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10 也就一般
    “呵……呼!”
    缓缓地提起了裤子,蓝彩仕摁下了抽水马桶,然后撇撇嘴,“也就一般。”
    说罢,将那张油印纸折了起来,揣到了怀中,出门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这才前去盥洗池洗了个手。
    “这样的内容,倒是没见过,有点意思。老板肯定没兴趣,不过先生肯定非常中意……”
    嘀咕了一会儿,蓝彩仕寻思着,要是找陆龟蒙商量,正好也能开辟个新业务。
    八十多的糟老头子其实不怎么管事,主要是过来镇场子的。
    金菊书屋这次的目的,是想趁着南海这里几个大城市搞义务教育,然后搭上政府的订单。
    新上任的教育大臣,也在全力推动此事,配合此事的,还有劳动大臣等内阁巨头。
    尽管不太懂高层的博弈,但蓝彩仕也从陆龟蒙那里听说过,兵部其实也在推动。
    因为义务教育和征兵是挂钩的,不进行义务教育的地区,是没有资格进入皇唐天朝军队序列的。
    有人想打仗。
    这是金菊书屋几个股东的共识,大老板黄巢在二十多年前就布局了南海的业务,整个苍龙道南北,依托景教教会学堂还有工读学校、名门私塾,金菊书屋的业务点大大小小加起来接近一百个。
    大老板的接班人黄皓,也是大老板黄巢的长子,目前就坐镇南海,只是不在苍龙道,而是在“狮驼岭”这个糖料作物种植园区。
    “狮驼岭”跟曾经的南天竺隔海相望,水道相对平缓,是帝国重要的糖料基地,种植园经济培养出来的庄园主阶层数量相当庞大,受教育人口和水平,甚至还在杀龙港之上。
    “到时候找先生提一下,印点肉文赚外快,也不算我辛苦一趟……”
    想是这么想的,但蓝彩仕现在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还不知道这片肉文的作者是谁,就一页纸,真的很一般。
    嗯,很一般。
    在蓝彩仕琢磨着先联系上作者的时候,行署官邸的后勤处,几个园丁正一脸猥琐地笑着,其中一人正在念着什么,另外几个则是低头耷耳地听着。
    “啊、啊,老秦,那里不行,那里……王清雪一声娇呼,竟然没了声音,浑身瘫软了下去……”
    那园丁拿腔拿调,学得有模有样,听得另外几个同事都是暗暗道好。
    “然后呢?”
    “下面呢?”
    “怎么不念了?”
    “什么不念?下面没有了。”
    抖了抖手中的油印纸,“就到这儿。”
    “什么?!就这?”
    “是不是搞错了?老牛,这么一沓纸呢,我怎么感觉才听了几分钟啊。”
    “是啊老牛,你是不是在骗我们?这里就你识字,你可不要欺负我们不识字啊。是不是想多加一壶酒?好说的,绝对好说的,晚上一壶‘交州酿’!”
    “艹,真就下面没有了,就这么多!”
    老牛瞪了一眼他们,“我要是没有念全,我是乌龟王八蛋!”
    “叼,写这文的叼毛有病啊,要写就写完啊,不写完发出来干什么?叼!”
    “算了算了,阿肥,从哪里搞来的?”
    “我老母做工的那家,有个烂仔在一工学堂的嘛,他从一工学堂带回家的。你们知道的,我老母又不识字,以为这是什么作业题,就带回家的嘛。结果被隔壁扎花圈的看到了,才知道是好东西……”
    “阿肥,下次让你老母多带点啊。”
    “怎么不让你老母去带?”
    “我老母又没门路去有钱人家做工!”
    “行了行了,听阿肥的意思,应该就是一工学堂传出来的,我去‘全忠社’打听打听。”
    几个园丁都是有点意兴阑珊的意思,刚刚才微微一硬以示尊敬,结果就下面没有了?
    真是让人不上不下的。
    不过他们也是相当的期待,这新文一看就是以前没听过的,比什么《李真人三戏白牡丹》简单粗暴多了。
    每次去茶馆墙角听人说书,那个什么李真人还要吟诗作赋,简直有病。
    有美女,不赶紧办正事,跑去吟诗作赋?
    还是这个《门房秦大郎》有意思,代入感太强烈了,一个门房而已,居然能玩得这么嗨。
    门房也不比他们这些园丁强到哪里去啊。
    门房有机会,岂不是他们也有机会?
    一时间,竟是想入非非。
    虽说来行署官邸做了几年,都没见过什么女眷出没,可这也不妨碍脑内爽爽,过过干瘾也是挺好的。
    “老牛,我们负责去找新文,回头你继续辛苦。”
    “艹,能不能换个人?老子念那些骚货的词,总感觉怪怪的……”
    “我叼,这里就你识字,不找你找谁?”
    “艹尼玛的,找个识字的不就行了?冰室街的老粉头,有识字的啊!”
    “诶?!老牛,你说的对啊!”
    几个园丁顿时眼睛一亮,立刻来了精神,“点个钟让她不要唱歌,专门说书,绝对爽啊。”
    “老粉头一个钟最多一块钱,大家都分摊一点,也没多少钱。”
    “约个时间喽。”
    “新文还没找到呢。”
    “先约喽,中旬我换班,一起?”
    “艹,你换班那天我要去港北做兼职啊。”
    老牛摸了摸脑袋,有些纠结,“艹,不去了,反正是去杀鱼,也没多少钱。”
    “这次老牛辛苦,下次老牛不用出钱,我们请客!”
    “对,老牛辛苦了。”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
    “艹,你再说一遍!”
    “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只听有敲钟的声音响起,园丁们顿时收拾神情,赶紧四散忙碌去了。
    而在偏厅二楼阳台吹风的蓝彩仕,突然咧嘴一笑:“一工学堂?正好先生要过去题字,到时候正好打听一下。”
    从怀里摸出来那张油印纸,蓝彩仕一脸肃然:“确实挺一般的。”
    苍龙道的海风徐徐吹来,很是舒爽,刚刚上了个厕所,马桶也冲干净了,冲了之后,整个人都有点索然无味的样子。
    打不起精神啊。
    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蓝彩仕用手背弹了弹:“《门房秦大郎》……这书名实在是没什么档次,等见了笔者,一定要建议他,取个上档次的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