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14 藏龙卧虎啊
    “王大郎,还是等见了‘南海角先生’再说吧。”
    “这、这样啊……”
    王角丝毫不掩饰脸上的失望,这让蓝彩仕越发地无语,心想自己也是疯了,跟这么个小保安在这里扯这么久。
    从兜里摸出来五个银元,蓝彩仕递给了王角,面带微笑说道,“王大郎,要是遇见了‘南海角先生’,还请劳烦带来金菊书屋。或是派个人过来告知,有劳,多谢。”
    嗖的一下手中的五个银元就被摸走,蓝彩仕一脸懵逼,却见王角嘿嘿一笑:“蓝秘书放心,包在我身上!找到那个扑街,我一定把他给你带过去!他要是不去,我斩死他!”
    “哎,万万不可动粗,要活的……”
    “呃,这样啊……”王角一脸的为难,“蓝秘书,你不知道这叼毛,经常偷东西,身手非常敏捷,要是不把他往死里打,一眨眼就跑了。我要……”
    “行了行了,王大郎,还请你多费心,多多费心。”
    蓝彩仕一脸无语,因为王角说话的时候,手掌还在掂着那刚到手的五个银元。
    哗啦啦叮当作响的五个银元,看得听得蓝彩仕很是憋闷,毫无疑问,眼前这个街头烂仔,就是想多捞几个钱。
    古语有云: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住流氓。
    于是蓝彩仕又从兜里摸出两枚银元,递给了王角,而王角自然是来者不拒,咻的一下,就把两枚银元拿走。
    那贪图小利的贱格模样,让蓝彩仕无话可说。
    告辞之后,蓝彩仕心中盘算着,自己现在掏的是七个银元,将来赚到的,是七百个甚至更多个银元。
    这波不亏!
    同时他心中还暗忖着,等回到客舍酒店之后,就从金菊书屋喊个职员,专门盯着王角的行踪。
    只要他离开一工学堂,就盯他梢。
    还怕找不到“南海角先生”?
    “呵。”
    离开一工学堂的时候,蓝彩仕在马车车厢内,很是自得地笑了一声。
    而在西门等候室,王角掂了掂到手的银元,笑得眉飞色舞:“嘿嘿,没想到还钓到了一条大鱼……”
    这个蓝彩仕,居然是金菊书屋股东的私人秘书。
    那到时候完全可以印刷质量更高的东西啊。
    出了等候室,王角看到王百万,过去递出了一枚银元:“阿叔,多谢帮忙,刚才蓝秘书打赏了几个大花边,阿叔拿去吃茶啦。”
    “我怎么好意思拿你的钱?几百年前是一家,互相帮忙,应该的嘛。”
    王百万虽然眼热,但这钱他还真不敢拿。
    金菊书屋股东私人助理发出来的钱,他要是敢黑,被人知道了,他还混个屁。
    “阿叔也说了是互相帮忙嘛,大家自己人,不要见外!”
    “那……多不好意思。”
    “收下收下,以后还要阿叔多加照顾啊。”
    “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啊角仔。”
    左右看了看,王百万这才赶紧接过那一枚大花边,然后攥在掌心里,笑呵呵地等王角离开后,他赶紧手指一捏,冲着银元吹了口气。
    凑到耳边,“嗡”的一声响,清脆又好听。
    好听,就是好钱!
    之前王百万也是瞧见有学生从王角那里买肉文,他年纪大了,不敢招惹这帮一工学堂的学生,怕晚上走夜路被打死。
    可要说没点想法不眼热,那是不可能的,好歹他也是保安队长之一。
    只是之前王角跟刘澈走得很近,所以在王百万看来,这肉文,多半是刘澈这个油印室门房的生意。
    刘澈这个黑水过来的外来户,一向脾气暴躁,也就新来的王角,能跟他喝两杯。
    要是换成别的外来户,王百万也是不怕,但刘澈的工资,并不走一工学堂的账,这一点,王百万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所以他不敢惹刘澈,对学生们掏钱买肉文,也就只控制在眼热。
    现在蓝彩仕的出现,更是让他小心翼翼。
    金菊书屋,他更不敢惹了。
    好在王角这个后生仔很会做人啊,一个月才五块钱的工资,居然就给他一块钱,怎么说也是很有眼力了。
    如是想着,王百万一边哼着戏曲,一边背着手溜达,心中更是琢磨着,只要学生们不杀人放火拆了学校,买肉文就买肉文喽。
    关他屁事。
    而王角一路去了油印室门房,敲了敲门喊道:“刘哥。”
    “啊……呵!门没锁,自己进来。”
    房间内,传来重重的呵欠声,木板床上,只穿着一条背心和一条大裤衩的刘澈,正挺着个大肚腩在那里打盹儿。
    挠了挠肚皮,刘澈眯瞪着眼睛,挣扎了两下想起来,最后又躺了回去:“兄弟你随意,哥我再眯一会儿……”
    “刘哥,晚上我帮你代班。”
    “钥匙在墙上,自己拿。”
    又挠了一下肚皮,刘澈打了个呵欠,侧了个身,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扭着头问道,“对了兄弟,那火腿哪儿有得卖?”
    “码头啊。”
    “码头有人卖火腿?”
    刘澈整个人都愣住了,“那鬼地方有人吃得起这玩意儿?兄弟你是不是说错地方了?”
    “没啊,真是码头。”
    “艹,这杀龙港还真邪性了嘿,什么怪事儿都有。”
    又转了个身,刘澈又道,“兄弟,下回哥请你,那肉,那滋味,好家伙,得整点好酒。等我去行署办公室签个到,就去后勤翻腾翻腾,指定有好酒。”
    “蛤?”
    一听刘澈这操作,王角当时就震惊了,卧槽,什么情况,眼前这货还能去行署的?
    “刘哥,你说的那个行署……是哪个行署?”
    “还有哪个行署?”
    刘澈挠了挠头,“这不就一个行署嘛。”
    “……”
    惊了,彻底惊了,王角顿时打量了一下刘澈,“刘哥,你以前是干嘛的呀。”
    “我不是早跟你说了吗?在黑水做实验电站的,哎呀,别提了,那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
    摆摆手,刘澈又道,“等得空,咱们兄弟两个,整俩硬菜,老是黄瓜花生米,太不得劲儿了。我寻思着,弄几只‘狮驼岭’的大螃蟹,好家伙,这么大个儿……”
    在床上躺着的刘澈,双手还在比划着,而王角则是一脸懵逼:这一工学堂,藏龙卧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