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17 相当的震惊
    沙县大酒店,曾经杀龙港东港还是“沙县”时期的大型客舍,甚至“沙县”这两个字,还是曾经“广交会”的幕后大佬李景仁所写。
    此地原先被称作“沙县”的缘由,是取“南沙置县”之意。
    只是后来南海宣慰使管的范围膨胀了几十倍,这“沙县”的名头,就显得格局小了些。
    再加上苍龙道的贸易量,逐渐随着种植园经济的成熟而暴增,沿海港口就成了统筹管理,是由多重部门领导。
    钦定征税司衙门在第一次内战就进行了改组改制,由皇家独揽,改为皇家、内阁、民部、两级进奏院、南海宣慰使府等部门,联合管理、监察。
    到贞观168年第二次内战开始前后,才将皇家从国家税务系统中一脚踢开,组建成为皇唐税务总局。
    原先的十道诸府税警团,也从皇家私人卫队中剥离。
    其中的明争暗斗,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杀龙港的义务教育被一拖再拖,拖了几十年,也是如此。
    整个皇唐天朝从中央到地方,有点二元对立又二元统一的意思,对从事种植园经济和航海贸易的巨头们来说,皇族的威权还是非常有用的。
    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大型矿藏的时候,如果没有皇帝敕封的圣旨,就没办法自行合法化,想要靠内阁来运作,就得把到嘴里的肥肉,吐一部分给内阁的大佬。
    至少在第二次内战之后,皇族的要价,反而要更低一些。
    且提供财产“合法化”的圣旨,只需要一张纸、一支笔,还有一块皇帝玉玺。
    叙利亚都护府成为叙利亚行省,就是冒险家们在京城从皇帝那里买来空白圣旨的结果。
    反而是两级进奏院因为分赃不均的缘故,在远西诸事上,一度扯了很大的后腿。
    王角在一工学堂翻开各种历史读物,看完之后,除了想说穿越者前辈实在是狗之外,更想说这贞观三百年的明争暗斗,就是各种不同形式的狗咬狗。
    也难怪在杀龙港这里,会有这么魔幻的画风。
    “沙县大酒店……”
    第一次来到这地方的时候,王角一口老槽到了嘴边,又憋了回去。
    “算了,找凯子a钱要紧。”
    今天过来沙县大酒店,王角换了一身行头,穿的是一工学堂的员工制服,脚上踩着一双凉鞋,倒也人模狗样。
    酒店的门房见到王角之后,也没有阻拦,毕竟王角看上去五官端正,也不像是偷鸡摸狗的山中蛮子。
    到了大堂,王角在前台叩了叩桌板,然后道:“你好,蓝秘书找我来的。”
    “您是王大郎吧?”
    “我的确姓王。”
    “大郎稍等,我去通禀一下。”
    “好的。”
    “您请坐。”
    前台有个姑娘起身,显然是要先行告知一下蓝彩仕。
    王角顿时暗道:看来金菊书屋股东的私人秘书,地位相当的高啊。
    眼珠子一转,更是觉得蓝彩仕这个凯子,绝对不能放过。
    之前他就想找个蜡纸刻板工,可一工学堂的教书先生,一般都是自己来刻,请一个蜡纸刻板工完全不划算。
    因为很有可能被烧死,烧死之后还要给抚恤金,对学校来说,这是净亏损。
    反正整个学校也出不了几张卷子讲义。
    所以,想要招个蜡纸刻板工,王角只有从社会上招聘,但有一黑一,就他现在这个身份,跑出去说要招这么一个岗位,大概率会被人当做谋财害命……
    “哇,靓妹年纪这么小就出来做工的吗?这么勤快,将来谁娶你谁享福啊。”
    “靓妹?”
    还留在前台的另外一个姑娘一听王角的称呼,顿时愣了一下,有些羞涩地掩嘴笑道,“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靓妹……”
    “不是吧?!”
    王角一脸震惊,“你、你看上去最多十五啊!两、两个孩子了?!”
    “什么啊,我今年都快三十啦。”
    一脸窃喜的女前台顿时抛了个媚眼,“老喽。”
    “看不出来啊?不可能!你肯定是在唬我!就妹妹你这个模样,还有身材……生过孩子快三十?!我不信。”
    噗嗤。
    女前台笑开了花,面红耳赤又不无得意地说道:“是真的啦,我跟我相公都结婚十一年啦。”
    说着,她微微地侧过头,露出了以往婚后妇女才有发髻,只是后来头饰的规矩越来越少,大多就是用个钗、簪的材质来区分结婚未婚。
    再后来,连这点区分都没有,只是一根金银发簪了事,结了婚的才用金银发簪。
    未婚少女,或是木石,或是翡翠,或是干脆什么都没有,直接一根绳子。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真是的看不出来……”
    王角连连震惊,逗得前台大姐眉开眼笑,只一会儿,两人便是你喊我一声姐,我叫你一声弟,仿佛是多年未见的亲姐弟。
    聊着聊着,王角又从这位前台大姐这里,得知蓝彩仕的老板陆龟蒙,也下榻在这家酒店。
    同时更了解到,之前杀龙港行署有个叫李齐旺的主任,最近经常往这里跑,还是亲自前来。
    这些消息把王角给吓到了,心中暗忖:我勒个去,不会是杀龙港新来的行署专员,打算用陆龟蒙这个老头儿吧。
    他突然想到,陆龟蒙这个老头儿,除了名声,好像别的也用不上。
    可真要用上的时候,肯定不可能是陆龟蒙亲自上啊,那必须是身边的人。
    陆龟蒙身边有什么亲信,他王角是不知道的,但是蓝彩仕这个广西凯子,可不就是陆龟蒙的私人秘书?
    这么一想,岂不是在杀龙港如果陆龟蒙要做点什么官方事业,有很大几率,是让蓝彩仕这个广西凯子来代劳?
    卧槽……
    王角这下心中坚定,蓝彩仕这个凯子,必须好好地哄着,得让他一直尝到甜头。
    有了计较,他寻思着,是不是该着手“南海角先生”的下一部书?
    只是一时间,倒也没有什么头绪,想了想,突然觉得,就蓝彩仕现在的行情,可不就是“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化作龙”?
    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