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11 正经人
    是夜,行署官邸的晚宴结束之后,秘书办公室主任李齐旺,亲自将陆龟蒙送到了杀龙港年代最久远的客舍入住。
    “先生,要不要来一点醒酒茶?”
    蓝彩仕小声询问着醉醺醺的陆龟蒙,八十多岁的老头儿,一旦喝高了,感觉随时会喝死过去。
    只是不等蓝彩仕反应过来,就见这糟老头子猛地坐起来,然后抹了把脸,随手抄起茶几上的凉白开,就“吨吨吨吨”灌了一气。
    “入恁娘,还想灌老子酒?老子在苏州混江湖的时候,这帮笨卵连毛还没有长齐呢,操恁娘……”
    骂骂咧咧的陆龟蒙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然后道,“小蓝,去把我的日记本拿过来,我要写日记。”
    “……”
    “去啊,愣着干什么?”
    “哦。”
    酒店的装修比较拙朴,很是带着一点苏州园林的风格,最初是初代交州都督李道兴之子的产业。
    毕竟,原先这里也不叫杀龙港,因为捕鲸业和鱼翅产出,现在杀龙港的东港码头,又称“沙鱼港”,沙通鲨,一度在东港码头,也置县过十几二十年。
    不过那都是贞观六十年前后的事情,两百多年时间,什么都变了。
    只是,酒店现在还保持着曾经客舍的风貌,假山、庭院、香樟树、金合欢花,都是曾经交州都督李道兴之子喜欢的东西。
    “先生,日记本。”
    “嗯。”
    点了点头,陆龟蒙咬开钢笔,翻开日记本,然后在上面写下一天的感悟: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我大抵上也不曾遇见不喜欢的天气,世上的人,多有好恶,我本不该例外,可是思来想去,竟是没有什么厌弃的地方,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很有钱吧。
    “……”
    一旁正在泡茶的蓝彩仕,只是瞥了一眼内容,就差点年纪轻轻闪断腰。
    这糟老头子何止是坏啊!
    简直是坏透了!
    写日记?!
    正经人谁写日记?!
    不过一想到捞外快还要指着这个糟老头子,蓝彩仕又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平复着自己那冲动又憋闷的心绪。
    太糟糕了,真的是太糟糕了。
    “唉……”
    沙发上,陆龟蒙叹了口气,将日记本合上之后,双眼沉重地看着天花板,“我这一辈子,要是能够跟张子一样,多日几个公主,那就美满了。”
    哐当!
    蓝彩仕到底是手滑了,盖碗茶的茶杯直接跌落在茶几上,然后咕噜噜转了几圈,又跌落在地,好在房间是有地毯的,都是冠南省的特产,用的还是古波斯技法,花色很是有异域风情。
    “毛手毛脚的,你这样怎么出来跟我做事?”
    “……”
    “明天有几个饭局,你帮我应付一下。”
    “是。”
    “科长以下全部推了。”
    “是。”
    “是个屁啊,推归推,你可以代表我去吃个饭嘛。”
    “啊?”
    “啊什么啊?小钱不是钱啊,吃卡拿要,我们不能卡,还不能拿了?”
    “……”
    “你这样是没有前途的知道吗?”
    “……”
    糟老头子坏的理所当然,还怪我?!
    蓝彩仕一脸的抑郁,不过心中也是有点小期待,杀龙港的饭局,应该不会差交州多少吧?
    在交州的时候,蓝彩仕还拿了几件工艺品,都是镀金的。
    杀龙港这里,比交州还要繁华一些,未来可期啊。
    换个角度一思考,蓝彩仕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跟杀龙港的地头蛇吃个饭,再联络联络感情,到时候做点私活儿,还不是轻轻松松?
    他想好了,《门房秦大郎》这个本子,他必须拿下来。
    要是拿来自己出,交州、广州、泉州、杭州、苏州,光这么五个地方,一地出两万本,那就是十万本,每本就算赚一角银,合起来那也是一万银。
    另有开销,算上人情往来,刨掉八千,那也还剩两千。
    现在糟老头子给他开的工资是一个月十五块,加上老板每个月再给五块的补贴、辛苦费,一个月二十块,一年两百四。
    两千块要做小十年!
    这买卖必须干!
    《门房秦大郎》必须拿下!
    什么有伤风化、伤风败俗,去他娘的,只要不在京城卖,怕个屁。
    蓝彩仕甚至想好了,要是这个《门房秦大郎》的笔者是个穷酸,他就给个一百块钱,对方肯定感恩戴德,还不得拼了命写?
    这要是有点小钱呢,凭他陆龟蒙秘书的身份,稍微吓唬一下,对方不也得乖乖就范?
    美滋滋啊美滋滋。
    蓝彩仕越想越爽,感觉美好人生就在眼前,什么回广西务农,这种事情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同样的一个夜晚,在一工学堂员工宿舍数钱的王角一脸猥琐:“嘿嘿,还行,还行啊……”
    “别还行啊,王哥,我们兄弟一共要十套,还有八年级的大佬要二十套,听说九年级的老大哥,也打算买,到时候可别我们带了钱过来,你没有书啊。”
    “放心啦,拿人柴水,给人做事的嘛。我一个新来的小保安,骗天骗地,还能骗你们这群好汉种子?”
    “好!有王哥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
    “对了王哥,‘全忠社’那边有个大哥,过几天要去海口见七少爷,想顺便带点过去,价钱好商量的。”
    “要多少啊,太多我怕吃不消啊。”
    “海口人多嘛,肯定是要得多,王哥能不能想想办法啊。”
    “开玩笑,当我神仙啊,我是保安不是行署秘书啊,印这种东西我又没有门路,只是刚好在码头遇上这么点生意,顺便的嘛!”
    “王哥,做生意,头脑要灵活啊,别的地方印得少,不敢印。你完全可以在学校里面印啊!”
    有个少年说着提醒了一下王角,“王哥,学校有自己的印刷室啊,以前我们都是一把火烧了它,现在完全可以废物利用啊。”
    “……”
    卧槽,你们这帮人才,印刷室是废物利用?!
    更让王角无力吐槽的是,他手头的那些稿子,其实就是一工学堂油印室印出来的。
    不过,听了精神小伙儿的建议,王角眼睛一亮,真要是这么操作,那万一哪天出事,这黑锅……岂不是有人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