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15 不要耽误研发
    “蓝相公,盯了几天,那烂仔出了学校就是乱逛,要不就是回‘宝珠椰子饭’。没见有什么可疑人等跟他碰头啊。”
    金菊书屋的职工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陆先生的秘书让他们帮个忙,还打发了几个大花边,结果却什么结果都没有,感觉就是白嫖了银元一样。
    “没有?”
    “没有。”
    盯梢的职工连连摇头,“那些碰过头的,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不认识的,我们都去打听了一下,不是杀鱼的就是卖蝤蛑的……”
    “唔……我知道了。”
    蓝彩仕并没有责怪什么,盯梢这种事情,能盯上最好,没盯上,也只是运气不佳,冲金菊书屋的几个职工点了点头,“有劳诸位帮忙,辛苦。”
    “那……蓝相公,还要盯吗?”
    “算了,原本也只是想碰碰运气。”
    摆了摆手,蓝彩仕心中叹了口气,他不可能浪费太多时间在盯梢上。
    如果十天半个月找不到“南海角先生”,这外快也不用捞了。
    凡是新书新文,很抢时间。
    蓝彩仕心中猜测,恐怕是那个叫王角的烂仔,知道金菊书屋的人想要《门房秦大郎》之后,于是就想着从中渔利。
    坐地起价,烂仔的基本操作罢了。
    “唉……”
    又是叹了口气,有点纠结的蓝彩仕想着是不是算了,结果中午前往杀龙港行署官邸吃饭的时候,在食堂遇见个黑水来的胖子。
    这王八蛋一边吃一边看小说,一边吃一边笑得极为贱格,原本宽松的大短裤,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变得有点嫌小……
    “妈的,得劲儿!还能这么弄?!回头去冰室街爽爽,点个水嫩的老妹儿一起唠唠嗑,商量好了弄一回!”
    蓝彩仕也是无语,心想这行署官邸的食堂,居然还有这种人?
    更让他无语的是,这胖子居然没人敢去阻止他。
    整个食堂中,就这个胖子穿着一条白背心,然后背心向上一卷,露出一个比怀胎十月还要夸张的大肚腩。
    两条大毛腿左右岔开,脚上的人字拖一只歪一只斜,总之就没有好好踩着。
    稍微打听了一下,蓝彩仕才知道这从黑水来的胖子,是第三工业部在编的正牌电机工程师,拿的工资、津贴,都跟杀龙港行署的人不一样。
    就算这货在外砍死人,普通民用法管不着他,这货因为第三工业部的特殊身份,也是由秘密法庭或者军事法庭才能批捕。
    知道这个黑水来的胖子身份有点特殊之后,蓝彩仕也就没打算去多嘴,反正他也不是行署的人,只是金菊书屋股东陆龟蒙的私人秘书。
    只是吃好东西,将餐盘拿去厨余桌的时候,瞄了一眼这胖子看的东西,顿时把他给惊到了。
    等等?!
    《门房秦大郎》?!
    还是全新的内容?!
    “我滴妈~这是啥姿势?这样这样,再这样,哎呀妈呀,这真是……”
    胖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整个人雄赳赳地站了起来,身上的大短裤,也是相当的气昂昂!
    “老牛!老牛——”
    “来了!来了!刘工,刘工有什么吩咐?”
    “除了冰室街,哪边还有玩的?”
    那胖子扬了扬下巴,大庭广众之下,就是要打听一下可以去去火的娱乐会所。
    “刘工,冰室街的小妞很水灵……”
    “别扯犊子了,那地方我能去吗?去了不是给单位抹黑?干净的,僻静的,没人知道的,不闹腾的!”
    穿着围裙的行署职工有点为难,毕竟左右同僚还有上司们,都盯着他看呢。
    一咬牙,老牛压低了声音,跟胖子道:“刘工,半、半掩门的……成吗?”
    “寡妇?”
    胖子眼睛一亮,那叫一个到位。
    老牛轻轻地点点头,然后“嗯”了一声。
    “带路!”
    “刘、刘工,我、我上班呢,下午还要修建大门口……”
    “修剪个卵蛋,走着!我正好有一个多功能园林钳的想法,想找经验丰富的老园丁商量商量,这不巧了么,走,带路,去搞研发!”
    “……”
    “走不走?耽误了研发,老子可是要给第三工业部写报告的,到时候我可就照实写了啊。”
    “刘、刘工,不、不是……”
    “不是你妈个头,带路!研发要紧!”
    “……”
    被刘澈推了一把肩膀,老牛一脸的无语,十分为难地往外走,好在班组长还有后勤处的主任,都是在一旁给予了鼓励的眼神,老牛这才松了口气。
    至少,不会被扣工资。
    这番热闹把食堂内的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唯独蓝彩仕见状,趁人不注意,把刘澈留在饭桌上的稿子给摸了。
    回金菊书屋的路上,蓝彩仕才看了两页,就开口喊道:“停车!先不去书屋,先回酒店。”
    “是。”
    马车调转了方向,径直去了陆龟蒙下榻的行署指定招待酒店——沙县大酒店。
    到了沙县大酒店,蓝彩仕立刻弓着身子下了马车,酒店前台见状,连忙迎上来:“蓝秘书,您这是……”
    “肚子、肚子,我先回房间!”
    “噢,那蓝秘书用不用……”
    “不用不用,我只是方便一下,方便一下……”
    很快,弓着身子的蓝彩仕,拿了钥匙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多时,就听到房间的厕所内,传来了抽水马桶的冲水声。
    “呼……”
    抄着毛巾擦干了手的蓝彩仕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有些慵懒地躺在了房间的沙发中,身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那几页《门房秦大郎》的稿子。
    “这烂仔……耍我!”
    毫无疑问,在蓝彩仕看来,王角这个烂仔摆明了就是打算多捞一票。
    “南海角先生”这个作者,王角不但能够找到,而且很大概率,能够跟“南海角先生”约稿。
    “这小子很机灵,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叹了口气,蓝彩仕有点不甘心,可又不可能真的一枪崩了王角,想了想,蓝彩仕又有点心动:“难道真要给那烂仔八百块?”
    舍不得肯定是舍不得,但掏出去八百块,就能换一千二,要是咬咬牙,多加几个沿海沿江城市,说不定翻几倍都没问题。
    “叼你妹跟狗睡!八百就八百啦!”
    很不爽的蓝彩仕,连老家话都骂出了口,但还是决定找到王角,跟他直接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