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看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 020 还有没有正经人?!
    “嘶……呼。”
    金菊书屋的旁门内侧,有个年轻人翘着二郎腿正在看书,一手拿书,另外一只手,则是夹着一根细长的象牙烟嘴,烟嘴上,插着一根更加细长的卷烟。
    看到王角迈步进来,他眼神耷拉了一下,略微翻动了一下眼皮,然后继续低头看书,只是开口道:“找人?”
    “呃……对。”
    突然冒出来个声音,把王角都吓了一跳,他刚才从朱雀街一路走来,心情还比较复杂呢,这会儿还没怎么平复。
    陡然有这么个家伙,王角也是愣了一下,心中寻思着,这货怎么知道自己不是过来买书而是找人的?
    “别奇怪。”这货抬起掩嘴,咬在嘴角嘬了一口,“啵滋啵滋”烟头忽明忽灭,然后一团浓烟从鼻腔中喷了出来,喷完之后,这才开口道,“穿一工学堂制服的,怎么可能来这里买书?”
    “……”
    这话说的!
    王角寻思着,一工学堂的人,怎么就不能好好读书了?买书看看,陶冶情操增长知识,不是很正常吗?
    人都是有求知欲的。
    不过王角更无语的,是自己明明没有问,结果眼前这个抽烟的家伙,竟然直接猜到了自己的心中想法。
    是个能揣摩人心的人精啊。
    略微抹了把脸,王角寻思着,可能还是自己的功力退步了,居然被人看穿了心思。
    “呃……是蓝秘书让我过来的,找他一个姓汤的学弟……”
    索性直奔主题,王角掏出了蓝彩仕的名片,在这货眼前亮了亮。
    啪。
    这货将手中的书合上之后,放下了二郎腿,然后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王角:“我就是汤云飞。”
    “……”
    有正常人没有?!
    王角总觉得这货可能跟蓝彩仕那个凯子一样,可能多少都有点心理变态。
    等等,自己好像自从去了一工学堂,遇到的好像大多数都是心理变态?
    杀龙港的风水,是不是有问题啊?!
    “蓝秘书托我跟您带个话……”
    “他给多少钱?”
    “蛤?”
    “应该又是让我写写画画吧。”
    “呃……是。”
    “没提钱?”
    “蓝秘书说他是陆先生的……”
    “走吧。”
    “嘿?!”
    “他既然这么说,显然是记在金菊书屋的账上。”
    说罢,汤云飞站了起来,依然是一副死鱼脸,“争取多报账,我也多赚一点。”
    “……”
    “多赚一点……是一点啊。”
    汤云飞抖了抖烟灰,然后又将烟嘴塞到了嘴里咬住,又从怀里摸出一副墨镜戴上:“画什么?”
    “刻、刻蜡纸?”
    “嗯?”
    猛地身形一滞,汤云飞将墨镜缓缓地拉下来一点,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角,“这种事情,让我做?”
    “其实……”
    “看来是比较私密的活儿。”
    “呃……对。”
    “禁书?”
    “禁书?不至于吧,就是一篇肉文。”
    “噢……”汤云飞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他出钱买断没有?”
    “买了一篇?”
    “多少钱?”
    “八百。”
    “我出一千,甩开他单干。”
    “……”
    还有正常人没有?!
    到底还有没有?!
    说好的学弟呢?!
    蓝彩仕不是说这货是他学弟吗?!
    就这?!
    同学情谊,不是,师兄弟情谊,就是多加二百?!
    淦!
    一脸懵逼的王角当真是风中凌乱,他真是服了的。
    要说多加二百,王角当然是心动,可他又不是傻逼,汤云飞什么来路他一概不知,于是当场拒绝。
    “不好意思啊汤郎君,跟蓝秘书约好的,不好意思……”
    憨憨地笑了笑,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老实人。
    汤云飞也是露出了一个微笑,抬手拍了拍王角的肩膀:“那以后有机会?”
    “一定,一定,下次一定。”
    “其实跟我合作更好,他就是个广西土鳖。而我是皮先生的正牌学生。”
    “……”
    王角能说什么?!
    他什么都不能说。
    你们这师兄弟情谊也太深厚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不对啊,蓝彩仕好像也没怎么把汤云飞当小老弟来关照啊,好像就是个工具人?!
    淦!
    至于汤云飞嘴里的皮先生,王角不用猜也知道,应该就是金菊书屋的另外一个股东皮日休。
    现在初次跟汤云飞一接触,王角心说这货不愧是皮日休的学生,那是真的皮!
    “有初稿吗?”
    “有的有的。”
    王角连连点头,然后道,“不过在一工学堂,不知道汤郎君……”
    “那就去一工学堂吧。”
    说罢,汤云飞走出金菊书屋的大门,随手招了招,便见一辆马车直接靠了过来。
    马蹄声“嘚嘚”作响,车厢整体都是青绿色,车夫坐在车厢顶上,手持长长的鞭子,然后隔空冲门口的汤云飞抱拳弯腰:“汤相公,要去哪里?”
    “一工学堂。”
    叮。
    一声轻响,就见一枚铜板被汤云飞用拇指弹飞,车夫伸手一接,不紧不慢地塞回了自己的口袋。
    叮。
    又是一声轻响,又一枚铜板飞了出去。
    车夫再次一接,又塞到了口袋中。
    这些铜板并非是开元通宝,而是“铜元”,铸造时间比较混乱,但在杀龙港这里,是当大钱用的,赋值有多寡,但总体而言,配合银元来开销,非常方便。
    “上车。”
    “汤郎君先请、先请……”
    王角嘿嘿一笑,汤云飞也是笑了一下,先行上车,王角本不想坐马车,但想了想,还是上了。
    “倒是还没有请教贵姓?”
    “免贵姓王,单名一个角。”
    “脚?”
    “牛角的角。”
    “噢……”
    汤云飞点点头,“看你样子,不满二十岁吧。”
    王角有心想说我他娘的都快长毛了,还不满二十岁,不过话到嘴边,却是显得极为腼腆:“十七,今年十七了。”
    “嗯,不错,十七就出来做事,肯拼有前途。”
    连连点头的汤云飞,眼神中流露出了欣赏,这让王角也是微微放心,心说这货总算还像个人。
    只是汤云飞转头就又道:“我今年二十四,比你年长,以后还要打交道,那我就冒昧托大,喊你一声小王吧。”
    “……”
    我叼尼玛的!