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06 南海角先生
    苍龙道,这个时代海上最热闹的贸易通道,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冒险家们的天堂。
    除了常见的海盗大寇之外,也有追逐悬赏的猎人。
    这些猎人,往往都是自带“字头”,一般而言,都是顶着个“忠”字的社团。
    南海上跑船的船老大,几乎人人都有自己的“码头”,所谓“码头”,便是各自社团在港口的地盘。
    历经两百多年的发展,不管是正在衰败还是正在兴起的“字头”,追溯的源头,似乎都只有一个。
    忠义社。
    “大佬,现在杀龙港好清静啊,新来的专员,真是威风,连‘全忠社’的七少爷都跑去海口度假。”
    “行啦,你管别人那许多?我要的东西带过来没有?”
    “带来了,可是大佬,要是被阿母晓得,打断我的腿啊。”
    “我要的是火腿,你的腿被打断,关我什么事?”
    横了“黑窝仔”一眼,王角看了看他背过来的箩筐,里头塞着一只火腿,是王宝珠三年前做的,挂在阁楼上一直没动。
    王宝珠的档口之所以热闹,口碑也好,根子就在这里,别人调味用淡菜、贝柱,她却是偷偷加一点火腿片,不管是炖菜还是焖饭,都是香得枪毙老婆都不心疼。
    而王宝珠这一手制作火腿的手艺,是“黑窝仔”那个跑路亲爹亲自教授的,尽管王宝珠没这么说,但王角各种旁敲侧击,也算是打听了七七八八。
    “大佬……”
    “行了行了,要是下个月补不上,我接下来一年的柴水都抵给你老母,这总行了吧。”
    “谢谢大佬。”
    “嗯,最近我值班,不怎么方便出来,不过快了,到时候要是生意好,我带你去盘个档口。”
    “真哒?!”
    听这个就来劲,“黑窝仔”连忙道,“我是真不想在档口洗碗啊大佬,好累哒!”
    “喂,你搞错没有,你老母让你做老板啊,你不想接班,你想干什么?”
    “我有想过读书的啊。”
    “哈……省省吧你。”
    “真的大佬,我那个没见过的爹,给我留了东西,里面就有一张纸条,上面有一句话。我问过冰室街的师爷,是好话来着。”
    “蛤?”
    王角嘴角一抽,“你爹给你留了藏宝图?是哪个大海寇的?王路飞还是王罗杰的?”
    “……”
    “好好好,你说吧,给你留了什么?”
    “一句话,肯定是希望我读书,将来考个状头。”
    “留了什么啊扑街!”
    抬手拍了一下“黑窝仔”的脑袋,王角才懒得听这货的废话。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叼尼玛的,你拿我寻开心?”
    “不是啊大佬,是真的啊。我那没见过的爹,真的就是藏了这么一张字条在东西里面啊。”
    说着,“黑窝仔”将脖子上的挂绳抽了出来,上头挂着一对樱桃,金属材质的一对樱桃。
    “嗯?”
    王角瞄了一眼,发现这黑黢黢的一对樱桃,竟然有点掉色,连忙道,“藏起来,别让人看见。”
    “怎么了大佬?”
    “你白痴啊,不识货!”
    “……”
    见“黑窝仔”不像是装的,王角顿时愣住了:“你真不知道?”
    “黑窝仔”连忙摇摇头。
    “你这个东西,外面是一层漆皮,里面是宝石,虽然我不知道品质怎么样,但别随便给人看见。”
    “……”
    眨了眨眼的“黑窝仔”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叼!!!!!”
    “你别这么大声啊扑街!”
    王角见他突然一惊一乍,也被吓了一跳,跳起来又给他脑袋来了一下。
    “宝宝宝……宝石?!”
    “收声啊叼毛!”
    “噢……噢!”
    显然“黑窝仔”根本没想到这种状况,然而王角更没有想到,这货的亲爹,居然还留了这么个值钱货在这里?
    他以前曾经在一家珠宝设计公司当过保安,所以看出来“黑窝仔”脖子上戴的那对樱桃,绝对是宝石,至于什么品质,不去掉外面一层东西,他也说不太好。
    但他有一种直觉,这玩意儿肯定是值钱货。
    无他,纯粹是这一对樱桃,做的真是惟妙惟肖,简直就像是真的。
    就算不是宝石,正常人看了也会中意。
    “那个字条,就是藏在樱桃里的?”
    “对啊,有一次我转着玩,突然发现可以转开,然后就发现,里面有个小洞,小洞里,抖出来一小卷字条。上面就写了一句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叼……”
    不得不承认,“黑窝仔”的这个老爹,还挺有恶趣味的。
    “行了,记住,前往别给人看到,算了,回去藏起来吧。”
    “我听大佬的!”
    “赶紧回去,别让你老母发现你出来划水,还偷家里的火腿。”
    “我叼!”猛地黑金一个激灵,转身撒丫子就跑,跑了一半,又扭头冲王角挥手,“我先走啊大佬!”
    “……”
    抄起火腿,王角盘算了一下,“今天就先切两片过去,到时候喝两杯,应该就差不多火候到了。”
    一工学堂的员工宿舍不是大通铺,而是二四六八不同标准的房间。
    不过王角却是一个人住八人间,原因很简单,另外七个床铺的前同事,都跑了。
    回到房间,将火腿的箩筐挂起来,打开了竹筋编制的柜子,从中摸出来一摞纸,正面写着几个大字——《青春修炼手册》!
    “爷的青春又……荒废了。”
    翻开《青春修炼手册》的第一页,又见几个大字——《门房秦大郎》!
    “一切为什么生活嘛,对不对?”
    拍了拍脸,王角原本打算弄个笔名“兰陵笑笑生”的,想了想,这样埋汰人不太好,还不如弄个笔名叫“王大龙”,普普通通,没什么特点,平平无奇也挺好。
    但几经打听,发现杀龙港这地界,没个名头还真是不怎么好混。
    连街上组织掏粪的,都还挂着一个字头,不然掏粪生意搞不好还会被抢。
    一咬牙,王角眼睛一闭,在《门房秦大郎》后头,写上了一个笔名。
    南海……角先生!
    “淦!”
    写完之后,王角抄起这一摞纸塞到怀中,然后拎着两片火腿,奔一工学堂的油印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