了他的光。”
    “这就是祖荫庇护,在这之前,后人都是祖爷爷那边留下的运势。”丁凡道。
    “兄弟,是不是不该把坟地迁走?”
    海光辉又后悔了,甚至开始琢磨,等老太太下了山,再把尸骨重新埋回去,那可是宝盆局啊!
    “在我看来,应该迁走。宝盆局不假,但格局太小了,只能持续二十年的富贵,而且,还有一个不如意的地方。”丁凡道。
    “兄弟请讲!”
    “这个格局,三代之后没儿子。”
    “准了!”
    海光辉一拍大腿,由衷佩服丁凡的本事,他有两个女儿,后来妻子几次怀孕都没保住,流产的都是男胎。
    “回去后,抓紧把尸骨处理了,停留超过七天,就会产生煞气。”丁凡道。
    “说实话啊,别看袋子里装的是我爷爷,心里老膈应了。兄弟,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再帮着给选个好风水埋了,有子的那种。”海光辉商议道。
    重男轻女的家伙,先鄙视一个,丁凡道:“当然可以,大不了我请假。”
    “那就太感谢了。”海光辉开心道,又挠挠头,“兄弟,按照城市的要求,只能进陵园。”
    “别看陵园的墓碑一个挨着一个,其实也有风水一说。”丁凡道。
    “拜托兄弟,明天上午怎么样?”海光辉很心急。
    “你还是到白总的别墅去接我,不用像今天那么早,让我好好睡个懒觉。”丁凡答应。
    一切都商议好了,海光辉也卸掉心头压着的石头,还是心理作用,觉得腰也好了,头也不疼了,浑身上下,哪里都舒服。
    下午四点,车队返回京阳市,海光辉让手下将尸骨袋先拿回去,随后带着丁凡,去往五星级的鸿来大酒店。
    这是京阳市最高档的酒店之一,价格昂贵不必多说,即便如此,却是人满为患,必须提前预定才行。
    海光辉是这里的钻石vip,享受特权,一个电话过去,定下了酒店顶层的豪华包间。
    正要下车去饱餐一顿,丁凡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让他不禁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