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05 炮决
    贞观三百年的八月二十八,算是个吉利日子,刚过中秋,一工学堂发完了员工福利之后,就组织了学生去看炮决海寇。
    苍龙道这里的海盗茫茫多,名气不大的,没资格被炮决。
    能被炮决的海盗,都是响当当的大寇。
    原本北苍省杀龙港这里,组织学生看处决海盗海贼,是为了劝人学好。
    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发展到现在,学生们一看处决海盗,都是兴奋不已,更有甚者,还心生向往,觉得这就是“好男儿志在四方”。
    “大佬,码头炮决‘缥缈苍龙’,带我去看喽。”
    “你有病啊,没事干去看炮决?”
    王角抬手就给“黑窝仔”脑袋一巴掌,“有这个空,帮你阿母招个杀鱼工啊。”
    “大佬,我想去看啊。我们只能远远的看,但是有一工学堂的人带,就能凑近了看啊。”
    “吔屎啊!”
    “……”
    黑金委屈地挠挠头,然后道,“要招一个和大佬一样杀鱼快的,很难的嘛。”
    “难尼玛个头啊,一个不行就招两个。”
    “那要出两份工钱的……”
    “哈。”
    张了张嘴,王角也是服气的,“算了算了,还是我去跟你老母说。”
    “谢啦大佬!”
    咧嘴一笑,黑金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要是跟他老母说招不到人,还不是挨打挨骂,不过王角去说就不一样了,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沾了王角不少便宜。
    一个人工,干活却比五个工人还好用。
    “宝珠姐,马上九月了啊,你再不招杀鱼工,到时候是不是不想开张,早点收摊啊。”
    “你当老娘不想的吗?之前找的几个,连苦胆都能戳破啊。就这种,还好意思问老娘要开元通宝?呸!”
    腰间围着一条麻布围裙的胖大妇人一边说一边骂,眉眼更是打量着王角,“大角仔,去一工学堂跟那帮扑街混……好辛苦的啊。在我这里杀鱼,不知多轻松,包吃包住,将来摊位还给你分红,再考虑一下啦。”
    “李富贵那个扑街身边有两个小跟班,让他们过来给你杀鱼喽,也省得他们成天跟着李富贵游来荡去。大家都是街坊,你收他们过来做工,他们大人肯定说宝珠姐你的好话啊。”
    “啧,他们全家干干净净,说我好话有什么用?说我好话我就有大花边、开元通宝了吗?打开铺面做生意,是要赚钱养家的嘛,穷鬼有钱吗?没有。”
    翻了翻眼皮,胖大妇人又道,“再说了,招两个人,就要两份工钱,我这里里外外都是开销,哪里养得起两个杀鱼工……”
    说话间,这胖妇人又五官挤压在一起,堆了个扭曲的笑脸出来,凑近到王角身旁,“大角仔,你在我这里继续做,将来不但给你分红,我还帮你寻妹崽,好不好啊?”
    “哇,不是吧宝珠姐,我现在一个月五个‘大花边’啊。这样吧,你收了那两个细佬,以后我来你这里吃,怎么样?”
    “当真?”
    “比真金还真啊。”
    “那说好的啊,猪脚、咸鱼不能少,要是点素菜,我就亏大了。”
    “……”
    笑着摇了摇头,王角对王宝珠道,“放心啦,保证顿顿点荤菜。”
    “哎,大角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嘛,以后有空,在一工学堂混熟了,记得叫同僚过来一起吃啊。不是老娘吹嘘,老娘的猪脚饭、椰子饭、焖鸡饭……全码头第一啊!”
    自豪无比的王宝珠更是说道,“想当年,老娘就是靠着一碗椰子饭,才把……”
    话说到这里,王宝珠顿时自己脸色一黑:“算了,黑窝仔命苦,生下来老爹就跑了,要是让老娘有生之年找到,老娘把他剁成叉烧啊!”
    “……”
    王角听了这话,嘴角直抽,王宝珠倒是精神抖擞,在那里叽里呱啦了一通,描述着叉烧的十八种做法。
    问为什么是十八种做法?
    因为宝珠姐说了,一种做法下一层地狱!
    “黑窝仔这么听话,宝珠姐将来肯定享福啊,儿孙满堂,多子多孙。”
    “嘿呀,你这靓仔就是嘴甜,喜欢说好听的话……”
    “对了宝珠姐,等我发了柴水,是真的会带人过来吃饭。收拾个坐堂出来,也好让客人歇歇脚嘛。”
    “嗯?”
    王宝珠一听王角这话,顿时眼珠子一转,然后冲他挑了挑眉毛,“阿角啊,你肯定有事情瞒着我。有发财的门路,也不说照顾照顾本家大姐?”
    “八字还没一撇啊宝珠姐,等发了柴水才知道,一工学堂,你也是知道的,不能随便乱来。”
    “那倒是,杀龙港这里,谁不知道那学堂里面的扑街仔都是人渣……”忽地感觉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王宝珠连忙干笑了两声,掩嘴道,“阿角你是知道的,我不是在说你啊。”
    “放心吧宝珠姐,自己人,不必计较。”
    说着,王角摆正脸色,又提醒了一下王宝珠,“等我混熟了,也的确有个生意想试试水,到时候,谈生意嘛,肯定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往东往西不如往家,照顾谁家的生意都不如照顾自家的生意。”
    “哇,大角仔,你是真的有事情啊。宝珠姐是过来人,我可提醒你啊,一工学堂那些扑街,比不上达官贵人,可比我们要强得多啊。”
    “放心吧宝珠姐,我这么能吃苦,怎么会赚黑心钱?”
    “黑心?”
    提到这个词的时候,王宝珠的脸顿时一黑,她那个跑路的死鬼老公,因为不知道叫什么,索性就用“黑心”来指代。
    黑,也就成了黑窝仔的姓。
    黑金的老爸,就叫黑心。
    其实王角初来乍到的时候,很想吐槽来着,就这名字……黑金黑装备,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格。
    “咳嗯,先这么定下了宝珠姐,记得先招人,马上九月,档口得有人手啊。”
    “知道了知道了,就是整天跟在李富贵屁股后面的那两个细佬嘛。”
    王宝珠摆摆手,“放心,晚上我就去找他们大人聊一聊,一个月开一个大花边的柴水,我看就差不多了,哪能跟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